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湖北籍外来工夫妇在江门市一电池厂打工超过15年,今年准备离职返乡时却检出尿镉超标,双方就赔偿问题争议半年僵持不下。昨日,南都记者走访这对外来工夫妇,并采访了涉事公司了解到,目前双方已委托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进行诊断鉴定,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纠纷。

电池厂打工逾15年离职前检出镉超标

一对湖北籍外来工夫妇在江门市一电池厂打工超过15年,今年准备离职返乡时却检出尿镉超标,双方就赔偿问题争议半年僵持不下。昨日,南都记者走访这对外来工夫妇,并采访了涉事公司了解到,目前双方已委托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进行诊断鉴定,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纠纷。

离职前夫妻俩检出镉超标

余叔金和张菊花是来自湖北省麻城市的一对夫妻,丈夫余叔金58岁,妻子张菊花56岁,张菊花说,“我是1996年3月来江门市天王达科技实业有限公司(原江门市天王达电池有限公司)打工,当时厂里才5、6个人。”1998年11月,余叔金也来到天王达公司工作。两人在该公司工作超过了15年,是公司为数不多的老员工代表。

公开资料显示,江门市天王达科技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95年,位于江门市蓬江区杜阮镇,主要经营镍氢电池、镍镉电池等产品,目前有员工数百人。南都记者了解到,镉是生产镍镉电池的必须原料,生产工人无法避免镉接触。镉的烟尘和化合物毒性很大,人体吸入含镉气体可导致呼吸道症状,长期吸入可产生慢性中毒,甚至有可能致癌。

“我进公司做拉浆,把镉粉、五金粉和纯净水混合调浆,做了八九年后,换岗去做刮粉,就是把烘干的拉浆切成小片,刮开一道口子。”张菊花说自己工作中不可避免接触到镉。

余叔金进厂后一直在装配车间工作,主要是压盖和洗电池。虽然岗位不同,但他与妻子都在一个大车间里做工。

“想要公司给我们一个说法”

张菊花提供的体检报告单显示,早在2011年12月16日,她在江门市新会区疾控预防控制中心体检时,就检出尿镉14.38μm ol/m ol;2012年1月5日复查结果是21.0μm ol/m ol,同年2月6日复查是20 .17μm ol/m ol。而根据卫生部发布的《职业性镉中毒诊断标准》,尿镉测定连续两次在5μm ol/m ol肌酐以上,可列为观察对象。

由于身体长期不好,加上年岁已大,2013年底,张菊花提出离职。在离职前公司组织的体检中,即2014年2月7日检出尿镉5.91μm ol/m ol肌酐,仍超标。

在儿子的建议下,今年,余叔金和张菊花一起到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体检,3月20日,张菊花检出尿镉6.87μm ol/m ol肌酐,5月23日结果是11.24μm ol/m ol肌酐;余叔金在5月27日检出12.28μm ol/m ol肌酐。“没想到离职前都检出镉超标,在公司做了这么多年,想要公司给我们一个说法。”余叔金说。

公司与员工准备对簿公堂

在省职业病防治院检测报告出来之前,2014年2月7日,余叔金向公司口头提出辞工意向,要求安排离职体检。余叔金提供的体检表显示,双上肺纤维空洞型肺结核,并左侧胸膜粘连,“公司决定我让休假一个月治病,每个月发给我1130元的基本工资。”

2月20日,张菊花向公司请假陪丈夫一起去江门市肺结核病防治所做检查治疗,她称医生了解完病情后,要求2人立即住院,但因未在公司购买医疗保险,需回湖北老家治疗,希望公司给予一定赔偿。

昨日下午,南都记者来到江门市天王达科技实业有限公司核实情况。该公司行政部经理叶福合回应说,余叔金还是公司员工,现在休病假,但张菊花已于2014年2月与公司解除了劳务关系。“镉超标不等于镉中毒,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职业病诊断办公室已收到了公司提供的材料,接下来会对他们进行检测诊断。”叶福合说。针对余叔金张菊花提出的赔偿问题,叶福合回应,“公司愿意走司法途径解决这些问题。”蓬江区人民法院已于7月30日受理这起劳动争议纠纷案。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涉及资本市场或上市公司内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凡属媒体采访本网或本网协调的专家、企业家等资源的稿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行业更多的信息或观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删除。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肖何]
电池
镉超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