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新型电池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于清教称,他在和国内电池企业接触的过程中,发现目前大多数电池企业所拥有的产能均为中低端产能。

十家企业拿走八成市场 中国动力电池产业内忧与外患

动力电池领域冰火交融,有的企业接单接到手软,有的企业却活不下去。无论是全球还是中国,动力电池行业的集中度都很高,排名前十的锂电池企业占据了80%以上的市场份额,而剩下的不足20%的市场由众多企业斗得你死我活。

当前,国内动力电池行业整体变淡,除了主流锂电池企业相对活跃。补贴大幅缩水让新能源汽车高歌猛进的势头戛然而止,这对被喻为新能源汽车“心脏”的动力电池而言无疑是重重一击。3月26日,《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出炉,新政对新能源补贴标准平均退坡约50%。受此影响,5月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仅增长1.8%,而1~3月同比增长109.7%。补贴退坡给主机厂带来的压力,迅速传导到核心零部件动力电池身上。相关研究机构数据显示,5月,我国动力电池装机总量约5.68GWh,同比增长26%,增速明显放缓。今年1~3月,国内电池总出货量同比增长81.67%。

伊维经济研究院研究部总经理吴辉表示,最近锂电池价格与去年同期相比略有下滑,但幅度不大,例如电芯价格目前大约是0.9元/Wh。而此前电芯价格由3元跌到现在的0.9元,仅用了四五年。由此可见,锂电池领域高速增长的周期已结束,利润空间越来越小,甚至降无可降,有些中小型企业退而求其次接消费电子产品的订单来续命。

与此同时,众多车企纷纷加快电动化的步伐,陆续将新订单抛给动力电池供应商的优等生。马太效应凸显,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行业高度集中冰火两重天

动力电池行业洗牌日益加剧,上个月传出国内排名前十的国能电池即将倒闭的消息,国能电池随后发布澄清公告称此系谣言。

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受宏观形势和补贴退坡影响,中国动力电池企业普遍面临资金紧张的压力,有些企业已撑不住。作为昔日锂电池三强的沃特玛,在2018年深陷债务泥潭,濒临破产。此外,身为全球二次电池专业制造企业之一的河南环宇电源,在2018年11月申请破产清算。

2016年,中国动力电池企业数量达155家,到2017年降为约130家。有机构预测,2018年,我国动力电池企业可能只剩下105家。在技术快速迭代、价格不断下探的过程中,一旦技术或资金跟不上市场的发展步伐,企业就有被淘汰出局的危机。

电池配套企业也在减少。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最新的数据显示,今年5月,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共计41家动力电池企业实现装车配套,较4月份减少2家,而较去年同期的61家大幅减少20家。

中关村新型电池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于清教称,他在和国内电池企业接触的过程中,发现目前大多数电池企业所拥有的产能均为中低端产能。

宁德时代(300750.SZ)副董事长黄世霖曾谈到,国内动力电池从2013年~2017年,整体规划产能达到228GWh,而2017年实际只用了37GWh,现阶段动力电池已表现为部分结构性的产能过剩。产能过剩的情况预计会延续到2020年以后,如何优化产能、提升技术水平,成为今后两三年内非常重要的课题。

事实上,近年来,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动力电池市场也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动力电池出货106GWh,同比增长55.2%。动力电池主要集中在中、日、韩。自2015年开始至今,中国超过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出货量国家。2018年,中国动力电池装机总电量约56.98GWh,同比增长56%。

宁德时代继2017年超过松下之后, 2018年以23.4GWh再次位居全球第一,23%的全球市占率,较排名第二的松下高出2个百分点,比排名第三的比亚迪(002594.SZ)以及排名第四的LG化学高出10个百分点和15个百分点。

宁德时代反超手握特斯拉订单的松下,得益于中国新能源汽车加速前进。2018年中国新能源汽车生产约122万辆,同比增长50%。其中,国内装机总电量排名前十动力电池企业合计约47.20GWh,占整体的83%,较去年TOP10企业合计占比上升达9个百分点,市场集中度提升趋势明显。排名第一的宁德时代和排名第二的比亚迪,在国内动力电池装机总电量占比与上年相比分别上升12.23%和4.54%。宁德时代逾七成的产能利用率在业内依旧遥遥领先,而国内有的二线动力电池企业已不足三成。安信证券相关报告显示,中国TOP 10以外的动力电池企业,产能利用率低于10%。

