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银隆在邯郸的产业园已经大部分停产,成都园区的运营状况起伏不定。除天津工厂存在库存积压现状外,珠海银隆的珠海总部还存在业绩疲软问题。和部分格力系员工类似,被欠款的银隆系供应商同样期盼“董姐姐”连任,在他们眼中,这是银隆最后的生机。

银隆新能源 “濒危”?格力董明珠强力救助

5月31日是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000651.SZ,以下简称“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第二个任期的最后一天。但格力电器换届选举的候选名单并未在预期的时间内发布。

当下,64岁的董明珠,已不再是单纯的格力电器职业经理人,早就深度绑定格力。在某种程度上,董明珠已成为格力的企业标签,象征着这个企业的文化。伴随着格力集团的产业扩张,和董明珠的名字紧紧连接在一起的已不仅仅是“格力”,还有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曾用名珠海银隆,以下简称“珠海银隆”)。

自2016年12月,董明珠表示要以全部资产投入到珠海银隆之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珠海新能源企业就一直走在舆论的风口浪尖。“话题人物”董明珠在给其带来知名度和资源的同时,也使得这家企业所面临的经营问题同样被聚焦。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珠海银隆在邯郸的产业园已经大部分停产,成都园区的运营状况起伏不定。除天津工厂存在库存积压现状外,珠海银隆的珠海总部还存在业绩疲软问题。和部分格力系员工类似,被欠款的银隆系供应商同样期盼“董姐姐”连任,在他们眼中,这是银隆最后的生机。

同时,颇为惹人关注的还有格力体系的深度介入和关联。目前,除了业务层面的关联,知情人士透露,珠海银隆在珠海总部、成都基地等处的多位高管已经被“格力系”员工所替代。此外,珠海银隆的股东方也与格力集团近期拟收购的长园集团存在多层次关联。

5月28日,记者就银隆相关问题至珠海银隆总部表达采访诉求,珠海银隆市场部负责人陈雪贤以“不清楚具体情况、需要进一步核实”为由回应大部分问题。其明确回应的问题仅有,河北银隆的工厂未来可能会有一个自动化的整改。随后记者也曾多次沟通,至本文发稿,珠海银隆方面并未对相关问题作出正面回复。

“银隆系”告急

成立于2012年的河北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北银隆”)位于邯郸武安,这里也是珠海银隆目前实际控股人、原董事长魏银仓的老家。当地人告诉记者,为了支持产业园的业务,邯郸政府特地在该国道边另辟一条路直达银隆。

“我这样跟你说吧,比如原来有100人,现在只有10个人。”5月21日,河北银隆园区东门附近一位经营餐饮的小商贩告诉记者。据其介绍,以前上午9点之前能卖个200~300元,现在只有六七十元,有时候就是四五十元。“这个厂子基本上说就是倒闭了。”

记者实地验证发现,该园区的电池厂区的5个作业车间中,其中4个是停工状态,内部作业机器完备,车间内空无一人。据了解,目前在作业的3号车间主要生产圆柱体电池。记者了解到的一份离职员工名单显示,5月8日~5月15日,河北银隆登记离职的员工人数达45名,工种包括技术员工、QC检测以及一线员工,其中主要以一线员工为主。

无独有偶,成都市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银隆”)业务关联方、厂区员工以及周边商户等多个独立信源均向记者反映,自2017年7月以来,成都银隆的业务量如过山车一样起伏。2018年春节至5月初,有将近3个月的时间,成都银隆的整车厂都处于半停工状态,即生产线虽然没完全停掉,但因为没有订单,工位大批锐减。

在成都银隆行政楼前的LED屏幕上,“大干红五月,全员保销售”的十个大红字醒目地显示着。厂区的一位建筑工告诉记者,距离上次“大干一百天”的标语出现已有数月时间,这意味着,银隆又有订单了。

据成都银隆在职员工李磊介绍,春节以前,厂子忙过一阵子,过年后就没有订单了,很多工位就停掉,也走了很大一批人。直到5月,珠海市政府下了一个260余辆的订单,厂区才又开始忙活起来。

另据自称是格力电器(石家庄)工厂的一位外包工介绍,这批订单的交付时间是6月初,他们是来紧急支援的,最近又新进了数十名员工,正在加班加点赶工。多名成都银隆的在职和离职员工,均传达了类似的信息。

但是,那些没有停工的产业园也并非高枕无忧。据天津广播电视台4月20日播出的《百姓问政》栏目,天津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高潮自曝,天津银隆目前有价值7亿元的500辆新能源汽车在厂区积压,主要原因系资金预算和充电站基建等不足。

