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日债陷僵局政府或买单 青海国投接手?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郝静  2013年02月16日 07:51:55  二维码   
分享到:

ST超日(002506.SZ)2月6日发布关于“11超日债”的特别风险提示,停牌40多天的ST超日2月1日如期复牌交易,因为两年亏损戴上ST帽子的超日随即遭遇连续三日跌停,市场的表现似乎对超日公布的“国有化方案”仍存疑虑:1月31日,超日方面公布控股股东倪开禄与倪娜拟将部分股权以接近净资产的价格,转让给青海国投下属的木里煤业,木里煤业持股将不低于35%,成为第一大股东,故事是否到此尘埃落定了?

超日债风险升级

从董事长携款20亿跑路到青海国投接盘,历时月余的超日危机目前是否已经安然度过?

ST超日2月6日发布的公告称,因公司2011年度亏损,且预计2012年全年亏损9亿元至11亿元,按照《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司债券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11超日债”将自公司2012年年度报告披露之日起(公司2012年年度报告预约披露时间为2013年4月18日)被实施停牌,深圳证券交易所将在停牌后15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债券上市交易的决定。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司债券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如果公司在“11超日债”付息日2013年3月7日不能付息,“11超日债”交易将被采取临时停牌等措施。

国泰君安固定收益部研究主管、固定收益资产管理人周文渊认为,因超日债年报披露后将继续停牌,不建议投资者此时抄底。他在微博中表示,“倪开禄及倪娜3.7亿股中的部分股权有意转让给木里煤业(青海国投控股公司),完成后其所持股份将不低于35%,成为最大股东。ST超日债2月1日复牌,因连续两年亏损,年报披露后将被实施停牌,深交所将在15个交易日内做出是否停止上市的规定,估计ST超日债仍能流通1-2个月,不建议抄底。”

业内人士指出:中国债券登记公司从1月10日起公告的标准券折算率通知中剔除了“ST超日债”,这意味着“ST超日债”已经失去了债券质押回购资格,超日债目前已经无法作为质押品在市场进行回购融资。此外,从深交所债券暂停上市规则来看,如果企业出现连续两年亏损,则该债券会被勒令暂停上市,由此看来,超日债的流动性仍然存在极大问题。

1月23日,超日在奉贤总部举行的债券持有人会议剑拔弩张,保荐人中信建投提出的两项议案因人数不够而未获通过,这次大会的无果而终令债权人感觉难以接受,一位参会的王姓债权人告诉记者:“因为地理位置等种种原因,那天来的人也不多,整个代表债券持有人的投票也不过15%。人数不够导致最后根本没能通过议案,虽然倪开禄信誓旦旦地说付息没有问题,但谁能担保?你追加个人财产担保?中信建投能够担保?”

与此同时,超日债债权人的维权行动也在逐步升级:1月30日下午,约有45名“11超日债”债权人聚集在上海证监局信访办公室,要求对超日太阳及中信建投等相关责任方进行严肃查处,并且保证债权人资金安全。债权人周先生激动地表示:“我们的要求很明确:保证投资者的个人财产安全,尽快还本付息;其次,对债券增加实质性担保,追究中介机构的连带责任。第三,尽快查封倪开禄个人资产。”

在对证监局方面的答复并不满意的情况之下,20多位债权人在2月4日来到了上海市人民政府,信访办人士表示,政府会尽力挽救公司,如若不能救活,企业破产,10亿本金公司还不掉的部分由政府出面,跟相关部门及专家协商后由担保机构凑齐。

据记者了解,超日债的个人投资者来自于全国各地,上海本地投资者为多,他们中有白发苍苍的老人,也有术后病弱的中年夫妇,对超日债的投资多是毕生心血,其中少则几十万,多则数百万,因觉得股票风险太大才放心将大资金放入债券池避险,却误入雷区。有债权人感慨说:“我们是觉得上海奉贤本地公司比较靠谱才投资的,抛了外地债来买本地债,谁知结果却成了这样。”

虽然有政府机关和中介机构拍胸脯承诺没问题,由债权人委托的上海德尚律师事务所甘国龙律师却告诉记者:我们关注的其实并不仅仅是还本付息,而是资本市场更深层次的问题。为什么这样的造假公司可以通过重重审核上市?中介机构在当中究竟起了什么作用?业绩朝令夕改,今天盈利明天亏损造假肆无忌惮!即使说今年3月份的付息可以补齐,但风险仍然存在,区别只是推到了下一年3月,或者是忽悠走了一批旧投资者又有新人不明真相地买入,我们希望从源头彻查这家公司的种种造假行为!

