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在中国企业家中,鲁冠球的“造车梦”是最漫长的48年。与国内所有民营造车企业不同,鲁冠球的“整车梦”的实现选择了一条踏实而渐进的路径。

著名浙商、浙江万向集团董事局主席兼党委书记鲁冠球于2017年10月25日逝世,享年72岁。

当记者得到消息赶到某医院ICU病房外时,鲁老先生已经离开了医院,医护人员说,他离开的时候还有生命体征。记者试图联系这段时间一直在抢救他的潘医生,值班护士劝道,算了,鲁老先生在最后的时间里并不希望被打扰,入院也是化名。另一位为鲁冠球看病的杭城老中医在接到记者电话时很惋惜,但也不愿意多说,“逝者为大,我们都要尊重他和家属的意愿。”

这两年,鲁冠球的健康状况是浙商圈内晚辈关切的话题,甚至,百度搜索中一度出现了“鲁冠球看病”的词条。这位生于杭州市萧山区宁围镇,浙商群体中的“教父级”人物,他享有的这些关心,是人们对一代民营企业家的敬重、敬畏和爱。

年轻的创业者津津乐道于他是商界“常青树”,想从他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经济大潮的洗礼,始终屹立不倒的蛛丝马迹中寻找成功的秘密;老员工们则喜欢回忆胡润第一次见他的情景,“有两个翻译,一个把他的萧山话翻译成普通话,一个把普通话再翻成英文”,关键点是后面的这句转折,“他上到那个富豪榜上,就没下来过了。”

没下来过,对于一个人,无论是事业还是人生,有点阅历的人都明白,这有多难,更何况,是在商界。

2015年,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马云在闭幕演讲上开场就说,“没有人会在台上(讲演的舞台)站很久,所以要珍惜当下。”

1969年7月,鲁冠球带领6名农民,集资4000元钱,登上创业舞台,那一刻开始,就没再下来。甚至,连中场休息都没有。三年前,身体稍有微恙,但仍在人前表示:万向跟生命一样重要,“退休没有时间表”。

记者随后打电话给浙商总会秘书长郑宇民,他刚刚从鲁家回来,心情沉痛。他说,鲁冠球守望浙江、放眼世界的浙商精神非常值得学习和研究。

一代浙商鲁冠球辞世,我们含泪相送,却不说再见。

离世前圆梦:中国人自己的整车,投产

2017年1月22日,在杭州萧山区举行的万向集团2016年度总结表彰大会上,鲁冠球宣布对万向研究院总经理陈军博士奖励1900万元,以表彰他为推动万向新能源汽车产业发挥所做的贡献。

这是当时公司给个人颁发金额最高大奖,获奖的陈军,最初是在万向集团博士后流动站工作的一名博士,主要参与万向电动汽车项目。大多数人认为,这重奖或许是因为陈军帮助他实现了多年的夙愿。

事实上,在中国企业家中,鲁冠球的“造车梦”是最漫长的48年。与国内所有民营造车企业不同,鲁冠球的“整车梦”的实现选择了一条踏实而渐进的路径。

1969年创业伊始,鲁冠球就说过:“很想做大事,但是实力不够,只能从小事做起。”此后他在多个场合说,这件大事就是造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整车。

对鲁老的离去虽然早有准备,但消息乍听,仍有雷霆万钧之感。多年前采访过鲁冠球的本报记者说。一代浙商中,鲁冠球的地位和影响力,是教父级的。

从田野走向世界的中国农民的儿子——在万向集团官网“创始人”一栏中,用了这样一句话概括鲁冠球。如果可以用一些关键词来勾勒的话,我们想到了这些节点和故事——

【15岁开端的商路】 第一次创业就倾家荡产

1945年,鲁冠球出生在钱塘江边的一个乡村,父亲在上海一家医药厂工作,收入微薄,他和母亲生活在农村,日子过得很艰难。15岁时,读初中的他被迫辍学,到萧山县铁业社当打铁学徒。

3年后,鲁冠球因人员精简而被辞退。不想当农民的他回乡后,想尽一切办法要跳跃龙门。利用3年铁匠生活中对机械农具的兴趣和钻研,他筹集了3000元办了个米面加工厂,让乡民们不必再走七八里地到镇上磨米面。

那个年代不允许私办工厂,虽然他的米面加工厂没有挂牌,但后来还是被发现了。工厂要用电,这边刚接上,那边就被人掐掉。六年中加工厂换了七个地方,东躲西藏,但最终仍没有摆脱被取缔的命运。

被查处的时候,他把所有的家底——1150块钱盘点好后,连同账本、印章全部交给大队。为了还清欠款,还把祖父遗留下的三间旧房都卖掉。

第一次创业就让自己倾家荡产,父母的血汗钱也化为乌有,鲁冠球成了别人眼中的“败家子”,但不服输的他一直等待机会的再次出现。

【24岁东山再起】 “奋斗10年添个零”

1969年,鲁冠球筹集了4000元同六个农民开始做打铁匠,自办修车铺。尽管当时初出茅庐,但鲁冠球很早就有了一个梦想,那就是“奋斗十年添个零”:最初实现1天赚1万元,十年后变成1天赚10万元,再过十年变成1天赚100万元。

在那个铁桶般的计划经济年代,生产什么,购买什么,销售什么,都由国家下达指标,如果指标之外的物品流通便属“非法”。好在聪明的鲁冠球有过之前创业失败的经历,他吸取经验东钻西闯,找到了一条能够让农机厂活下来的缝隙———为周边公社的农具提供配套生产,比如饲料机上的榔头、打板,拖拉机上的尾轮叉,柴油机上的油嘴,要什么做什么。

之后的10年间,鲁冠球就是靠作坊式生产,生产犁刀、铁耙、万向节、失蜡铸钢等五花八门的产品,艰难地完成了最初的原始积累。

1978年,农机厂已有300号人,年产值300余万元,厂门口更挂上了宁围农机厂、宁围轴承厂、宁围链条厂、宁围失蜡铸钢厂等多块牌子,到这一年的秋天,他将宁围万向节厂改名为萧山万向节厂。这也成为今天万向集团的前身。

其间,除了管理工厂,他还办起了农场、养鳗场、蛇场。总之,只要是他认为能赚钱、做得了的营生,他都想尝试一下。

【大企业家的扩张】冲向更广阔的市场

鲁冠球本人并不把自己定义为浙商,在他的概念中,他是中国一代企业家。确实,无论是事业的版图,还是思维的版图,拥有浙商精神的鲁冠球,心中的领地是整个世界。

中国电池网(微号: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及电池智库(邮件直投)等全媒体平台及资源,每日精选电池产业链主流新闻、信息、数据等内容,每天覆盖国内外近百万用户或读者,咨询热线:400-6197-660,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中国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张倩]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电池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email protected]

万向集团
鲁冠球
整车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