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师指出,在中国市场的销量放缓可能迫使雷诺日产这一全球第三大汽车制造商汽车扩大裁员、关闭更多工厂并出售部分资产,从而恢复两者之间长达21年之久的合作关系。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日产汽车2020-2021财年的利润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以及在中国销量下滑影响预计减少35%。这也将使其与雷诺之间的联盟面临更为严重的财务压力。

分析师指出,在中国市场的销量放缓可能迫使雷诺日产这一全球第三大汽车制造商汽车扩大裁员、关闭更多工厂并出售部分资产,从而恢复两者之间长达21年之久的合作关系。

日产汽车新任首席执行官内田诚(Makoto Uchida)已承诺在今年5月份出台更为详细的中期业务重组计划。此前,日产也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10%,达到1.25万人,并在2023年3月31日前完成。此外,该公司还计划对产品线进行精简,涉及英菲尼迪、日产和达特桑三个品牌共60款车型。

雷诺汽车董事长、同时也是日产董事会成员的让·多米尼克·塞纳德(Jean-Dominique Senard)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特殊时期,联盟面临的挑战确实相当严峻”。

他补充说,“(雷诺、日产和三菱)这三家公司必须制定连贯的战略计划,而挑战在于确保从现在到5月期间的保持商谈合作。”“我们将做出艰难的决定,如果不这样做,那么我们就需要承担后果。”

2月初,日产与雷诺、三菱达成了全新框架联盟协议,三者进一步强化其商业模式与组织架构,将利用各自优势为成员公司创造更多价值,形成战略互补,提高各成员公司的竞争力及盈利能力。

具体来看,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将共同创建一种领导-伙伴式的合作模式,借助这一新模式每个成员公司将精力集中于各自优势领域,最终使三家公司均受益。

其中在市场区域方面,三家成员公司确立了在特定区域的标杆公司:联盟在中国市场的标杆公司为日产,在欧洲市场的标杆公司为雷诺,在东南亚市场的标杆公司为三菱。

三家成员公司的中期战略计划将于2020年5月左右同时公布。随着联盟将在剩余两个月内制定出一项为期三年的战略计划,其成功与否将取决于日产和雷诺能否结束自2018年联盟领导人卡洛斯·戈恩被赶下台造成的紧张关系。

据联盟双方内部人士透露,制定三年战略中的一个关键问题是,这两家合作伙伴能否解决围绕如何整合联盟俄罗斯银行的长期争端。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由于过去两年财务业绩下滑,这两家公司一直在争论通过合并财务部门的业绩后,由哪一方来支撑其资产负债表。

由于美国和其它地区的销售大幅下滑,在3月至12月期间,中国市场贡献了日产高达70%的营业利润和30%的汽车销售。

2019财年前三个(3-12月)财季,日产汽车实现营收75073亿 日元,同比下滑12.5%;营业利润543亿日元,相比去年的3137亿日元,同比下滑82.7%,营业利润率为0.7%,低于去年同期的3.7%;净利润为393亿日元,相比去年3167亿日元暴跌87.6%。

2019年1-12月全年,日产汽车全球销量为518万台,同比跌8.4%,其中,日本市场增长5.5%,欧洲下滑17.2%,日本下滑7.8%。在最大的市场中国,日产2019年销量达到154万,占全球总销量近三成,微跌1.1%。相比较之下,在第二大市场美国,日产销量下滑9.9%至134万台。

花旗银行警告称,由于新冠疫情造成在中国市场销量的下滑,同时如果在中国的四家工厂两个月内不能完全恢复量产,那么日产汽车在2020-2021财年的净利润将减少35%。日产四家组装厂中的三家位于疫情的中心武汉,自2月来一直关闭。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引发的零部件短缺,已使日产成为首批在日本国内减产的全球汽车制造商之一。这家日本汽车制造商在新冠疫情疫情的中心湖北采购超过800种零部件,以供应全球工厂,从制动软管到空调控制器。

