常州电动车业陷倒闭潮 2年5家企业老板跑路

来源:人民网    作者:王石磊  2013年02月05日 10:54:53  二维码   
分享到:

人民网常州2月4日电 (王石磊)还没来得及走向世界,鸽兰得就倒掉了。2012年12月28日,常州佳兰特通用设备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高兰珍和总经理黄解洪忽然“人间蒸发”,留下了27个工人和两千余万元的债务。调查显示,目前常州已有5家电动车整车企业老板跑路,占常州整车企业数量的1/10。专家认为,导致倒闭潮产生的最直接原因是恶性竞争——价格战。同时,中国电动车整车行业在行业准入、国家标准体系、市场监管等层面存在的诸多问题也是造成这一现象的重要原因。

佳兰特欠薪近103万 现有财产至多卖10万

“这么多年了,都有感情了,我哪里能想到他会跑呢?”王勇说。

王勇是佳兰特的工人,一家四口已在佳兰特工作了9年。

“12月27号还看到他们夫妻俩人,28号就不见人了。”王勇表示,工厂没人知道高兰珍和黄解洪已经跑路,还正常生产了几天,直到大量要债的人上门,才知道他们真的跑路了。

王勇还表示,其之前一直住在老板所有的一栋房子里。“有一天老板娘(高兰珍)跟我说他资金紧张,要把房子卖给我们,总计56万元,先付一半。”他说,“老板娘说等到另一半钱到位后,再进行过户。”

不过,还没来得及过户,高兰珍和黄解洪已经“人间蒸发”。王勇说,2013年1月23日其去交水费,发现原来写着“高兰珍”名字的水费单已经变成了“新北区薛家镇人民政府”。

王勇还表示,目前工人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发放工资。新北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在佳兰特门口贴的告知单显示,佳兰特总计欠27名工人601570元工资,合同解除补偿金426850元,合计1028420元。

“公司账上一分钱也没有了。就剩下一些废品和展厅的几辆电动车。”佳兰特车间主任陈洪华说,“工人都等着拿工资呢,不知道怎么办了。”

陈洪华表示,根据公司员工的追查,2012年11月份,高兰珍和黄解洪便将厂房变卖。“还剩下的资产最多卖十万块钱。”他说。

为讨回工资,工人们开始上访。王勇说,在常州市政府门口,其老婆、儿子和侄子均被常州公安抓走。“上午抓的,下午才放出来。”他说,“欠了我们一家两万多工资,年不知道怎么过了。”

债权人指其恶意避债 五家跑路老板套路如出一辙

陈洪华说,在欠工人工资的同时,高兰珍和黄解洪还欠了两千余万的借款和货款。

“他这个逃跑肯定是有预谋的,是恶意避债。”债权人居学恒说,“总计借了我近80万。说28号给我,但28号他俩的手机都关机了。”

债权人夏宝林表示,高兰珍和黄解洪也说28号将归还欠其的10万元债务,但28号两人手机均关机。

债权人张永春说,其也有30余万的电机货款无法追回。“我们是小本生意,一年也就赚个十来万块钱。现在连买衣服的钱都没有了。”

居学恒说,经其向高兰珍和黄解洪所住的荷花池小区保安了解,2012年12月27日下午,高兰珍和黄解洪一家三口开始搬家,一直搬到晚上6点。

电动车配件商王国梁和夏宝林表示,常州五家老板跑路的企业分别是常州伟天恒业电动车制造有限公司(奥斯贝尔)、江苏速力电动科技有限公司(速力)、常州世纪凌鹰车业有限公司(晨鸟)、常州佳兰特通用有限公司(鸽兰得)、常州瑞德车辆制造有限公司(明爵)。跑路的时间分别为2011年11月,2012年10月,2012年11月,2012年12月,2013年1月。

调查显示,这几家跑路企业老板使用的手段如出一辙——通过变卖等方式转移或掏空公司资产,然后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忽然“人间蒸发”。

