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大众、戴姆勒等外资巨头与吉利汽车、长城汽车等国内车企近年来纷纷选择自建电池工厂,无疑将抢夺专注于电池生产的宁德时代们的市场份额。

车企纷纷上马电池工厂 动力电池龙头企业如何应对?

“现在电池成本占到整车的35%以上,汽车厂不可能不搞自己的电池。”一位曾在车企与电池厂都担任过要职的有关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随着内外车企上马电池项目,以宁德时代为首的国产电池企业还能淡定吗?

“这两年车企自建电池厂的举动,一般都是在与电池供应商合作不太顺利的情况下发生的,这是提高自身话语权的举措,也是电池供应不足时的一种保障。”真锂研究首席分析师墨柯表示。

与此同时,今年2月份,政府部门发布的《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鼓励外资动力电池企业来华投资。再次将松下、LG化学等日韩动力电池公司等一批实力强劲的“群狼”放了进来。

2017年、2018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分别为77.7万辆与125.6万辆,宁德时代分别占当年动力电池装机总电量近30%和40.7%,一直排在国内动力电池企业的首位。

但挑战正在来临,特斯拉、大众、戴姆勒等外资巨头与吉利汽车、长城汽车等国内车企近年来纷纷选择自建电池工厂,无疑将抢夺专注于电池生产的宁德时代们的市场份额。

国内外车企自建电池厂

根据韩国SNEResearch发布的2018年全球EV动力电池出货量数据,2018年全球动力电池出货量为97.0GWh,宁德时代占据21.9%的市场份额,松下占据21.4%的市场份额,比亚迪为12.0%。这三家电池企业的增幅同样显著,绝对值领先其他企业。

Marklines预测数据,到2025年全球新能源车销量将达到1200万辆,到2040年新能源车占全球轻型车市场的比例将达到50%。保守估计,到2025年,全球动力电池需求量将突破800GWh。

“电池原来占到整车成本的50%,然后到40%,今年年底大概占到35%以上,未来两三年预测可能降到25%,这已经是极致成本了。”上述曾在车企与电池厂都担任过要职的有关人士对记者表示,汽车企业怎么会心甘情愿看到这么高比例的成本、这么核心的技术、这么庞大的市场掌握在零部件供应商手里?

今年6月份,大众汽车集团计划投资9亿欧元与瑞典初创电池企业Northvolt联合开展电池研究,该笔资金一部分设立合资企业,一部分用于对Northvolt的股权投资。去年,大众集团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表示,该公司正考虑从2024年或2025年开始批量生产生产固态电池。今年5月份,大众汽车集团宣布自建电池工厂,并选址在德国中部的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另外大众集团高管宣布考虑在德国本土建设更多的电池工厂。

与大众汽车采取相同措施的还有戴姆勒。早在2017年,奔驰即计划与北京汽车进行合作,投资7.4亿美元在北京建造电池厂。根据规划,戴姆勒投入超过10亿欧元,在奔驰乘用车全球生产体系中构建动力电池生产网络,包括在中国、德国和美国等全球多地建厂。其中,位于德国卡门茨的首个动力电池工厂现在已开始量产,并为旗下纯电动、插电式混动等车型生产了超过20万个电芯。

国内车企当中,除了比亚迪早就开始独立生产电池外,吉利与长城在电池领域也是大干快上。吉利汽车在动力电池领域的布局一直在扩大,从2016年起,先后在浙江金华、浙江宁波杭州湾新区、湖北荆州市洪湖新滩经合区三地部署电池工厂;长城汽车去年独立出去的电池企业蜂巢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规划国内产能将达到60GWh,未来全球规划产能100GWh,具备向国内外主流主机厂稳定供货的能力。

针对咄咄逼人的车企自建电池企业的竞争。宁德时代公关负责人朱琳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宁德时代将通过加大研发投入、技术突破,充分发挥市场龙头优势和产业链协同,挖掘潜能降本增效等措施来应对挑战。

上述有关人士表示,未来电池发展方向肯定是固态电池,无论是车企还是宁德时代,都要搞清楚方向。此前大众集团首席执行官也提到未来批量生产固态电池。目前,长城专注于叠片工艺的方形铝壳电芯,而宁德时代主要生产卷绕式工艺的方形电池和圆柱电池。

“宁德这么大的企业、效益那么好,企业高层肯定是有考虑的,用不着替他担心。”上述有关人士表示。

宁德时代绑定28家车企

不惧竞争

相比来自“外行”汽车企业的竞争,“内行”国外电池企业卷土重来对宁德时代的压力就显得迫在眉睫。2015年国家为促进国内的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向购买新能源汽车的用户提供补贴,工信部就此制定了《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而外资动力电池企业未能进入这份名单,这为国产动力电池企业获得了发展机会,在随后的几年,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而宁德时代、比亚迪等国产动力电池巨头就此崛起。

可就在今年上半年,国家政策东风突变。先是电池补贴大幅度退坡,紧接着鼓励外资动力电池企业来华投资。外资巨头闻风而动。松下、LG化学等日韩动力电池公司很快携数百亿元资金回归中国市场。这让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不得不在内部急呼:“不要躲在政策的温床上睡大觉。”

宁德时代如何应对呢?《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宁德时代正在通过与汽车企业合资生产电池的方式构筑一道牢固的防火墙。今年2月份,宁德时代与一汽成立合资公司,此前宁德时代先后与北汽集团、上汽集团、东风集团、广汽集团成立合资公司,加上之前长安汽车间接入股宁德时代。宁德时代已经成功捆绑了国内六大国有汽车集团。

与此同时,宁德时代还与吉利、江铃、福汽集团、华晨宝马、捷豹路虎、大众等国内外汽车企业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粗略统计,目前与宁德时代合资合作的国内外车企多达28家。

除了绑定车企,宁德时代本身技术实力与国外电池企业差距大吗?墨柯表示,宁德时代现在与国外电池巨头们在技术上差距不大,“我觉得不要害怕竞争,我们还可以近距离学习这些企业。”

电池网(微号: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及电池智库(邮件直投)等全媒体平台及资源,每日精选电池产业链主流新闻、信息、数据等内容,每天覆盖国内外近百万用户或读者,咨询热线:400-6197-660,投稿信箱:zlhz@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张倩]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新能源汽车
动力电池
宁德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