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能源盛宴中的最大赢家,不是北汽新能源、比亚迪这些主机厂,也不是宁德时代、国轩高科这样的上游动力电池企业。拿走中国新能源红利大头的,可能是一家隐匿在瑞士一个不知名小镇上的矿业巨头——嘉能可国际公司(Glencore International AG)。

钴的战争:拿走中国新能源红利大头的或是矿业巨头嘉能可

钴,全球资本市场最炙手可热的投资品,已成为新一轮资源战争中各方争夺的焦点。

——题记

短短三两年时间,新能源汽车产业在全球范围内一跃而起。中国这厢更是风光大好,补贴、政策、市场和资本的多重推动,新能源汽车产销两旺,动辄10倍于市场平均增速地疯长。是个参与者都赚得腰包鼓鼓、盆满钵满,好一派繁花似锦的盛世景象。

特别是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中国本土产销近80万辆新能源车,耗费了将近35GWh的动力电池,以一国之力独占全球半壁江山。

但是,你是否知道,这场新能源盛宴中的最大赢家,不是北汽新能源、比亚迪这些主机厂,也不是宁德时代、国轩高科这样的上游动力电池企业。

拿走中国新能源红利大头的,可能是一家隐匿在瑞士一个不知名小镇上的矿业巨头——嘉能可国际公司(Glencore International AG)。

多年以后,在南部非洲的烈阳之下,面对加丹加矿区堆积如山的铜钴矿石,伊凡·格拉森伯格(Ivan Glasenberg)总会想到2008年的那个圣诞节的下午。

彼时,加丹加矿业公司(Katanga Mining)已是奄奄一息,这家全球最大的钴业开采商已在破产线上挣扎了有些时日。当时,急得像热锅上蚂蚁的高管们也许绝对想不到,十年之后,非洲人民的好兄弟中国会为加丹加公司带来难以置信的财富,可是他们已经等不到那一天了。

一场金融危机席卷全球,摧枯拉朽。过去半年,国际铜价跌去70%,加丹加市值蒸发掉97%。公司最重要的资产,刚果(金)加丹加省的这座全球最大铜钴矿山的运转一天都不能停,可账上资金已是见底。

加丹加本想筹措资金自救,可银行向来都是雨天收伞晴天借伞,何况连美林和雷曼兄弟都挂掉了的银行业自身都难保,谁愿意去救一家行将破产的矿业公司?更别提刚果(金)刚刚经历过一场造成500万人死亡的大内战,谁有这魄力去一个政局如此动荡的国家投资?

就在此刻,千里之外的瑞士小镇巴尔(Baar)的一幢白色大楼里,嘉能可CEO伊凡和董事们正在温暖的木制会议室里进行着最后的举手表决。最终他们决定,5亿美元用出资来“拯救”这家行将就木的加丹加公司,条件是后者74%的股权。

这要在一年前,加丹加对5亿美元顶多“呵呵”,但如今沦落到这般境地也只能接受这笔卖身求生的救命钱。

嘉能可得了个大便宜。随着全球经济日渐回暖,3年之后加丹加的市值达到32亿美元。3年赚了19个亿,算下来年均投资回报率不到60%,跟投钱宝差不多。今天,在铜价持续低迷拖累业绩的大环境下,加丹加市值依旧保持在接近40亿美元的水平线上。

2017年2月,嘉能可又收了加丹加余下的10.25%股份,从荷兰的弗勒莱特(Fleurette)集团手里拿下了另一个世界级铜钴矿山穆坦达(Mutanda)的最终控制权,从此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钴矿开采商。

今天,全球最富有的几大钴矿有一半在嘉能可手里,包括刚果(金)的加丹加(86.33%股份)、穆坦达(100%股份),赞比亚的莫帕尼(Mopani)(73.1%股份),以及加拿大的INO(Sudbury萨德伯里、Raglan拉格伦、Nikkelverk尼克尔维克)和澳洲的Murrin Murrin(莫林莫林)(60%股份),探明总储量达到206.07万吨。

这是什么概念?截止到2017年,全球陆地钴矿储量约为700 万吨,206.07万吨意味着嘉能可控制着全球钴矿市场近30%的份额。在国际金属交易市场上,30%的份额,意味着统治级的定价权。

钴是动力电池正极材料中不能或缺的元素,掌握了钴,就掌握了全球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命门。

2017年10月的某天,一年一度的《胡润百富榜》发布。在这份榜单中,人们惊奇地发现期货界大佬葛卫东以150亿的身价再次上榜,排名还往上晋升了25名。之所以惊奇是因为,近两年来葛卫东炒期货连遭滑铁卢,名下投资公司经营业绩堪称惨不忍赌,在如此惨烈的业绩打击之下,其财富不但没降反大涨30亿。

很快,葛卫东资产逆势上涨的秘密被扒出:传言最迟在2017年3月,其借力某海外基金,在国际市场上囤积了超过6000吨的钴矿石。

葛卫东身价大涨30亿,得力于如火箭般价格蹿升的钴。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在低位持续震荡七、八年之久之后,国际钴价开始发力,突然像打了鸡血似的暴涨。到2017年3月,上涨幅度就已经超过了125% ,再到胡润榜发布的10月,又涨了100%!

中国的A股上市公司近3500家,净资产收益率稳定达到20%的不足百家,30%的更是凤毛麟角。——所以投资圈有句话:年收益能超过50%的生意,恐怕除了贩毒,就只有走私军火了。

一个玩资本的,不混二级市场,却搞起了实体矿。资本家玩钴,谁也挡不住。

实际上,在这场钴矿资源的争夺战争中,葛卫东也算不得什么大角色。

2017年12月8日夜,加拿大多伦多市国王西街4号的一栋大楼里灯火通明,楼里一家叫做Cobalt 27的公司正在开香槟庆祝。前一日,这家小公司刚刚做成了一笔大买卖:在国际市场上一次性购入720吨金属钴,直接导致国际钴价格在第二天暴涨10%。

2017年2月上市,主要业务就是收购在国际市场上买卖钴金属和收购钴矿产权,到年底国际钴价蹿升幅度超过100%,Cobalt 27的股价涨的更快:涨了6倍。

Cobalt 27的崛起是因为有背景:其大股东和钴供货商是来自瑞士的帕拉投资(Pala investment)。和嘉能可一样,都来自瑞士,业界分析,帕拉投资和Cobalt 27,其实就是嘉能可用来在国际市场上进行资本运作和炒作钴价的“白手套”。

前面提到的葛卫东背后的基金公司,也是帕拉投资。

嘉能可,以生产商和交易商的双重身份打通产业链,进而影响大宗商品的定价,并通过金融衍生品套取暴利。左手控制生产来源,右手掌控市场交易,左手倒右手,将国际钴价玩弄于手掌中不亦说乎。

2016年,嘉能可的钴产量2.83万吨,约合6240万磅。国际钴价每磅上1美元,嘉能可就增加6000多万美元的纯利润。——从2016年年初到2018年年初,国际钴价从10美元/磅上涨到40美元/磅。

这些利润,至少有一半来自中国。

2017一年,全球11万吨的钴消费量,中国独占5万吨。而中国的钴消费中,近80%的比例被用来制造电池。

中国电池网(微号: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及电池智库(邮件直投)等全媒体平台及资源,每日精选电池产业链主流新闻、信息、数据等内容,每天覆盖国内外近百万用户或读者,咨询热线:400-6197-660,投稿信箱:zlhz@itdcw.com。

中国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张倩]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电池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钴价
钴矿
嘉能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