此外,远在珠海的总部业绩也大不如前。据珠海员工内部员工介绍,自2017年以来,珠海总部业绩出现较大下滑,明显的变化就是由原来“两班倒”(每班12小时)改为每天工作8小时,“之前工作一直不饱和,直到最近才又忙乎起来”。

值得注意的是,银隆系已经呈现资金紧张征兆。除了1月《财经》报道的珠海银隆拖欠供应商货款不少于10亿元,邯郸、成都、珠海三地的多位银隆员工反映,银隆公司存在拖欠货款的现象,拖欠时间3~10天不等。

另外,根据2015年12月28日河南省新乡市牧野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新乡法院”)执行裁定书《河南天丰钢结构建设有限公司与河北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加工承揽合同纠纷执行裁定书》(2015)牧执字第834号,河南天丰钢结构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丰公司”)于2014年2月28日向新乡法院要求河北银隆支付欠款40521.40元及利息损失,判决生效后河北银隆并未依法偿债,天丰公司随即向新乡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该法院于2015年11月10日立案执行,但在执行过程查明,河北银隆暂无财产可供执行。

“一般法院说某公司没有财产可供执行,就意味着这个公司什么都没有了。” 浩天安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晓华告诉记者。据其介绍,一般公司的土地、厂房、设备等固定资产如果在不被查封的情况下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则表示这些固定资产此前已经抵押出去了。

“格力系”接手

在珠海当地,可见部分路线的公交车标有“格力银隆”的字样。据一位格力离职员工介绍,这批车源于此前格力电器的“收购乌龙”,当时银隆方面以为格力电器的收购计划会如约进行,遂有一批车辆是以“格力银隆”定制。

2016年末,董明珠欲使格力电器持股珠海银隆。据格力内部员工介绍,在收购珠海银隆的股东大会召开前,格力电器已经开始面向员工“出售”银隆股票,“当时银隆的股票非常紧俏,也不是谁想买就能买,想买多少买多少,也是‘限购’的”。

根据前述员工的叙述,格力电器对内部员工“出售”银隆股票操作方式为:格力公司内部提供一个账户,用员工认购的方式筹集资金来收购银隆,以某一银行为中间机构来统一操作,收购计划失败后又统一返还。格力电器市场部部长陈自力向记者确认,格力电器曾面向内部员工“出售”过珠海银隆股份。

投资铩羽并未阻碍格力电器与珠海银隆的后续合作。据格力电器2017年2月公告,格力电器拟与珠海银隆将在智能装备、模具、铸造、汽车空调、电机电控、新能源汽车、储能等领域进行合作。在同等条件下,一方优先购买对方的产品和服务。双方以一年为周期,相互优先采购和总金额不超过人民币 200 亿元(2017年双方实际关联交易额为19.42亿元)。

根据珠海市工商资料,目前珠海银隆的个人与机构共有22家投资方,其中一半为有限合伙企业,合计持股比例为15%,可查的已退出投资机构为北京燕赵汇金国际投资公司(以下简称“燕赵汇金”)。

2016年12月,大连万达集团、中集集团、董明珠、燕赵汇金、江苏京东邦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珠海银隆签订30亿元增资协议,5方获得珠海银隆22.39%的股权。增资后珠海银隆的估值为134亿元。彼时董明珠以7.46%的股权位列珠海银隆第五大股东。

至2017年2月,经过两次增持以及燕赵汇金7.46%的股权受让,董明珠持有珠海银隆17.46%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据网易财经报道,股权穿透后,燕赵汇金与格力电器董事、格力河北经销商徐自发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

董明珠入主珠海银隆之后的8个月,带领其共签下总计约800亿元的7个新能源产业园项目。产业园区分别位于珠海、邯郸、石家庄、成都、兰州、天津和南京。

事实上,源于董明珠在各大公开场合的“背书”,在普通人的眼中,珠海银隆早已与董明珠本人以及格力公司紧密相连。在成都金华镇,当地居民在说标的物时,会直接用“董明珠的银隆”来表达,而不是实际控股人魏银仓。

记者在实地验证中亦发现,有格力电器(合肥)分公司的负责人事的工作人员前去河北银隆做专场招聘,以辅助解决河北银隆的员工安置问题。此外,为保障成都银隆大订单如期交付,也有格力电器(石家庄)分公司的员工前去紧急支援。在彼此的眼中,他们是“兄弟公司”。

电池网(微号: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及电池智库(邮件直投)等全媒体平台及资源,每日精选电池产业链主流新闻、信息、数据等内容,每天覆盖国内外近百万用户或读者,咨询热线:400-6197-660,投稿信箱:zlhz@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赵卓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董明珠
电池网
格力电器
银隆新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