“我感觉他们一个学一个,这样下去什么生意都不敢做了。”夏宝林说。

南京某省直律所知名律师窦兴表示,企业或责任人通过隐匿财产、虚假倒闭、逃跑等手段,以逃避支付劳动报酬为目的,在人社部门已经书面责令欠薪企业限期支付劳动者报酬的情况下,欠薪企业在指定的期限届满后仍未支付的,欠薪企业及责任人员就涉嫌构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此时如果劳动者报案,公安机关就应立案,并可对欠薪企业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此外,人社部门、公安机关亦可以协同对欠薪企业及责任人的财产进行查封、扣押、冻结,甚至对责任人采取限制出境等措施,以保障欠薪企业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至于供应商、债权人的权益,一般而言应当通过向法院起诉的方式来主张。”窦兴说。

恶性竞争至破产潮蔓延 倒闭潮集中出现

江苏省自行车电动车协会理事长陆金龙说,和常州类似,在江苏电动车整车企业较集中的另外两个城市——无锡和苏州,企业主跑路现象也时有发生。“倒闭潮在2009年开始显现,而到了2012年开始集中爆发。”他说。

“从2012年开始,电动车整车行业已经到了亏损的边缘。”常州市电动车行业协会秘书长谢文伟说,“行业将开始进行洗牌,像黄解洪这样的企业将防不胜防。”

谢文伟认为,这种倒闭潮产生的最直接原因就是恶性竞争——价格战。

陆金龙表示,虽然目前电动车产量仍在增加,但是需求和行业利润却在下降,市场已进入饱和状态。

根据江苏自行车电动车协会的统计分析,2012年,82家江苏统计到的规模以上电动车整车企业产量是1016万辆,产量占据全国的1/3还要多,较2011年上升7.17%。

“但原来是每年30%-40%的市场增速,现在只有7%-8%。”陆金龙说,“高速增长不可持续,就给很多小品牌企业带来了生存的危机。电动车行业洗牌正在加剧,将向大品牌进行集中。”

谢文伟表示,由于市场已经相对饱和,价格战成了整车企业的主要促销手段,致使企业利润迅速下降,很多小品牌企业在价格战中被洗牌出局。

“电动车正常利润要10个点,现在1个点都不到。”谢文伟说。

专家:必须进行行业规范 从源头解决行业乱象

为何行业会出现这样的问题?谢文伟说,根源还在于没有规范。他举例说,中国有几十万家卖炸鸡腿的,但是没有一家能做得像肯德基一样。“原因就在于肯德基有一套规范体系。”他说,“只有行业规范以后,才能形成真正的实力企业,使企业健康发展。”

谢文伟认为,目前中国电动车整车行业在行业准入、国家标准体系、市场监管等层面存在诸多问题。“比如只要是有钱的就能进入这个行业,啥质量的车子在市场上都能卖,而售后也缺少市场监管,无法倒逼上游企业提升产品质量。”他说。

谢文伟认为,中国电动车整车行业应实行市场准入制度,并尽快制定新的国家标准体系,并在市场监管层面进行加强,才能从源头上对行业进行规范,从而使企业进入健康发展的渠道。

“自行车行业就是一个例子,在繁荣中走向死亡。”谢文伟说,“如果电动车行业再不进行行业规范,就会重蹈自行车行业的覆辙。”

谢文伟还认为,电动车整车行业应向摩托车行业进行学习。“摩托车整车行业有准入制度,所以发展得欣欣向荣。活下来的都是盈利的,形成了一个良性的淘汰,而不是恶性的竞争。”他说。

陆金龙预测说,随着行业洗牌和逐渐进入规范,未来5至10年,能存活下来良性发展的品牌将集中在200家以内,具体到江苏则是20-30家以内。

据了解,谢文伟所在的常州电动车协会目前已经开始推广“带牌销售”的电动车管理模式——对市场销售的车辆设置了车辆信息目录管理备案机制、并明确规定不达标准的电动车不予销售和上牌,力争在源头上尝试解决行业乱象问题。

而陆金龙表示,新的电动车国标正在审批过程之中,2013年下半年或出台。“新国标对安全性和舒适性要求更高。小品牌如果达不到国标要求,风险只会越来越大。”他说。

新闻线索:400-6197-660    合作咨询:zlhz@itdcw.com     免费注册:hy.itdcw.com
责任编辑:赵卓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回中国电池网

无界科技
热点专题
往日头条
研究报告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