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抢钴的消息引爆了近期A股市场上的钴业概念股,但实际上科技巨头注定只能是配角,全球钴业江湖格局实际上是传统西方巨头和中国新产业资本之间的争夺,虽然嘉能可近期祭出了增产这一传统大招,但有观点认为,这只是虚张声势的阳谋,对于钴价并不产生重大影响。

抢钴潮背后:苹果的焦虑 嘉能可的阳谋 中国资本的争夺

苹果抢钴的消息引爆了近期A股市场上的钴业概念股,但实际上科技巨头注定只能是配角,全球钴业江湖格局实际上是传统西方巨头和中国新产业资本之间的争夺,虽然嘉能可近期祭出了增产这一传统大招,但有观点认为,这只是虚张声势的阳谋,对于钴价并不产生重大影响,2018年钴板块将迎来β和α的共振。

苹果缘何焦虑?

据彭博,苹果公司近日正在和矿商谈判,准备达成长期协议,采购数千吨“钴”进行囤积,以保证手机电池的原料供应量。目前苹果公司主要才电池制造商处采购电池,因此价格和供应量很容易受到上游原材料“钴”的影响,导致成本大幅上涨或缺货。

众所周知,苹果公司电子产品的利润很高,是国产手机品牌的数十倍之多,按理来说应该不会在意一块小小电池的价格。

但目前苹果约有13亿台现存设备,如此庞大的基数,再加上苹果丰富的产品线,以及未来更多新产品的发展趋势,钴需求总量将是巨大的数额。

此外,还有个原因就是苹果担心汽车厂商的需求将在未来增加钴矿供应的紧张程度。因为相比电子产品对钴的需求,一块新能源汽车电池所需的钴矿量是手机电池的1000倍以上。

最重要的是,由于金属钴的稀缺性,资源掌握在少数几家矿业巨头手里,加之望不到尽头的涨价趋势,因此苹果的这种焦虑也就不难理解。

市场研究公司GBH Insights首席战略官丹尼尔-艾夫斯(Daniel Ives)日前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考虑到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钴价格大幅上涨。因此如果苹果能直接从开采商手中购买钴材料,那么此举在未来2-3年内将为苹果节省下数千亿美元的支出。对苹果来说,直接从开采商手中购买钴也是合情合理、至关重要的决定。

全球钴业江湖格局

金属钴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战略矿产之一,为三元电池正极材料中的关键原料,主要应用于电池材料和合金制造领域。据公开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金属钴价格上涨约97%。国际市场的涨幅更加明显,据英国金属网Metal Bulletin数据,截至2017年底,低品位钴报价已从年初的14.3-15美元/磅,上涨至35-37美元/磅,全年涨幅约145%。

而进入2018年以来,国际钴价以每周1%的速度稳步上扬,市场机构预期今年钴价将极有可能突破55美元的高位。

在全球700万吨的陆地钴矿储量中,其中刚果(金)一国就占330万吨,折合全球总储量比例48.6%,排在之后的是澳大利亚、古巴、赞比亚、俄罗斯、加拿大等国。

抢钴潮背后:苹果的焦虑 嘉能可的阳谋 中国资本的争夺

由于近年来澳大利亚、俄罗斯和加拿大等国家逐渐制定政策,限制国内钴矿石出口,所以全球钴产品供应就压在了刚果(金)的身上。刚果(金)以一国之力贡献着全球60%以上的钴产量。

而由于历史原因,西方矿业资本巨头通过经济、外交甚至战争等手段,仍旧牢牢把控着这个国家东南部规模最大,品位最高的多个铜钴矿区。

而为了掌握定价话语权,近年来国内企业纷纷切入上游钴矿开采环节——在全球钴储量最大的刚果(金)布局矿业资源,这也引发了嘉能可等国际巨头的反弹。

抢钴潮背后:苹果的焦虑 嘉能可的阳谋 中国资本的争夺

纵观全球钴矿格局,钴业资源的老大无疑仍是大宗商品巨头嘉能可。全球最富有的几大钴矿有一半在嘉能可手里,包括刚果(金)的加丹加(86.33%股份)、穆坦达(100%股份),赞比亚的莫帕尼(Mopani)(73.1%股份),以及加拿大的INO(Sudbury萨德伯里、Raglan拉格伦、Nikkelverk尼克尔维克)和澳洲的Murrin Murrin(莫林莫林)(60%股份),探明总储量达到206.07万吨。

这是什么概念?截止到2017年,全球陆地钴矿储量约为700 万吨,206.07万吨意味着嘉能可控制着全球钴矿市场近30%的份额。在国际金属交易市场上,30%的份额,意味着统治级的定价权。

除了嘉能可之外,哈萨克斯坦国家控股40%的欧亚资源集团(Eurasian Resources Group)有着刚果(金)波士矿业(BossMining) 70%的股权,波士矿业的穆坎多山(Mukondo Mountain)也曾经是世界级的铜钴大矿,不过2011年之后,穆坎多山钴矿资源却日渐枯竭,年产量从1万吨以上迅速下降到2千吨的规模,没落的势头已不能阻止。

意识到危机的欧亚资源,又分别在2010年和2012年收购卡姆罗斯资源(Camrose Recources)公司50.5%和49.5%的股权,卡姆罗斯旗下有包括科卢韦齐尾矿(Kolwezi Tailings)、阿夫里科(Africo)以及柯米德(Comide)等在内的5处刚果(金)中小型铜钴矿,年产能超过6千吨。

而由于新能源车领域的巨大需求,近十年间越来越多的国内冶炼企业动作频频,开始切入上游钴矿开采环节。

2011年8月,金川矿业收购南非麦托雷斯(Metorex)的鲁阿希矿业(Ruashi mining)。

2012年2月,中国五矿成功收购刚果(金) 铁砧矿业(AnvilMining)100%的股份,掌握了肯斯维尔(Kinsevere)(95%)和穆图石Mutoshi(70%)两座铜钴矿。

2015年11月,中国中铁(41.72%)、中国电建(25.28%)、华友钴业(1%)刚果(金)(32%)合资组建的华刚公司开发的868万吨特大铜矿一期投产,华刚铜钴矿钴储量达54万吨,属于世界级特大铜钴矿山。

2016年6月,华友钴业收购刚果国家矿业公司(GECAMINES) PE527铜钴矿区。

2016年5月9日,洛阳钼业就发布公告称用26.5亿美元(约合172亿人民币)价格拿下了自由港手众滕凯方古鲁梅56%的股份。

2017年4月,洛阳钼业又从加拿大伦丁矿业(Lundin Mining)收购了另外24%的股份,合计控股达到80%。

嘉能可的阳谋

通过一系列的并购动作,中国资本强势介入了属于西方矿业巨头的传统垄断领域。也引发了嘉能可为代表的矿业巨头的反弹。

嘉能可去年年底高调宣布计划未来两年使钴产量翻倍,一度令市场看淡钴价。但安信证券认为,这无疑是嘉能可的“阳谋”。

中国电池网(微号: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及电池智库(邮件直投)等全媒体平台及资源,每日精选电池产业链主流新闻、信息、数据等内容,每天覆盖国内外近百万用户或读者,咨询热线:400-6197-660,投稿信箱:zlhz@itdcw.com。

中国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张倩]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电池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苹果
钴矿
嘉能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