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目前正在主导动力电池市场,就像几年前的LG化学一样。除了来自中国市场的巨大利益,该公司的客户名单还包括宝马、戴姆勒、捷豹路虎、沃尔沃、大众、本田和丰田等国际汽车巨头。

宁德时代飞行记:坐稳动力电池行业第一

位于福建省东北的沿海小城宁德,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会因为一家公司而出名。

宁德时代是我国最大的动力电池生产厂商,也是全球第一大动力电池生产商,并且在国内的领先优势越来越明显。

创建于2011年的宁德时代,当年的注册资本仅有100万元。7年之后,这家福建动力电池厂商一路高歌猛涨,在2018年成为我国动力电池“第一股”。上市7天,市值超过比亚迪,总市值达到1609.56亿元,2018年就已坐上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企业的宝座。

宁德时代目前正在主导动力电池市场,就像几年前的LG化学一样。除了来自中国市场的巨大利益,该公司的客户名单还包括宝马、戴姆勒、捷豹路虎、沃尔沃、大众、本田和丰田等国际汽车巨头。

这故事,听起来未免有点玄幻。

开辟中国动力电池行业

2016年以前,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冠军一直被特斯拉的电池供应商松下霸占。随后,在电池行业深耕多年的比亚迪、LG化学和三星开始向这家企业发起挑战。2017年,当宁德时代跃居全球第一时,还有不少人发出疑问:宁德时代是谁?

事实上,宁德时代并不是白手起家。宁德时代的前身是宁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TL)的动力电池部门。因看好动力电池行业的前景,2011年,管理层将宁德时代独立了出来。ATL本就在锂电池中名声在外,有ATL的江湖地位背书,宁德时代也因此自带了点“主角光环”。

宁德时代之所以能在汽车行业名声大噪,可以说是得益于第一位伯乐——宝马。2012年,华晨宝马看中了ATL为苹果生产电池内芯的稳定性,但由于ATL不做动力电池,因此和宁德时代的合作就顺理成章。然而,想要握住宝马伸出的橄榄枝并不容易,据此前新闻报道,这家德国公司光是提供的动力电池生产标准就长达800页,还是全德文。

最终,宁德时代还是生产出了符合宝马集团标准的动力电池。和宝马的合作,让这家此前偏安一隅的动力电池企业声名鹊起,从此踏入了汽车行业。

抓住新能源风口

新能源汽车在2014年开始出现爆炸式增长。这一增长与国家以及地方政府的财政补贴、免征购置税、不限牌照等优惠政策有巨大关系。2015年,国务院颁布的《中国制造2025》中预计我国汽车产业规模2020年将达3000万辆,要求新能源车占比超过7%,达到200多万辆。而到2025年,国家要求新能源汽车占比超过20%,达到500万辆。

2016年,工信部颁发《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企业名录,其中把三星和LG化学等一干外资动力电池排除在外。这份名录和《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互相影响,只有车型搭载“白名单”目录内的电池,才能获得国家补贴。

国内新能源市场需求激增,“白名单”又将日韩电池拒之门,中国动力电池企业迎来了肆意生长的阶段。从2014年到2018年,宁德时代的营收从8.67亿元增至296.11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41.75%。

2017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装机量超过比亚迪跃居全球第一位,达到10.40GWh,市占率达到28.89%。2018年,该公司动力电池装机量达23.52GWh,比上一年翻一番有余,其装机量继续位居国内市场第一,市占率增长到41.28%,远超第二名比亚迪的11.4GWh。2019年上半年,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装机量为30.0GWh,国内市场占比为46%,领先优势继续扩大。

2018年6月,成立7年的宁德时代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从招股说明书预披露到过会仅用了24天,宁德时代刷新了创业板IPO的过会记录。在经历了8个涨停板之后,宁德时代在6月21日股价达到70.54元,总市值达1532.498亿元,超过比亚迪的1262.04亿元总市值。

