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电池储能电站是目前的主流方案之一,以磷酸铁锂电池为主的锂离子电池建设的储能电站,已经在浙江、湖南、江苏等省份建立。比起电动汽车,大规模推进锂电池电网储能技术,在安全上要求更为严格。

锂电池的安全问题一直未被有效解决。

金属锂在充放电过程中容易产生锂枝晶,坚硬的锂枝晶会刺穿隔膜引起短路和着火,所以科学家选用石墨替代金属锂作为负极材料。充放电过程中,锂离子随着电解液在正负极间往返运动。

但是这依旧无法杜绝锂枝晶的形成,当正负极材料中嵌入的锂超过了承载范围,依旧会产生锂枝晶,带来安全隐患。此外,有机电解液在高温下会燃烧,也会带来爆炸风险。

而锂电池作为新能源的重要载体,无论在出行,还是储能方面,都被寄予厚望。电网储能技术就是通过建立规模化储能电站,在用电低峰期将风能太阳能等能源存储起来,在用电高峰期再放电,缓解高峰期的用电压力。

锂电池储能电站是目前的主流方案之一,以磷酸铁锂电池为主的锂离子电池建设的储能电站,已经在浙江、湖南、江苏等省份建立。比起电动汽车,大规模推进锂电池电网储能技术,在安全上要求更为严格。

“电网储能相当于上万个电池在一起,规模比电动汽车大得多,如果出了安全性问题的话,是非常致命的,影响的范围也会非常的大,并且影响到电网的稳定性。所以说它的安全性要求更严格。” 郑州大学副教授金阳告诉《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中国。

最近,他凭借发明的新型固态电解质熔融锂金属电池体系,入选《麻省理工科技评论》“35岁以下科技创新35人”。

这种全新的锂电池体系,采用固态电解质,以熔融金属锂作为负极材料,兼具高能量密度、低成本、高安全性的特点,是未来锂电储能的理想方案。 

  图 |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35 岁以下科技创新 35 人”2020 年中国区榜单入选者金阳

以高导锂陶瓷管作为电解质的新型电池体系

金阳的本科专业是电气工程,在硕博连读期间,他前往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跟随李巨教授做研究期间开始接触电池的研究。随后,他又前往斯坦福大学,跟材料学顶级学者崔屹继续研究锂电池。新的锂电池体系就是在崔屹老师的指导下开始的。

其中的关键结构固态电解质是一个 U 型的陶瓷管,由它来负责传导锂离子,同时又阻止聚硫化物或聚硒化物的穿梭效应。这个结构需要烧结来实现,金阳从美国崔屹老师的实验室做到清华大学陶瓷国家重点实验室。

这是因为 U 型管底部的曲面结构成型条件复杂,在崔屹老师的实验室中,金阳尝试了半年都没有成功。交流期满,他想继续把研究做下去,联系到在清华大学陶瓷国家重点实验室的伍晖副教授,继续在清华访学了一年。

以这种陶瓷管作为电解质的新型电池体系的结构简单,U 型陶瓷管作为电解质,负责传导锂离子,在 U 型管内外分别装载正负极材料。电池的负极采用熔融的金属锂,正极采用熔融合金。液 - 固 - 液的结构设计让正负极液体与电解质之间充分接触,在充放电过程中可以实现锂离子的快速运输。电池工作过程中,正负极材料都是熔融的金属,高于锂本身的熔点,锂晶枝无法产生并且存在,这就杜绝了锂晶枝带来的安全隐患。并且,固态电解质即使在高温情况下也不会燃烧,电池也因此更安全。  

图 | 新型电池结构(来源:Nature Energy )

这种新型的电池的电流密度高达 500mA/cm2(175mW/cm2),库伦效率平均可达到 99.98%。此外,这种电池的工作温度也大大降低。与自 1960 年代以来报道的其它液态锂金属电池相比,工作温度从 450°C 降至 240°C。这一工作温度下可以使用聚合物材料进行密封和绝缘,降低了电池的生产成本。

金阳介绍,如果电池在 500 度左右工作,需要通过陶瓷焊接进行密封,成本较高。而在 200 多度的条件下,可以使用硅胶进行密封,这就降低了电池的成本。

陶瓷电解质耐高温的特性也为电网储能的情景下提供了更多的安全保障。“无论电池体系做多大,运行功率多高,即使瞬间温度提高到四五百度,也没有任何问题,因为陶瓷是在一千多度的环境中烧结出来的。此外,如果运行温度突然下降,电池也会完全停止运行,重新恢复到原来的运行温度后,电池可以续接启动。”

