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交警的数据显示,在接近半个月的整治行动中,全市查扣电动车17975辆、拘留874人。虽然交警部门发声强调行动不是针对快递业,但禁摩限电或多或少都对快递业带来了影响。

禁摩限电在深圳

资料图

深圳并不是第一个因为禁摩而处于风口浪尖的城市。可能也不是最后一个。禁摩令从颁行的第一天至今,几十年来纷争热议不断。

现场直击:禁摩限电在深圳

40岁的赵永吉,是深圳天天快递的一名普通快递员。近段时间的每天早上,他都从深圳2号线燕南地铁站附近的快递点出发,拖着手推车一路南行,把车上数十件包裹派送到附近3公里内的住户手中。这样下来,一天能往返快递点两次。

3月21日开始,被称为史上最严的禁摩限电整治行动在深圳展开。深圳交警的数据显示,在接近半个月的整治行动中,全市查扣电动车17975辆、拘留874人。虽然交警部门发声强调行动不是针对快递业,但禁摩限电或多或少都对快递业带来了影响。

自加大禁摩限电整顿力度以来,赵永吉就不再骑电动三轮车了。依照警方的说法,电动三轮车至今没有国家标准,属于非法生产,无法取得牌照,不能上路行驶。

“不敢骑,怕扣车。”赵永吉直言,“扣车会罚款2000元,相当于半个月的工资。”

快递员改用手推车送快递

缺少电动三轮车的支持,让赵永吉的工作苦不堪言。在按件计钱的快递行业,效率就是金钱,派的件多,就意味着挣的钱多。赵永吉原先骑车每天来回能走好几趟,派出上百件不是问题,一个月下来工资能拿六七千元,现在辛苦一个月,大概只有三四千元。

“更辛苦了,却挣得更少。”他不太喜欢目前的工作状态。

赵永吉用一把U型锁将手推车锁在路旁栏杆上,从包裹缝隙中掏出一瓶水猛灌了几口:“如果让骑车就好了,人力搬运实在太累,早上八九点开始干活,一直忙到晚上8点,就这样一直走,中午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说完,他扛着包裹走进一幢写字楼内。楼外一位保安不无感慨地说:“快递哥挣得都是辛苦钱,现在连辛苦钱都不好挣了。”

工作强度和薪酬水平的不匹配,已让为数不少的快递员选择退出这一行业。赵永吉所在的快递点也不例外。最近接连有两位同事甩手不干了,面对人手短缺,快递点的经理甚至亲自上阵,外出派件。

“我们需要更多人手,否则(包裹)造成积压,不能按时配送出去,会遭到客户投诉。”赵永吉说。

一位一号店的快递员也向记者透露,由于4月1日、2日两天查的厉害,他们根本没敢外出配送,“那两天的快递包裹几乎把整个站点都堆满了”。

赵永吉说,如果能使用电单车进行配送也会好一些,虽然运载量有限,但方便快捷。只是他们快递点没有一辆是政府配额的电单车。

1.8万辆配额VS 5万多人

并不是所有电动车都受到限制。根据深圳市的有关规定,快递行业的电动车在备案之后可以上路行驶,不过配额少之又少,仅有1.3万辆。4月5日,交警部门又宣布增加5000辆备案电动自行车的配额。

位于梅林路的圆通速递营业部门外,停放着二十余辆三轮电动车,它们两辆或三辆一组,前轮被锁在一起。“这些车现在都不用了,只能在外面停放着,站点的快递员都是用手推车送货。”一位钱姓负责人介绍,“我们站点目前没有任何配额的两轮电动车。现在说是有1.8万辆的配额,可是快递员有5万多人,怎么够分?”

