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泡沫何时破灭,资本游戏总会存在获利者,入股宁德较早的投资机构已赚得盆满钵满,他们何时选择离场,谁也不知。

钠电池

红极一时的锂,终于迎来了新对手钠!它们在电池江湖和资本市场上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因为锂电,宁德时代两年多股价涨650%,市值突破万亿,账面现金超700亿元。那么,因为钠,会再造一个“新”宁德时代吗?

7月29日,宁德时代发布第一代钠离子电池。受此消息影响,当日公司股价上涨6.05%,收盘报价556.80元/股,当天,相关概念股也应声大涨。

不过,刚刚狂欢一日后,宁德时代股价就开始下挫。7月30日和8月2日,该股盘中均发生波动,一度跌超3%,但在尾盘的时候均有拉升,8月2日报收552.00元/股。

产业链尚未形成

将钠离子作为电池正极的技术路线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曾提出。就在上周的第一代钠离子电池发布会上,宁德时代研究院副院长黄起森称,第一代钠离子电池能量密度仍略低于目前的磷酸铁锂电池。但与锂离子电池相比,钠离子电池最突出的优势在于它的储量大、成本低。

钠在地壳中的含量为2.47%,锂则为0.0065%。根据中科海纳数据,钠离子电池材料成本比锂离子电池低30%-40%。

钠离子电池的成功研发,对我国而言,还有储量优势。美国地质调查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全球锂资源约8600万吨,南美洲“锂三角”区锂资源占比约60%,而中国仅占6%。此外,中国2020年的锂原料自供率为32%,换言之,中国锂盐生产原料近七成需要从国外进口,价格风险极高。据宁德时代介绍,钠离子在低温性能和快充方面占据优势,且相较锂离子更加稳定,安全性更高。

虽然优点很多,看起来新电池蓝图很美好,但钠离子电池的缺陷也同样明显。北方工业大学企业产业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翔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钠离子电池能量密度比锂离子电池要低,电芯单体密度也不及后者。它的最高循环次数是1500次,小于磷酸铁锂电池的6000次、三元锂电池的3000次,因此使用寿命更低。”

张翔还补充道:“由于钠离子电池能量密度较低,不满足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也同样达不到国家最低能量密度标准,因而暂时无法大规模装车。”

业内人士认为,虽然宁德时代推广的钠离子电池声势浩大,但并未获得其他大厂商的跟风。比如,LG化学、三星、比亚迪这些国内外头部动力电池厂商,它们并未对钠离子电池表现出很大的兴趣,且他们均有各自的特色技术路线。

记者注意到,目前只有个别中小企业进行了跟风。比如,2020年9月,中科海纳已实现钠离子电池的量产,电芯产能可达30万只/月;今年5月,格林美表示,已完成对钠离子电池材料的研发,并送至下游客户测试;鹏辉能源也透露,公司已做出钠离子电池样品,6月份进行中试,预计年底前批量生产;6月,欣旺达在投资者互动平台称,其拥有钠离子电池补钠的办法、钠离子电池及其制备方法等多项专利。

国际市场发力难

新技术虽为宁德时代造了一波声势,但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仍在。比如,仍面临国际市场难突破、毛利率下滑等困境与风险。

国际布局不完善是宁德时代最突出的短板。根据新兴能源市场调研机构SNE Research数据,自2018年到2020年,国内市场装机量分别占据宁德时代总装机量的99%、86.1%、91.05%。

然而,从国际市场看,宁德时代是落后于国际同行的。

比如,随着欧洲新能源汽车补贴力度的持续加大,其新能源汽车市场迎来发展春天。2019年,欧洲新能源汽车销量自2015来首次超越中国,成为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主力。国外数据网站EV Sales Blog披露,2020年,欧洲新能源乘用车登记数量超过136万辆,同比上涨142%。

欧洲市场的崛起,无疑给高度依赖国内市场的宁德时代带来不小压力。虽然宁德时代在2018年表示将在德国建造第一家海外工厂,计划今年投产,但其宣称的投资2.4亿欧元建成14GWh的产能遭受质疑,且德国工厂建设进度如何仍旧未知。

