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频道 > 首页推荐区 >

南江集团石墨烯始末 涉嫌操纵华丽家族等股价

来源:理财周报作者:综合报道2013-03-21 14:42点击: 二维码
分享到:

站在宁波慈溪市慈东滨海工业区科创园天叙路1号,这个公开资料中显示为宁波墨西科技有限公司注册地址的地方,看不到这家公司。

不远处,在一家网吧旁边,挂着“宁波墨西科技有限公司工程指挥部”字样的牌子。理财周报记者多次敲门,无回应。

“你不要去了,他们年前才动工。”慈东工业园区管委会的员工劝记者放弃。理财周报绕着巨大的工业园区有挂牌的工地逐一寻找,始终没有找到那个前后跟5家上市公司有过联系,目前仍牵扯4家上市公司的神秘项目——南江集团位于浙江宁波的 “石墨烯”项目。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生产的并不是石墨烯,只有单层的才是石墨烯。”上海一位新材料研究专家说。

如果这是真的,谁为市场惊心动魄又内幕重重的石墨烯炒作负责?

“恶炒”石墨烯

“我在这个市场这么久,这么赤裸裸地、大规模地操纵——至少我认为是操纵——是很少见的。”华东一家大型投资机构的负责人向理财周报感叹。

同一块资产,以一种“连环炒”的形式,波及中国股市数家公司。

大游戏的开端,序幕从2012年4月南江集团从荣安地产夺得石墨烯项目拉开,兴起于南江集团控股上市公司华丽家族,高潮则是九个月以后乐通股份、ST南江B双双发布有关石墨烯项目的公告。另外还有上海新梅。

2月初,南江集团在一则公告中称“将根据具体情况择机收购南江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的金矿股权”。

那么,传说中的石墨烯呢?

2013年1月25日,珠海市乐通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与宁波墨西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石墨烯油墨项目合作协议》,拟组建合资公司从事石墨烯油墨的研发和生产,计划总投资1亿元人民币,公司的注册资金为3000万元人民币,乐通股份以现金出资人民币2400万元,占合资公司80%的股份;宁波墨西科技以石墨烯油墨的相关技术作价出资600万元,占合资公司20%的股份。

蹊跷的是,同日,ST南江B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南江投资与墨西科技签署合作协议,双方拟共同成立承德墨西,注册资金5000万元。其中,南江投资以现金出资4500万元,占总出资额的90%;墨西科技以现金出资500万元,占总出资额的10%。

双方约定,将以“基于石墨烯应用的集流体功能性涂层”项目作为双方合作的首个项目。由承德墨西具体承建年产不低于200万平方米的基于石墨烯应用的集流体功能性涂层生产线,同时,考虑根据市场的需要,为下一步的扩产做好基础工作。

石墨烯的利好消息,加上同期公布年报,2012年净利润同比增长9.26%,使乐通股份的股价从2012年12月4日的7.77元一路升至2013年2月18日最高25.42元。而ST南江B的公告披露后,该股连续3个涨停。若是从1月份的低点算起,涨幅已达90%。

在该股价上涨的同时,乐通股份的控股股东新疆智明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开始了大手笔减持之旅,该公司通过大宗交易于2013年2月19日、22日、28日,分别以21.62元、19.20元和18.05元,合计减持了该股1500万股,持股比例从32%下降至17%。3月5日,新疆智明再次减持800万股,持股比例进一步下降至13%。

引人注意的是,比乐通股份和ST南江B两家更早与石墨烯扯上关系的华丽家族(600503.SH),同日也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上海南江(集团)有限公司于前一日减持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337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7%,成交价格为4.60元,合计套现1.55亿元。

在减持华丽家族的同时,南江集团却战略入股上海新梅(600732)并成为其第三大股东,上海新梅也因南江集团的石墨烯概念而遭炒作。

2013年2月28日上海新梅公告称,2月27日公司接到第二大股东(同时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控制公司)上海兴盛实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通知,因引进战略投资者需要,兴盛集团于2013年2月27日与上海南江(集团)有限公司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拟将其所持有的上海新梅2000万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以10元/股的价格转让给南江集团,转让总价合计2亿元。