我国新能源产业飞速发展的这些年,政策无疑起到了推手的作用,不少企业都搭上利好政策的顺风车,当然也包括宁德时代。

但宁德时代的飞速发展却不能仅仅归结于此。

事实上,宁德时代从来不吝啬研发成本的投入,也一直对市场保持着精准的判断。2014-2018年,宁德时代研发支出由0.53亿元增至2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47.57%,5年共计投入研发资金51亿元,研发支出占总营收比例在7%左右。

此外,对市场的精准判断也是宁德时代成功的关键。当国内动力电池市场还是由比亚迪的磷酸铁锂主导之时,宁德时代另辟蹊径,选择三元锂电池技术。在三元锂电池的材料中,钴的成本最高。看到过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钴价猛涨,宁德时代在2015年收购了广东邦普循环科技有限公司,并积极开展钴矿资源外部合作。到2017年钴价暴涨时,宁德时代收购这家废旧电池回收公司的举动才令很多人恍然大悟。

电动化时代,横纵联合

有宝马的背书,宁德时代在合作之路上也没有停歇。

宁德时代和上汽的合作拉开了国内电池企业深度绑定车企的帷幕。2017年5月,宁德时代与上汽集团合资成立时代上汽与上汽时代。时代上汽负责电芯生产,宁德时代持股51%、上汽持股 49%;上汽时代负责Pack生产,宁德时代持股49%、上汽持股51%。

2018年4月,宁德时代和东风汽车合资成立东风时代,致力于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预计到2020年,东风时代将实现产能19.2万台套,产量达9.6GWh,产值114亿元。

2018年7月,宁德时代再收宝马40亿欧元大单,订单分为两大部分,一份是从中国采购价值25亿欧元的电池订单;另一个是从德国生产工厂采购15亿欧元的电池。后一份订单中的电池主要将用于宝马于2021年上市销售的iNEXT电动车。

脱下政策的保护伞,加速市场布局

然而,霸主的地位并不是高枕无忧,曾毓群也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曾在内部信中形容宁德时代的现状:“躺在政策的温床上睡大觉”。

2020年补贴将全面退坡,而车市自2018年起呈现的下滑趋势似乎还没有回升的苗头,国产动力电池出现了产能过剩的现象。宏观环境外,不少车企也为了试图摆脱电池厂商的掣肘,开始自主研发动力电池。长期和宁德时代合作的吉利,通过旗下子公司在2018年成立湖北吉利衡远新能源科技公司,主要生产动力电池。同年,长城汽车也在加码动力电池,成立蜂巢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提高其竞争力。

目前,动力电池还在发展阶段,虽然前面是蓝海,但是安全隐患频出,技术也面临不断升级,动力电池的技术在未来还存在着很多不确定性。

伴随动力电池“白名单”的取消,日韩电池来袭,宁德时代势必会迎来更多竞争。然而,白名单的取消,也是市场竞争格局逐渐恢复和中国市场恢复吸引力的双赢体现。

“未来,公司将持续研发投入作为保持核心竞争力的重要举措。对于新产品和新技术的开发,公司始终保持高度关注和积极布局。”宁德时代在其2018年财报中表示。

而我们能看到的,为了摆脱政策的金钟罩加速市场化,宁德时代已经开始增设海外布局。2018年7月,宁德时代与德国图林根州政府签署了投资协议,宣布在埃尔福特建立电池工厂,投资2.4亿欧元,计划于2021年投产,2022年达到产能14GWh。宁德时代埃尔福特工厂供应的客户将包括宝马、戴姆勒以及总部位于法国的PSA。2019年7月宁德时代表示,2020年将在日本建厂,和日本企业开启合作。

2019年9月,宁德时代与博世共同研发48伏轻混(系统)电池。48伏系统因其高效性能在全球汽车市场的重要性不断提升,而高性能电芯是48伏混合动力系统的核心元件。

宁德时代早已做好了脱离温床的准备,似乎还在继续飞行。

电池网(微号: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及电池智库(邮件直投)等全媒体平台及资源,每日精选电池产业链主流新闻、信息、数据等内容,每天覆盖国内外近百万用户或读者,咨询热线:400-6197-660,投稿信箱:zlhz@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赵卓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动力电池
中国电池网
宁德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