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刚的离开是北汽集团即将进行重大战略调整的前奏,更是中国新能源产业谋变的信号。

郑刚辞职传递出重要行业信号 北汽新能源重新站在“十字路口”

2月1日,北汽新能源公司公众号“卫蓝之旅”上,发表了一篇“郑刚致员工的告别信”。郑刚在信中说:“因为身体和家庭的原因,怀着最不舍的心情,我来与你们告别;自明天起,我将离开倾注了我最多心血、承载了我最大热忱、见证了我最美好奋斗岁月的北汽新能源。”

有知情人士对《中国汽车报》记者说:“郑刚不再担任北汽新能源总经理一职,且也将离开北汽集团。”

郑刚离开后,北汽新能源人事如何安排?有媒体报道称,北汽集团新能源管理部部长马仿列接棒担任北汽新能源公司总经理,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本人担任董事长、党委书记。

据记者采访了解,马仿列,早年曾是济汽总厂党庄分厂担任副厂长(技术出身),后来离开进入了福田公司。之后,他跟随福田公司进入了北汽集团。熟知北汽集团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说,马仿列之前担任过北汽新能源公司的副总经理,临危受命也有此原因。但他认为:“马仿列在北汽集团的根基并不十分深厚,能否挑起大梁,是个问号。”以此判断,马仿列出任北汽新能源总经理很可能仅是一种过渡。

汽车行业处在快速革新之中,北汽集团也必须顺势谋变。

郑刚辞职 北汽新能源谋变的节点

1月27日,斥巨资打造的卫蓝之夜——北汽新能源2019年度全球伙伴大会,在美丽的春城昆明举行。据参加的媒体同行说,卫蓝之夜场面相当震撼。现在看来,卫蓝之夜更像是郑刚的一场“华丽”告别宴。

在会上,北汽新能源总结了2018年取得的成绩以及披露2019年企业发展目标。2018北汽新能源,实现销售15.8万辆,同比增长56.6%,在纯电市场销量连续第六年保持领先,“北汽蓝谷”成功上市,成为中国A股上市的第一家新能源汽车企业。此外,截止2018年为止,北汽新能源第30万辆车率先下线,再次刷新新能源产业的“北汽记录”。

据公开资料称,郑刚于2005年加入北汽福田担任公关总监一职;2009年,郑刚进入北汽集团总部,担任公共关系与行政事务总监等职位,负责公关传播方面业务;2014年以来,郑刚任职北汽新能源党委书记、总经理。

难忘十八年的北汽岁月,难忘五年的卫蓝旅程。郑刚在告别信中说:“我在北汽新能源工作了整整五年,做出这个决定,对我来说艰难异常。”

早在2017年末2018年初之际,外界曾传言郑刚离职,但很快被辟谣。当时北汽新能源即将上市,不会临阵换将。

郑刚本人也出面否认,表示:“我要在北汽新能源干到退休。”

和之前李峰的离职相似,都是先辟谣,然后坐实。前年,北汽股份总裁李锋离开,去年年初加入宝能。但知情人士称,郑刚的离开,和李锋的离开,情况略有不同。

知情人士猜测,可能与车市进入寒冬,新能源行业更加寒冷,企业高管压力非常大有关,下一步如何发展较为堪忧。当然也不排除其他新造车势力同时也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郑刚的离职,打响了2019年北汽集团顺势谋变的“第一枪”。

北汽新能源和北汽股份营销体系全面整合?

有媒体报道称,郑刚离职北汽新能源是集团高层既定的人事安排,紧随其后的是北汽新能源和北汽股份(绅宝自主乘用车)两大自主板块营销体系的全面整合。

按照北汽集团最新战略,集团要把旗下业务整合成为商用车(福田)、越野车(新成立的越野车公司)和乘用车(就是新能源加股份自主业务),自主品牌业务会整合成统一的新的品牌体系,包括传统车和新能源汽车。

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今年率先推进的整合计划是将北汽新能源和北汽股份(绅宝)自主品牌营销体系进行整合,而整合后的营销板块牵头人初步确定的是现任北汽新能源销售公司总经理李一秀。