此次权益变动完成后,兴盛集团将持有上海新梅股份3612.6万股,占其总股本的14.57%,仍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南江集团将持有公司股份20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06%,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与此同时,上海新梅在2012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大幅下降的情况下,股价却一路走高,从2012年12月3日的6.10元/股上涨至分红前最高价的12.83元/股,涨幅达一倍以上。

针对资本市场上的石墨烯传言,上海新梅不得不发布澄清公告称,公司未与南江集团签署过任何与石墨烯资产有关的意向或协议;兴盛集团目前确在与南江集团商谈在石墨烯产业领域合作的事宜,但结果尚未确定;南江集团目前所投资的石墨烯资产主要处于初步投产和研发阶段,未来预期收益不确定。

这些股权变动与股价飞升,均围绕南江集团旗下的“石墨烯”资产——宁波墨西科技展开。

理财周报记者发现,乐通股份、华丽家族、上海新梅等股票的二级市场公开交易信息和大宗交易信息中,不止一次的出现过申银万国[微博]上海海宁路证券营业部、国泰君安打浦路、国泰君安交易单元等席位。而这些席位被业内普遍认为是上海一家著名私募的席位。

“这家私募跟南江集团之间的关系很密切。同一块资产,先炒上海新梅,再挂钩乐通、ST南江B,然后是新梅。炒作模式也一样,放消息,炒高减持套现,然后炒下一个。”上海一家私募基金负责人说。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因涉及石墨烯概念,4家上市公司乐通股份、ST南江B、华丽家族和上海新梅都备受市场关注,而承载石墨烯概念的公司——宁波墨西科技有限公司也火热起来。理财周报记者通过调查发现,除了乐通股份以外,上述公司之间存在盘根错节的股权、资产和人事关系。

南江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和董事长为王伟(财苑)林,其也是华丽家族的董事长,日前辞职。

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出现在宁波墨西科技的法人代表中。

根据理财周报在宁波掌握的材料显示,宁波墨西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王栋,注册资本2.04亿,经营范围为石墨烯技术研究、开发、推广和服务,以及石墨烯产品研究和开发。

在股权结构上,上海南江投资有限公司出资17519.52万元,占85.88%;自然人刘兆平、周旭峰和唐长林分别出资1560.6万元、695.64 万元和624.24万元,占比分别为7.65%、3.41%和3.06%。

材料显示,上海南江投资有限公司于2013年2月22日成为宁波墨西科技的第一大股东,而上海南江投资成立的时间是2013年2月20日,法定代表人也是王栋。

王栋还有更多的身份。他还是南江集团的股东和总裁。与乐通同时宣布“与石墨烯有染”的ST南江B中,他是控股股东和董事,他还是深圳市南江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NANJIANG DIAMOND CO.,liMITED董事,重庆南江投资有限公司(2013年3月5日成立)法定代表人。

而宁波墨西科技的总经理林立新,是南江集团副总裁,南江投资总经理,曾任ST南江B的董事长(2012年4月27日至2012年12月28日),辞职后接替王伟林担任华丽家族董事长,林立新还任宁波墨西科技子公司宁波墨西新材料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宁波墨西科技董事陈维焕,既是南江集团财务总监,也是ST南江B的董事,还曾任深圳市南江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财务总监。

理财周报掌握的材料与南江集团公开资料内容有出入。其2012年7月20日公告称,“南江集团及皙哲投资有限公司、中国科学院宁波材料技术与工程研究所、刘兆平先生及其研发团队于2012年4月共同实施组建了宁波墨西科技有限公司。”

但是,2012年4月成立之初的股权结构中,仅有南江集团和皙哲投资两个股东,经查皙哲投资为南江集团控股公司。2012年7月3日发生股权转让后的股权结构中,南江集团持股43.14%,皙哲投资持股42.74%,二者分出一部分股权给刘兆平及其团队。2013年2月,南江集团和皙哲投资再将股权悉数转给新成立的上海南江投资。

这其中始终没有中科院材料所出现,而只有刘兆平团队。

理财周报还调查发现,还存在一家名叫墨西新材料的公司。而理财周报拿到的材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2年7月6日,注册地址与墨西科技完全一样,均为慈溪市慈东滨海区科技园壹号标准厂房。其经营范围为:“高性能膜材料研究、开发;锂电池用石墨烯涂层铝箔制造、加工。”