日产已经于2月14日和17日关闭了位于日本西南部九州的部分生产线,并于24日再次停产。2018财年,日产在九州工厂的的产量约为43.4万台,其中约一半面向日本国内市场。

日产汽车在截至去年12月底的三个季度的现金流为负64亿美元。投资者最担心的是,疫情可能会限制日产在不断投资工厂和增大研发资本的环境中所产生现金流的能力。

早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之前,日产汽车就已经在烧钱,因为全球汽车销量大幅下滑,裁员、工厂关闭等沉重的重组成本,以及对未来技术的投资。

不过,日产汽车高级副总裁拉凯什·科查尔(Rakesh Kochhar)坚称,目前“现金流动性不是问题”,因为该集团拥有130亿美元现金,而且可以获得其它融资选择。

然而,在截至去年12月底的过去3个季度,日产汽车的汽车业务出现了6709亿日元(合64亿美元)的负现金流,而其净现金较上年同期下降36%。这导致日产直接取消了年终派息。

全球最大汽车市场中国的增长放缓,可能进一步耗尽日产汽车与东风汽车合资企业提供的额外现金缓冲。东风汽车总部位于中国湖北省武汉市,该市是新冠状病毒疫情的重镇。

对于联盟伙伴雷诺而言,2019年由于日产汽车不断恶化的业绩,其对雷诺业绩的贡献从2018年的15.1亿欧元暴跌至2.42亿欧元,锐减84%。这使得雷诺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1.41亿欧元,为该公司10年来首次出现亏损。

今年2月,国际评级机构穆迪(Moody ‘s Investors Service)将雷诺评级下调至垃圾级,认为“根据雷诺2020年的业绩指引,预计集团营运利润率将进一步下滑,市场环境持续疲软,预计雷诺在中期内无法恢复健康的营运利润率水平。”

雷诺否认其现金状况是个问题,该公司雷诺临时首席执行官克洛蒂尔德·德尔博斯(Clotilde Delbos)表示上月告诉分析师,“我们没有陷入绝境”。

她指出,如果需要,她可以动用近160亿欧元的现金和信贷额度。“我们非常有信心,集团内部没有关于现金可用性的担忧。这足以应对营运资金的流动、需求下滑等等。”

此外,雷诺下调2020年的部分核心目标,营业利润率目标从2019年的4.8%下调至3%-4%,而2018年为6.3%,同时将2019年的股息削减了近70%。该公司计划推进一项规划,在三年内削减至少20亿欧元(约合22亿美元)的结构性成本,将对其在中国的资产进行评估,并考虑关闭工厂以控制成本。

华尔街著名投资银行杰富瑞(Jefferies)分析师菲利普·霍乔斯(Philippe Houchois)表示,雷诺业绩中唯一的“好消息”来自1.53亿欧元的正自由现金流,但这笔钱得到了大量“补贴”,其中约5亿欧元来自该公司的RCI银行。

雷诺和日产在进行重组之际,都需要大量现金。花旗集团分析师吉田有文(Arifumi Yoshida)表示:“结构性改革必须在仍有现金的情况下进行。”

然而,尽管雷诺需要筹集资金,但与雷诺关系密切的高层人士对一些想法不感兴趣,例如近期内出售雷诺在RCI、日产或戴姆勒的股份。雷诺持有戴姆勒3.1%的股份,持有日产43.4%的股份尽管日产汽车计划未来两年在美国推出八款新车型,以恢复其在美国第二大市场的地位,但复苏需要时间。

内田诚上个月表示,重建日产在北美的业务是公司的首要任务。他称,其团队正在“快速”制定新的重组方案,并将“毫无禁忌”地大幅削减关键的北美市场的成本。

电池网(微号: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及电池智库(邮件直投)等全媒体平台及资源,每日精选电池产业链主流新闻、信息、数据等内容,每天覆盖国内外近百万用户或读者,咨询热线:400-6197-660,投稿信箱:zlhz@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张倩]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雷诺
日产汽车
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