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新能源后半生而言,需要根据“一二三四”走好每一步:一条轨迹:认识到相关设施由活力无限步入老态龙钟;两难抉择:面对未来,妥善解决好多种两难问题;三方考问:需要政府、企业和公众强化自身角色意识;四轮驱动:政策机制、技术标准、商业模式和社会责任合力推动。

一条轨迹 两难抉择 三方考问 四轮驱动:论新能源的后半生

风风光光的新能源还在“上半场”,退役设备的“后半生”已悄然来临。

这一天已经越来越近。

当我们讨论这一问题时,我们要讨论什么?这是一个怎样的话题?

超前,还是紧迫?

要商业利益,还是社会责任?

应未雨绸缪,还是随遇而安?

作为全球新能源发展最大的市场,我们更应妥善处理好其后半生。

既要全盘考虑新能源的成本,尤其是退出成本,才能真正让新能源清洁环保、善始善终。

也要将商业利益与社会责任统筹考虑,才能真正将好事做好。

系统考虑,及早规划,谋定后动,都是必选项。

对于新能源后半生而言,需要根据“一二三四”这个号子,走好每一步:

一条轨迹:认识到相关设施由活力无限步入老态龙钟,这是自然规律;

两难抉择:面对未来,妥善解决好多种两难问题;

三方考问:需要政府、企业和公众强化自身角色意识;

四轮驱动:政策机制、技术标准、商业模式和社会责任合力推动。

只有踩准步点,跟上节奏,新能源的后半生才能走得稳、走得正、走得好。

面对即将到来或已经到来的“后半生”,是该行动起来的时候了。

一条轨迹

新能源使用的设备和原料也会变旧、变老。这是一个不以人类意志为转移的自然规律,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

8月1日,我国《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将正式实施。今年年初,《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已经发布。这让本以为离我们很远的新能源后半生进入人们的视野。

这或许是一个过于超前的话题。尚未完全脱离补贴的新能源,竟然要迎来退役后的后半生时光,或许这称得上是另一种“未富先老”。

无论是从自然规律,还是经济社会规律来看,这一天确实越来越近了:

风电按20年计算,到2019年,1989年投运的达坂城风电场风机即将退役。

电动汽车动力电池即使按5~8年计算,从2018年开始,将迎来动力电池“报废潮”。

光伏电池按25年计算,至2020年,退役的光伏电池将显著增加。

即使仍然可以延长,但总有一天会面临退役。

相关的数字则更为惊人:

风电产业,至2016年,每年已有16吉瓦时~18吉瓦时风机质保到期;2017和2018年其增长规模将分别达到27吉瓦时和32吉瓦时,至2020年将有累计约190吉瓦风机质保到期。2022年将产生5.9万吨退役叶片废料。

光伏行业,据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国际能源署光伏系统项目的报告,2014年,废弃的光伏组件还不到电子垃圾的千分之一,到2050年,则会达到7800万吨。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光伏专委会秘书长吕芳称,仅中国废弃的光伏组件将达到2000万吨,是埃菲尔铁塔重量的2000倍。

电动汽车领域,到2020年,我国电动汽车动力电池累计报废量将达到12万吨至20万吨的规模,全球废旧锂电池的数量约为250亿只。

这背后折射了新能源应用规模的快速扩大。无论是风电、光伏还是电动汽车,虽然都起步于19世纪,但都是在进入本世纪后才进入快车道。6月4日发布的《全球可再生能源现状报告2018》(GSR)显示,2017年可再生能源发电占全球发电量净增加值的70%。这是近年来人类历史上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增长最快的一年。

近十年来,中国已成为全球风电、光伏装机量第一的国家,也是新能源汽车应用最大市场。面对能源行业的快速转型,人们似乎没有注意到正在逐渐承担起主要能源角色的新能源,包括风能、太阳能和新能源汽车产品,其设备一旦步入退役期,将会发生什么?退役后的新能源设备应如何处理才能更“清洁”?

新能源前半生,轰轰烈烈、红红火火,全球主要国家纷纷发布鼓励新能源发展政策。

其后半生,门庭冷落、少人问津。截至目前。只有少数国家明确对新能源使用设备回收政策。

在享用大自然馈赠的绿电的同时,是否也应该开始考虑,许多年后,该如何安置这些退役的大块头?

在6月份中国电机工程学会的一次会议上,中国科学院院士王锡凡介绍了技术层面公认的全球绿色能源路线图:到2050年,全世界超过70%的国家,包括英美中等大型经济体,可以完全依靠屋顶光伏和大型太阳能电站、陆上和海上风力发电、海浪潮汐发电以及地热能等能源。

美国斯坦福大学雅克布森教授去年8月在美国“焦耳”杂志刊文表示,遵循该路线效益巨大,且没有成本。

然而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这样的路线图需要很好地解决新能源全生命周期的成本,尤其是退出成本。

两难抉择

当人们为我国新能源实现高速发展自豪的同时,也应当意识到必将遭遇新能源设备大规模退役的境况。

正如那首歌中唱到,“当你老了,走不动了,炉火旁打盹,回忆青春”,步入退役期的新能源设备,恰如一个老年人,面临的命运是:先尽可能转场,继续发挥余热,终将走向彻底资源化利用的拆解,完成自身这一轮的宿命。

在实际进行无害化处理以及资源再利用的过程中,会遇到较多的两难问题。

一是规模问题。在目前规模尚小时,企业会因缺乏经济性而动力不足。未来随着成本的降低,或将面临缺乏经济性的尴尬。

以动力电池为例,目前从事动力电池回收梯次利用的企业大多是环保公司,无法完全依靠电池回收一项业务生存。而随着未来电池成本降到1元/瓦时,市场完全可能购买新型电池,而不是选择梯次利用的电池。

电池网(微号: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及电池智库(邮件直投)等全媒体平台及资源,每日精选电池产业链主流新闻、信息、数据等内容,每天覆盖国内外近百万用户或读者,咨询热线:400-6197-660,投稿信箱:zlhz@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张倩]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动力电池
新能源车
电池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