对此,《中国汽车报》记者也进行了核实。确实,北汽新能源和北汽股份全面整合势在必行,因为北汽新能源A股上市,整合后北汽股份(H股)就可以回到A股。

1月24日,北汽集团发布2018年经营业绩,全年完成整车销售240.2万辆,实现营业收入4807.4亿元,同比增长2.2%,利润同比增长7.3%,在营收和利润双提升的同时,呈现出高质量增长的态势。北汽集团2019年的预期销量目标245万辆,挑战目标255万辆。营业收入计划目标5000亿元,挑战目标5100亿元。利润计划目标300亿元,挑战目标310亿元。

“新,在我看来,是新技术、新动能和新合作。全年的新能源化,不是作秀,是响应首都定位和发展的新需要。预计到2020年,北京自主在狭义乘用车范围内,将不再生产和销售传统燃油车。”62岁仍在挑“大梁”的徐和谊在北汽集团战略沟通会上针对北汽集团2019年的“高、新、特”战略如是说。

为此,北汽集团确立了全面新能源化和智能网联化“双轮驱动”的发展路径,北汽股份以AI技术为核心,打造智行、智道等自主品牌2.0时代产品;北汽新能源以EU5为代表的新一代产品更以高续航、品质,带来更加智慧的绿色出行体验。

2018年北汽“躺赢”,位列前十车企集团排名中第四位,超过长安集团。但是,北汽集团战略发展也存在一些隐患,比如北汽股份近几年年年亏损且越亏损越多。有数据显示,2014年北汽股份亏损19亿,2015年亏损33.4亿元,2016年亏损27.45亿,2017年亏损75.01亿。

此外,北汽新能源也是北汽集团向上发展最大变量之一。

后补贴时代 北汽新能源何去何从

郑刚从服务了18年的北汽离开,显然“情非得已”。其实,“辉煌成绩”的背后,北汽新能源发展已经面临了诸多挑战。

挑战一:新能源补贴大幅退坡对新能源产业影响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

此前,财政部、科技部、工信部、发改委印发《关于2016-2020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支持政策的通知》,文件显示,2017-2018年补助标准在2016年基础上下降20%,2019-2020年补助标准在2016年基础上下降40%。由此可见,2019年新能源补贴退坡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且下降幅度会更大,各方面的数据标准将会更高。

据知情人士透露,迄今 “北汽蓝谷” 仍在盈利平衡线上苦苦挣扎,且国家补贴北汽新能源的百亿元人民币一直没有到账。

补贴大幅退坡后,许多新能源汽车企业的发展必将受到很大影响。任何新兴产业的进步,都需要持续不断的投入。在我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向市场化转变的道路上,不少企业发展可能会更加“举步维艰”。

挑战二: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呈多元化发展,或不再仅仅力推纯电动车。

1月31日,上海市经信委公布2018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和保有量,其中新车注册登记73724辆,同比增长20.2%;而北京纯电动汽车注册量为72090辆。2018上海力压北京成为去年新能源汽车销量最高的城市。

据悉,北京新能源车型只包括纯电动汽车,而上海市还包括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近来,国家也在力推氢燃料电池汽车等多种清洁能源汽车技术路线。而北汽新能源目前生产车型均为纯电动车型,其未来发展面临着多种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的冲击。

挑战三:尽管“北汽蓝谷”已经上市“,但在新能源行业发展面临的各种不确定性影响下,其上市也未必能够“救市”。

挑战四:外资品牌即将大规模进入新能源市场,未来竞争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

除了外部因素,北汽新能源内部也存在诸多痛点。如不能尽快调整产品结构、提升品牌形象,其后续的市场竞争力也会受到影响。

一系列的外部挑战及企业内部痛点,已让北汽新能源重新站在了“十字路口”,或许对此郑刚已无“回天之力”。他的离开,可能对北汽集团、北汽新能源,甚至是自己的履历都是最好选择。

电池网(微号: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及电池智库(邮件直投)等全媒体平台及资源,每日精选电池产业链主流新闻、信息、数据等内容,每天覆盖国内外近百万用户或读者,咨询热线:400-6197-660,投稿信箱:zlhz@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张倩]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新能源汽车
北汽新能源
郑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