压力之下,仍然不缺快递员冒险使用电动三轮车派件。赵永吉在派件过程中偶遇一位骑着电动三轮车的申通快递员,后者嚼着口香糖,神情悠闲地对他说:“天天,你们怎么还不敢骑车?我们这边的交警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待他走后,赵永吉说:“听他吹牛呢。交警还是会查的,他比较幸运罢了。等他的车被扣了,肯定3天睡不好觉。”

如赵永吉所说,车被扣了睡不好觉的大有人在。在北环大道,民邦快递的配送员陈强将三轮车停靠在一条辅路旁,他告诉记者,他已被查扣了两辆电动三轮车,现在开的是第三辆。

“交了罚款才能要回车的,我买的都是二手车,价格超不过罚款,就不去要车了。”陈强说,“不买车肯定不行,不然怎么送件?”

陈强除派件外,也负责收件,他每天需要与一辆小货车在马路旁交接两次,将收来的包裹交与小客车。为避免再被查扣,他把交接时间调整到了晚上,“还是谨慎一点好,晚上一般不会查的”。

新能源车?他们开不起的。”一位新能源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像我这种车,售价30多万元,国家给补贴10多万元。快递员大部分都是自己买电动车,怎么可能人手一辆新能源汽车?大企业还有可能配备几辆,那些中小公司根本不可能。再说,这种车个头大,走街串巷也不方便。”

营运者和普通市民的“算盘”

出租司机将车停在上梅林地铁站外。正值傍晚时分,电动车一字排开,从事运营的“骑手”们一边说着“来、来”,一边向出站的行人招手。在南山、在罗湖,在各地的地铁站、公交站、口岸、商业区,同样的情形在这个城市的其他地方不断上演。

近期的治理行动已让电动车、摩托车非法载客的行为遭受重创。不过,仍有营运者活动于大街小巷。

刘师傅吃过晚饭后骑着电单车来到后海地铁站,他一边谨慎地盯着四周,一边打量着路上的行人。从地铁站到深圳湾公园,3.3公里路程,他连闯两个红灯,历时6分钟把记者送达目的地,“晚上出来交警查得不严,兼职补贴家用,一个月能赚一千元左右吧”。

多位出租车司机都没有对营运者作出太高的评价。家住南山区的出租司机黄茂生表示,在交警治理下,感觉关内情况已好很多,但是他们在关外还是很活跃,根本难以彻底禁止。

在全市禁摩的情况下,这座城市依然能够寻得到摩托车的踪迹。福田区凯丰路,一名男子走出一家福彩站点,跨上停在外面的摩托车。“在附近骑一下没事,不查的,就算查住了,只要‘有人’就能要回来。”该男子补充说,“派出所。”说完便发动引擎,伴着轰鸣声消失在夜色中。

深圳交警强调重点打击非法运营、拉客的行为,但也不缺少普通上班族撞上“枪口”。网上流传的一段小视频显示,一名女子疑似拒绝交警扣车,被6名交警连人带车一同抬上执法车。

在南山区工作的吴立向记者描述了他被查扣的经历:“只要交警拦你,你就乖乖停车交钥匙吧,他会抄下你的车架号,然后开张罚单给你。想赎车就去把罚单交了。”

中山公园的西北方向,站上107国道过街天桥,可以看到南山大队南头扣车场的内部情景:里面停放的电动车难以计数,近处的一些电动车已被拆卸,轮胎与车架分别堆放在一起。这里俨然成为深圳一景,天桥行人纷纷驻足拍照。

扣车场的值班人员以“领导不在”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走出扣车场大门,一辆载人电动车逆行而过,向着深南北环立交方向驶去。

“还会再查多久呢?”走在返回快递点的路上,赵永吉看到记者手机中的扣车场的照片,感叹到,“是不是塞满所有的扣车场就不会再查了?”(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中国电池网(微号: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及电池智库(邮件直投)等全媒体平台及资源,每日精选电池产业链主流新闻、信息、数据等内容,每天覆盖国内外近百万用户或读者,咨询热线:400-6197-660,投稿信箱:zlhz#itdcw.com(发送时请将#改为@)。

中国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陈语]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电池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news@itdcw.com

中国电池网
电动物流车
禁摩限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