目前,正因为国际市场布局滞后,宁德时代被韩国锂电巨头反超。宁德时代最大对手之一LG新能源在全球布局更加完备,除在韩国本土外,LG新能源在南京、无锡、美国、波兰均设有生产基地。近日有消息称,LG新能源将携手现代汽车,计划投资11亿美元,在印尼建设东南亚首个电动汽车电池工厂。

2020年12月,为专攻电池领域,LG新能源从LG化学电池事业部分拆独立。事实上,早在2009年,LG化学就展开对全球市场的布局,手握韩系、日系、欧系、美系车订单,在世界20大汽车品牌中占席13家。

毛利率持续下降

业内人士认为,宁德时代急于发布新产品的一大动因在于毛利率持续下滑。

从宁德时代年报信息看,2016年至2020年,公司毛利率分别为43.70%、36.29%、32.79%、29.06%、27.76%。

毛利率的下降,一方面可归因为原材料价格的上涨,造成成本压力;另一方面,主流整车厂如大众、戴姆勒、特斯拉等,纷纷开始建设自己的动力电池生产线,原本上下游间的合作,极有可能演化为激烈竞争。

技术迭代风险是宁德推新的另一大原因。宁德时代曾在年报中表述,作为新兴行业,锂离子动力电池行业技术更新速度较快,发展方向具有一定不确定性,如不能始终保持技术水平行业领先,市场竞争力和盈利能力将受影响。

张翔告诉记者,“除了钠离子电池、锂离子电池,动力电池还存在很多发展技术路径,包括固态电池、燃料电池,未来仍存不确定性。”

此外,宁德时代近期与中航锂电“对簿公堂”的事情也被外界所关注。业内认为,当前正值中航锂电筹划IPO之际,宁德时代突然借“专利侵权”发难这家新企业,实际上反映了宁德时代对同业竞争和市场地位的一种未雨绸缪的焦虑。

8月2日下午,中航锂电发布声明称,公司于当天收到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关于宁德时代起诉公司的两份《民事起诉状》((2021)闽01民初1995号、1996号)。

机构重仓存变数

宁德时代的快速成长其实离不开资本市场的炒作。在今年5月底,宁德时代股价盘中创435.57元历史新高,问鼎万亿市值。目前,宁德时代股价已逾500元/股,总市值仍高达1.3万亿,静态市盈率超200%。

不过,新能源泡沫和公募基金抱团重仓,也让市场嗅到了宁德时代的高估值风险。截至二季度末,宁德时代成为机构第二大重仓股,被1300余只基金重仓,持仓市值高达1242亿元,仅次于茅台。

值得注意的是,在7月26日,宁德时代大宗交易成交2.2万股,成交价为438元,低于收盘价近两成。

业内认为,不管泡沫何时破灭,资本游戏总会存在获利者,入股宁德较早的投资机构已赚得盆满钵满,他们何时选择离场,谁也不知。

另外,高瓴资本也是一大赢家。2020年8月4日,高瓴认购宁德时代新股100亿元,成为后者第九大股东。根据目前股价,高瓴已经浮盈约200亿元。

数据显示,2016年,招银国际及其旗下的招银叁号、招银动力参股宁德时代。2020年4月至9月,招银叁号和招银动力,总共减持宁德时代2658万股,套现超40亿元;2020年9月,招银国际减持2600万余股,套现约40亿元。截至今年一季度,招银系三家投资机构持股数量仍超两亿股,账面价值逾1000亿元。

记者注意到,除了电池行业主业,账户现金流超700亿的宁德时代,也在试图搞投资,其多元化布局正在发力,比如近期布局了寿险、汽车、芯片、半导体、LP私募等。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涉及资本市场或上市公司内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凡属媒体采访本网或本网协调的专家、企业家等资源的稿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行业更多的信息或观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删除。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赵卓然]
锂电池
宁德时代
钠电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