其中墨西科技出资840万,占比84%;自然人曾永锋、谢华安、胡华胜和刘兆平分别出资35万、20万、35万和70万,占比分别为3.5%、2%、3.5%和7%。

“据我所知,刘兆平当初好像是有些意见的,但是中科院材料所愿意搞这个合作。那个时候南江集团表现的很积极,主动打款。后来刘兆平跟南江集团之间的利益分配也谈了很久。现在刘兆平可能会觉得自己的成果被南江集团拿去炒了一把股票,发现王伟林就是玩资本运作的。”宁波当地一家上市公司人士说。

而他还透露说,刘兆平的这个技术被南江集团拿过去炒四家上市公司之前,其实还被一家上市公司——荣安地产使用过。

多位人士证实,从2011年开始,宁波当地多家上市公司对石墨烯技术发生了兴趣,其中荣安地产就在其中。

一位熟悉情况的机构人士透露说,“荣安地产盘子很小,王久芳(荣安地产董事长)一直也想转型,但是资金链很紧张。”

他称,“王久芳把手头60%的股权拿去质押给南昌银行和中航信托,质押的价格在4块钱左右。去年1月份的时候,最低跌到了4.5元,当时王久芳很担心破4,所以就找私募维稳股价,做一把,当时正好在跟踪石墨烯这个技术,就炒这个。”

据称,找到的私募正是上文所述的上海著名私募基金。而该公司2012年一季报显示,第一大流通股股东为著名散户牛人“郑素娥”,该“散户”被业内人士指为上述私募基金的关联账户。

恰好,荣安地产当时的交易信息显示,最开始主导炒作的营业部为东方证券上海肇家浜路营业部。而该营业部正是该私募的成名旧地。

“这家私募是一直盯着这个项目的,所以他一开始应该就与南江集团策划好了。”上述上海投资机构人士说。

宁波项目真相调查

错综复杂的关系中,宁波墨西科技有限公司是关键。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呢?项目进展情况如何呢?带着这些问题,理财周报记者前往宁波,欲一探究竟。

3月13日,理财周报记者来到墨西科技位于宁波市中心的办公地址:江北区人民路645弄312号日湖国贸中心,被告知领导出差在外,无法接待。

之后,记者前往宁波墨西科技公司技术提供方——中科院宁波材料技术与工程研究所,见到了石墨烯技术开发人刘兆平。不过他借口当前石墨烯话题很敏感,拒绝了采访。中科院宁波材料所的综合办公室,亦不接受采访。

无奈之下,记者驱车赶往墨西科技工厂所在地慈溪市慈东滨海区天叙路1号。

慈溪市为宁波市下属县级市,而墨西科技的工厂在慈溪市比较偏远的地方慈东滨海区,路途比较遥远。又由于宁波市的出租车司机认错路等原因,路上花费了两个多小时。

然而,更大的困难还在后面。到了慈东滨海区即慈东工业园区以后,找到天叙路也费了一番周折。由于园区是新建的,当地人对道路也不熟悉,没有人可以准确地告诉记者天叙路的位置。

当记者来到天叙路1号以后,却发现那里是园区管委会所在地。记者后来才从墨西科技一内部人士处了解到,由于房子的产权证还没办下来,墨西科技的注册地在管委会。

管委会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它(墨西科技)只有一个人,上海来的,吃住在这里(管委会),办公在职工文体中心。”

记者来到不远处的职工文体中心,在一家网吧旁边,看到了“宁波墨西科技有限公司工程指挥部”字样的牌子,多次敲门以后,仍无回应。记者被告知:“没必要去工地,他们年前才开工建设。”

工业园区很大,工厂很多。问过了建筑工人、司机、杂货店老板等多人,经过的每一条路的两边都仔细看,但是两个多小时过去了,仍然没有找到。

虽然利益方守口如瓶,但它却暴露了不少可疑之处。

早在墨西科技在2012年4月成立时,就号称拥有全球第一条石墨烯生产线,设计年产300吨。墨西科技网站资料显示,2012年12月,公司举行了年产200万平方米石墨烯涂层铝箔生产线投产仪式,“标志着全国乃至全球首个基于石墨烯应用领域的产品正式面向市场”。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生产的并不是石墨烯。只有单层的才是石墨烯,而他们生产的石墨烯大概在10层左右。层数越少,性能越独特。” 上海一位新材料方面的权威专家接受理财周报采访时指出。