凭着在电池材料、电池系统、电池回收等领域拥有核心技术优势及可持续研发能力,宁德时代除了宇通客车(600066.SH)、北汽新能源、吉利(00175.HK)、上汽集团(600104.SH)、奇瑞、宝马等主要客户之外, 2018年与大众、捷豹路虎和戴姆勒等国际车企达成合作。今年来,宁德时代不断增添新的合作伙伴,在2月宣布将与本田汽车合作开发电动汽车锂离子电池,计划于今年上半年在日本栃木县设立一家工厂,并将在2027年前向本田提供56Gwh的电池。上个月,宁德时代又宣布成为沃尔沃电动车电池全球合作伙伴之一。

比亚迪自2017年被宁德时代夺走国内动力电池头把交椅之后,开始打破自产自销的封闭模式,去年与长安等主机厂建立战略合作,加快抢夺动力电池市场。继在惠州、深圳、西宁等电池建生产基地之后,比亚迪6月2日又在广州增城签署投资协议,投资40亿元建锂电池增城生产基地。

看好中国锂电池技术的快速发展,一直与松下合作的丰田忽然调整步伐,打造更多样化的关键零部件供应链,6月7日宣布与五家电池供应领域结盟,除了日系的松下、东芝和汤浅之外,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也赫然在列。

补贴退坡国产动力电池内忧外患

不过,即使在全球排名第一,宁德时代也并非高枕无忧,前路存在许多不可测的因素,尤其是2020年之后国内新能源汽车补贴或全部取消。

补贴退坡甚至取消在倒逼动力电池价格下探。中金公司研报认为,预期2019年三元锂电平均价格下降15%~20%,铁锂价格下降20%~30%,成本导向的车型将转向铁锂电池,新能源车毛利率逐步趋近于传统燃油车将是大势所趋。锂电议价力进一步集中于龙头也将使得双方的博弈下锂电价格将有序下降。

电池价格下跌是大势所趋。此前,动力电池成本在电动车中占50%~60%;如今,不同车型具体情况不一样,例如一款十多万元的电动乘用车,动力电池成本大约3万元,占比大约为20%~30%。

广汽集团(601238.SH)曾对电动乘用车的市场竞争力进行评估,电动乘用车可替代同级的燃油汽车,要满足的条件之一是电池价格低于0.6元/Wh。不过,从0.9元降低到0.6元甚至更低,这在技术和材料等方面的难度呈几何增加,宁德时代等动力电池商未来会承受一定的压力,优势会有所减弱。

2018年,宁德时代实现营业收入296.11亿元,同比增长48.0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3.87亿元,同比下降12.66%。补贴退坡和电池价格下降,势必将蚕食利润,而应对的方法除了提高技术,还有就是扩大规模。今年第一季,宁德时代实现营业收入99.82亿元,同比增168.9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10.47亿元,同比增长153.35%。宁德时代方面指出,业绩上升的主要原因是国内动力电池市场需求较去年同期相比有所增加,以及该公司加强市场开拓,前期投入拉线产能释放,产销量相应提升。

宁德时代正陆续与多家国内外主机厂成立电池合资合作公司。这虽然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投资风险,但也并非万全之策。

主机厂也在规避风险,逐渐不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丰田一口气结盟五个电池供应商;大众除了与宁德时代牵手,还计划与瑞典电池生产商Northvolt在德国萨尔茨吉特设立电池工厂;吉利在与宁德时代成立合资公司之后,近日宣布将与LG化学成立合资公司。

电池网(微号: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及电池智库(邮件直投)等全媒体平台及资源,每日精选电池产业链主流新闻、信息、数据等内容,每天覆盖国内外近百万用户或读者,咨询热线:400-6197-660,投稿信箱:zlhz@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赵卓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锂电池
动力电池
新能源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