在入职郑州大学电气工程学院之后,金阳在院领导的支持下成立“郑州大学电网储能与电池应用研究中心”,并担任研究中心负责人,将这一电池体系的研究继续推进。

基于原有的固态陶瓷电解质结构,开发了液态锂硫和锂硒电池,能量密度可以超过 500wh/kg 和 1000wh/L,并且将能量成本降低到 $20/kWh。电池还具有高功率特性和大于 1000 次的长循环寿命,以该电池作为动力的电动汽车可以实现 6 分钟内快速充满电。

持续推进电网储能领域研究:提取高纯度锂金属,探测微量锂枝晶

金阳在郑州大学担任电网储能研究团队负责人,开发了新的锂电池体系后,他从现实需求出发,持续进行研究。

从生产成本的角度考虑,储能电网的规模大,与光伏、太阳能等发电技术配合使用,降低成本的需求更迫切。

金阳告诉《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中国,“像光伏风能它本身的成本已经很低了,如果说我们储能的成本降不下来的话,其实是无法与新能源相配合的,也不好去建储能电站。”

2016 年的《中国锂矿调查报告》显示,中国有丰富的盐湖锂矿,占到全国锂资源的 70% 以上。要利用好这些锂矿,可持续性地生产高纯度锂非常重要。

新电池体系中的陶瓷固体电解质具有高锂离子选择性。金阳利用这一特性,开发了一种从低纯度氯化锂直接提取高纯度锂金属的方法。利用固体电解质对于锂离子的单一选择性,可以筛除钾、钠等其他的金属,提取出来的金属锂纯度大于 99.7%,并且将生产成本降低为当前国际锂金属价格的 20%以下。

下一步,金阳计划将新型锂电池体系进行产业化,首先是将单体电池尽量做大,从而减少电池系统管理的复杂度。金阳表示,希望能将单体电池做到实验室原型的十倍、甚至百倍大。在单体电池基础上,完成 100Kw 的固态电解质熔融锂金属电池模组中试,之后再建立 2MW 的储能示范电站。

不过在新型的电池体系落地产业之前,眼下的储能电网主要采用有机电解液磷酸铁锂电池,更紧迫的是需要解决安全隐患,也就是充放电过程中锂枝晶析出带来的火灾爆炸风险。

金阳与国家电网江苏省电力公司合作进行研究,开发出一种基于氢气探测的微量锂枝晶析出灵敏检测方法。

实验发现,微量锂枝晶析出的时候,会和石墨负极聚合物粘结剂发生反应,从而产生氢气并溢出电池。氢气在空气中不存在,而目前商用的氢气探测器的灵敏度能够达到 1ppm。在电池温度没有异常时,微米级的锂枝晶(质量约 0.00028 毫克,半径约 50 微米)的析出也会触发氢气探测器报警。用这种将方法提供早期信号,预警时间比热失控提前 10 分钟以上。这种方法可以提供储能系统整体早期安全预警、消除热失控事故发生。  

  图 | 利用氢气探测微量锂枝晶析出(来源:Joule )

江苏省 954.6MW 的储能电站已经安装了氢气探测器,金阳团队还参与修订了锂离子电池储能电站的消防安全标准,规定新建设的储能电站必须配备氢气探测器以确保安全。

如今身为老师,金阳也在将从李巨、崔屹两位老师身上学习到的科研态度传给学生。

他从两位老师身上体会最深的就是能够去想别人没有做过的东西,尝试革命性的研究。两位老师都坚信,做研究就是要改变世界,他也在向这个方向努力。作为一位青年科学家,做出研究贡献的同时能够培养学生,两者都让他体会到满足。

金阳回忆跟随李巨老师做实验时的严格要求。老师会要求他把实验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内涵都搞清楚,非常难实现的验证也会尝试去做。这样最终成果的质量就会非常高。跟随崔老师做研究时,开组会进行头脑风暴,大家一起讨论各种想法,虽然很多想法最终会被否定,但是这个过程锻炼了思维能力。

“我现在也会去想,哪些东西别人压根都不会去想,也不会去做,但是这个东西确实有用。这也是一个思维的和创新的能力,我觉得这个很重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涉及资本市场或上市公司内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凡属媒体采访本网或本网协调的专家、企业家等资源的稿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行业更多的信息或观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删除。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赵卓然]
固态电池
电池网
固态电解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