此非孤论。

另有专家亦称,墨西科技所生产的,实质上只是石墨微片,本质上仍属石墨范畴。石墨烯由于是以原子为单位,故多以面积计算,如以重量算计,对角线30英寸可能就是0.1毫克左右,以公斤或吨来计算的,都称不上是石墨烯。

即便退一步讲,宁波墨西科技的技术在国内的技术前景也堪忧。

石墨烯的制备成本很高,价格达到每克5000元,是黄金的十几倍,大大限制了石墨烯的应用。而中科院宁波材料所刘兆平及其团队将石墨烯生产成本从每克5000元降到每克3元,这也是南江集团着力宣传之处。

“目前还有很多具有原创性的石墨烯产品没有被报道,价值没有体现。”上海交通大学材料产业工程研究中心(MIE)副主任、博士生导师赵斌元教授指出,“比如上海交通大学就有一两项国际原创性技术,目前正在推广,已经开始洽谈。交通大学的技术成本更低,每克只有1元。”

即便从曝光于资本市场的技术路线看,他也认为,就公布的信息判断,金路集团与中科院金属所合作的石墨烯技术比较全面,从制备到应用均有涉及构成比较完成的提议,技术路径上也具有原创性,有利于产业化实施。

而南江集团公开宣称,“墨西公司是目前世界上唯一能低成本批量化生产石墨烯的企业”,一位研究材料的专业人士称,“这太可笑了,且不说是不是低成本,能不能批量生产,是不是唯一,项目都还只是开了个头,后面的路远呢。”

“石墨烯技术的兴起必然的,速度比预期的更快。石墨烯的应用先要有制备技术,比如CVD法的薄膜技术等。第二是终端应用。不是说拿到石墨烯就行了,后面的相关技术也很重要。国外石墨烯技术后端较强,而国内在前端上占优势。”赵斌元说。

南江集团的资本术

截至今日,石墨烯爆炒的最大赢家,就是南江集团。

实际上,南江集团除了宁波“石墨烯”项目以外,还有一个类似的项目,与中科院重庆绿色智能技术研究院合作,建设首期1000万片大面积单层石墨烯的生产线。

问题是,为何这两个研究所的技术能够花落并不知名,且实业经营并不出色的南江集团呢?

理财周报记者拨通了王栋电话,其称:“我们与刘兆平团队接触后,觉得这么好的项目不能错过,高科技有高风险也意味着高收益,我们投资了很多科技项目,对这个项目非常有信心。一周不到时间内就做决定,这是我们一贯作风。”

而理财周报了解到的信息更令人瞠目结舌,“技术转让额为2亿多元,其中1亿元是现金”,“双方还没签约,先打4000万表示一下诚意”。

实际上,根据媒体当时报道,2012年3月4日,来到了宁波材料所,与刘兆平接触,短短5天之后,南江集团再次来到材料所,就签订了框架性协议。

南江集团对于重庆市石墨烯项目也是这样。从第一次与中科院重庆研究院接洽到最终签约,王栋等人只花了19天时间,之前已有十几家风投入场谈判。该项目前期投资为2.67亿元。

一位从事新兴行业投资的PE资深人士听闻后称,“这在专业风投身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又不是专业搞新材料的,仅仅是参观交流下,净值调查都不做就下注,这不是赌博,而是脑子进水。”

而另一位风投人士分析说,“根据情况,南江集团迅速拿下的主要条件就是开高价。”

但是,南江集团的资金链可能并不宽裕。根据公开消息,其控制的上市公司中大量的股权被用于质押贷款。

“南江集团跟其他一级市场的风投相比,根本就不担心价格问题,因为它可以从二级市场套利,跟这个比,技术转让费根本就不算什么。”一家私募基金的人士说。

南江集团分别从中科院材料所和重庆拿到“石墨烯”的技术所付出的代价,总共才5个亿。然而,南江集团已经通过炒高股价,在股票减持上赚取了巨额暴利。

南江集团是否有关联资金参与二级市场炒作,虽有市场怀疑,但理财周报尚未获得直接证据。

一切未完待续。

新闻线索:400-6197-660    合作咨询:zlhz@itdcw.com     免费注册:http://www.itdcw.com/member
[责任编辑:赵卓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