青海国投接手?

本次超日风波的根源是资金链断裂,然而此时冒出的这位白马骑士青海木里煤业又是何许人也?远水到底能不能救近火?

资料显示:木里煤业是经青海省人民政府批准,于2010年11月16日由青海省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海国投”)独资组建的有限责任公司,随着业务的发展,青海国投分期出资。截至2012年6月30日,青海国投注册资本金40亿元,所有者权益合计约人民币243亿元,可谓财雄势大。据知木里煤田是青海省目前唯一的一个焦煤资源富集地,已探明储量近35亿吨。

来看挽救超日需要多少资金:本次拟转让标的为倪开禄和倪娜持有的公司43.89%的股权中不低于35%的部分股权,即约3亿股ST超日,股权转让对价不高于2011年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3.44元(除权后)溢价6%,即不高于3.65元,合计约10亿元人民币拿下超日的控股权。

然而,要挽救超日,仅10亿元是远远不够的。2012年超日从原本预期盈利1000万-3500万急转直下至巨亏10亿,海外电站积压资金20多亿,银行贷款十多亿,供货商的货款以及民间集资数亿元,虽然目前银行贷款已获展期,但重重积弱之下仍是举步维艰,木里煤业是否又能担大任呢?

然而超日牵手青海却是早有先兆:去年四季度,超日太阳能公告披露称,与青海省人民政府、青海天华阳光、青海锦国兴签订了多方合作协议,超日将对青海锦国兴进行控股股权收购,以及对青海天华阳光进行参股投资。根据协议,在超日太阳收购青海锦国兴后,若2012年的光伏制造项目如期推进,青海省承诺2013年后,每年批复给青海天华阳光不少于200MW的一个或多个并网光伏发电项目。

这家木里煤业虽背靠青海国投,但具体的信息和项目情况却并不为人熟知,根据国土资源部的资料,其法人代表曹大岭亦是盐湖股份的副董事长,公司成立几年来的主要工作是进行木里煤矿的矿区整合工作,大公国际在2012年11月9日为青海国投中期票据所出具的信用报告中显示,此时木里煤业尚未完成木里煤矿所有的矿业权证整合工作,也并无实质性开采。

一家目前暂时没有主营业务的煤业公司,如何来拯救身处光伏行业的ST超日?据接近交易的人士声称,青海政府不希望超日太阳在青海的200MW项目因为超日的流动性问题而夭折,而在入股超日后,青海木里煤业资产上市的希望也大了很多。而之所以让煤矿公司入主超日,是因为木里煤业有一家下属子公司是做再生能源的,具有大量的风能项目储备,可以与超日进行深层次合作达到产业升级的目的。“双方对彼此的吸引力在于,煤业入股超日成功,一子落定全盘皆活,对木里来说,眼前的价格对未来的资产注入乃至上市都是一个好机会。”

不过,目前木里煤业的接盘仍是充满变数:1月31日晚间,超日太阳再发公告称,其所签订的仅为股份转让意向书,不具有法律效力,股权转让双方在后续进一步磋商、谈判的过程中随时可能终止。据了解,青海方面尚未对超日进行尽职调查,超日的雷到底有多少,到时青海是否还愿意力挺到底,仍是个大大的问号。

新闻线索:400-6197-660    合作咨询:zlhz@itdcw.com     免费注册:hy.itdcw.com
责任编辑:梁小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回中国电池网

无界科技
热点专题
往日头条
研究报告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