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伴随动力电池价格下滑,宁德时代需要不断扩大规模才能确保利润和市场地位。

成本上升收益下滑两头挤压 宁德时代如何对战海外对手

2018年4月4日,中国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的“独角兽”——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宁德时代”)成功过会。成为继富士康(36天)和药明康德(50天)之后,A股市场第三家通过IPO快速通道过会的企业。

就在一个月前的3月5日,宁德时代披露的2017年业绩显示,其扣非净利润为24.7亿元,较上年已经下降了16%左右。而公开数据显示,2015~2017年,宁德时代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8.64%、43.70%和36.29%,2017年毛利率与前两年相比已经出现下滑。

这样的情况并不是空穴来风,有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伴随动力电池价格下滑,宁德时代需要不断扩大规模才能确保利润和市场地位。

动力电池产销优势

宁德时代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为动力电池系统提供商,主要从事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储能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此次IPO,宁德时代拟于创业板公开发行A股不超过2.17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数的比例不低于10%,拟募集资金131.2亿元。

宁德时代起初为苹果、三星等手机品牌生产电池起家,后来转型做电动汽车、储能锂离子电池体系的研产生产。将ATL的汽车动力电池部门剥离出来,在福建宁德成立宁德时代。

据宁德时代的创始人曾毓群介绍,创业之初市场上常见的圆形电池、方形电池等产品是索尼、松下等日企的天下,自动化程度很高,质量整齐划一,中国企业很难与其竞争。

虽然彼时劣势明显,但曾毓群介绍称,宁德时代还是依靠与宝马等国际巨头的合作,积累了大量的动力电池的生产技术和生产经验,并借此获取了一定的利润空间。“在生产制造环节,我们需要执行1000多道工序的控制点,实现质量上的安全性和可靠性,才能做出8年寿命保障的承诺,才能达到华晨宝马的高要求和标准。”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宁德时代产值就已达到140亿元,利润30亿元,居中国同行业第一。宁德时代2014年、2015年及2016年营业收入分别为8.67亿元、57亿元、148.79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314.31%。净利润分别为0.56亿元、9.51亿元、30.89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642.70%。

数据显示,宁德时代之所以能够实现如此超高速的增长,主要还是得益于其动力电池产品销量激增。在2014~2016年,很多锂电池企业都享受到了新能源汽车大发展红利,但是没有一家具有宁德时代的爆发力。

2017年,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方面的市场份额首次超过比亚迪,也成为唯一能比肩三星、松下的全球领先的动力锂电池制造商。真锂研究的数据显示,2017年,宁德时代电动汽车电池装机量位列第一,达近10000MWh,市场占有率达到29.41%;比亚迪位列第二,装机量为5400MWh,市场占有率为16.12%。

成本压力仍需化解

宁德时代招股书披露,募集资金主要用于生产基地的筹建及电池项目的研发等方面。

可见,宁德时代扩大规模的欲望非常明显,而欲望的背后则离不开动力电池价格下滑的大背景。

中国工信部部长苗圩在2018年3月5日经过人民大会堂“部长通道”时就明确指出,中国新能源汽车技术水平显着提升,纯电动汽车技术水平与国际先进水平同步,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已建成规模化充电服务网络。苗圩同时透露,2017年与2012年相比,动力电池单体能量密度提升2倍,而每kWh动力电池售价则下降了70%以上。

兴业证券的调研数据也显示,2017年铁锂电池价格较2016年底降幅在20%左右,三元电池预计降价10%~15%。另一方面,2017年中国国内电池级碳酸锂市场价格最大涨幅达47.54%,由年初的12.5万元/吨涨至16.5万元/吨左右。三元电池另一必备金属钴在2017年于伦敦金属交易所(LME)价格一度涨到了75205美元/吨,全年涨幅超130%,创下2008年以来的新高。这意味着在动力电池价格下降的同时,宁德时代还要承受原材料成本的上升。

兴业证券调研认为,相较有限的压缩原材料成本,电池生产企业通过扩大产能实现规模效应降成本更为切实可行,规模效应包括电芯环节产能利用率与良率提升带来的电芯成本下降。

另一方面,从产业界角度,整车企业各家巨头在提出降低电池成本。特斯拉提出其超级工厂投产将使得电池成本降低35%,从一开始的“成本低于190美元/kWh”直降至“不足125美元/kWh”。大众计划将其电池采购成本由此前的180美元/kWh压缩48%至2020年的93美元/kWh,其中制造与模组成本压缩一半,材料成本压缩40%。

“动力电池价格在下滑,宁德时代要不断扩大规模才能确保利润。”罗兰贝格汽车行业合伙人舒畅对第一财经记者称,未来价格的下滑以及成本的压力都需要宁德时代通过上市募资实现更大规模化生产来化解,特别是面对海外的竞争对手的时候,松下、LG、三星等等,宁德时代也需要保持规模。

在舒畅看来,韩国三星在这方面就比较成功,注重依靠其定价的特别规律和规则,“如果三星上一个新品或者新的产业,按照自己未来规模化生产的定价提前给一个初期定价,如果眼前10万产能的成本是三块钱的,而未来有100万的产能可以做到两块钱的,就提前定价对外卖两块多钱。”舒畅说,按照这样一种方法,就可以在新进入市场的时候,通过根据规模化成本的定价,将竞争对手直接打掉。三星此前在存储器、屏幕、电池等产品上就是依照这个思路赢得市场。

事实上,国际新能源汽车电池生产巨头正纷纷在扩大规模。三星SDI打算把旧款的18650电池产线,改为新款的217000电池产线。据估计,加上中型电池的投资,三星SDI将投入1万亿韩元扩产电池,LG化学则投入1.5万亿韩元进行扩张,计划在2020年前产能提高到70GWh。

松下则将在设有纯电动汽车用锂离子电池生产基地的日本、中国、美国同时增产。松下大连工厂已开始着手建设第二栋厂房,预计到时整体产能翻番。松下与特斯拉合作的大规模工厂二期完工后最大产能可达到目前约1.5倍。

中国电池网(微号: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及电池智库(邮件直投)等全媒体平台及资源,每日精选电池产业链主流新闻、信息、数据等内容,每天覆盖国内外近百万用户或读者,咨询热线:400-6197-660,投稿信箱:zlhz@itdcw.com。

中国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张倩]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电池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动力电池
曾毓群
宁德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