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坪县是中国西南边陲的一个小县。曾长期是国家级贫困县,但这个贫困县却拥有亚洲最大的铅锌矿。过去十来年,围绕这个大矿,引发了资源开发和环境保护、村民健康与经济发展的多重矛盾。如今,附近的村民们还生活在血铅超标的危险环境之中。

亚洲最大铅锌矿全景。图片来源:Greenpeace/Young

  亚洲最大铅锌矿全景。图片来源:Greenpeace/Young

血铅超标的儿童

两个男孩子不停地摆弄着电视的开关,打开又关上,然后又打开,再关上,乐此不疲。旁边的母亲杨焕霞(化名)看着他们,眼神中流露出无奈和悲伤。

6月中旬的这个下午,杨焕霞的两个儿子在不摆弄开关时,也尖叫、打闹,互相追逐着,一刻也不消停。

在中国西南边陲云南省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的麦杆甸自然村,不少儿童都和这两个孩子一样有这种典型的多动症。

最初几年,村子里的大人们没有想到要把孩子们的这种状况与近在咫尺的矿山和冶炼厂联系起来。

杨焕霞说:“2010年时,发现老大晚上经常睡不好觉,就带他去医院检测,结果发现血铅超标。”

医院的检查结果显示,她大儿子的血铅含量226 ug/L(微克每升)。一般来讲,血铅含量在100 ug/L以下属于正常,大于或等于100 ug/L即为血铅中毒。

后来这个白族女人还知道,血铅超标可引起孩子多动、烦躁等症状。

现在她的大儿子已经8岁了,但身高只有一米二。他的脖子很细,脸上没有太多肉,以至于颧骨和眼睛十分突出。这个孩子在2010年检查后吃了一年多的排铅药,此后就断药了。小儿子今年3岁了,但始终没有去医院检测过血铅含量。

在杨焕霞家那间黑漆漆的老屋子里,她说,“哪个不想娃娃好啊,我们也想带孩子检测,但吃饭都成问题了。没有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目前,这个家庭里只有丈夫一个人有工作,每月挣不到两千块钱。

杨焕霞认为,儿子血铅超标与村子旁边的冶炼厂有直接的关系。

金鼎锌业冶炼厂全景图。该冶炼厂毗邻麦杆甸村和香柏村。摄影:谢玉娟

  金鼎锌业冶炼厂全景图。该冶炼厂毗邻麦杆甸村和香柏村。摄影:谢玉娟

从古城丽江到兰坪县需要三个半小时的车程,这个隶属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滇西小县隐藏在横断山脉的群山之中。金顶镇麦杆甸村离县城不远,是一个南北狭长的自然村,属于金凤村(行政村)下属的4个村民小组之一。500多位村民中,白族人占了大多数。

让村民们自豪的是,兰坪地处中国西南边陲怒江、澜沧江、金沙江“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核心区,素有“三江之门”之称。而且,该县铅锌矿储量丰富, 因此兰坪又被称为中国的“中国锌都”。

中国电池网(微号: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及电池智库(邮件直投)等全媒体平台及资源,每日精选电池产业链主流新闻、信息、数据等内容,每天覆盖国内外近百万用户或读者,咨询热线:400-6197-660,投稿信箱:zlhz@itdcw.com。

中国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赵卓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电池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血铅超标
中国锌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