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科力远、吉利、长安、云内动力四方结盟而成的“中国混动联盟”的发展并没有想象的顺利,预期中的困难很快到来。

混合动力

科力远、吉利、长安、云内动力四方结盟而成的“中国混动联盟”的发展并没有想象的顺利,预期中的困难很快到来。

2016年2月,四方在北京宣布增资科力远混合动力技术有限公司(CHS“ChinaHybridSystem”公司),以推动该混合动力系统在国内的发展。因为吉利、长安这两家自主龙头企业罕见的联手,业内将之视为“中国混动联盟”(下称联盟),并评价其“可与日系混动以及比亚迪双模混动相抗衡”。然而一年多时间已过,搭载CHS混动系统的车型却一再推迟上市,甚至面临“难产”的可能。

在联盟中,吉利帝豪HEV是最早搭载CHS混动系统的车型,早在2015年起就曾传闻要上市,但是此后屡屡“跳票”,至今还没有明确的上市时间。“帝豪PHEV今年9月可能要上市,而帝豪HEV还没有确定上市时间。”8月1日,吉利控股集团的一位人士明确地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至于车型上市时间为何屡屡推迟,该人士回应说“不清楚具体情况。”

而在长安汽车方面,甚至还没有开始与CHS系统有关的车型研发。据记者了解,长安目前所推出的混合动力车型逸动蓝动版以及未来将推出的CS75PHEV、CS35PHEV等几款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均未采用CHS混动系统。7月中旬,长安汽车内部的一位混合动力研发专家以“此事较为敏感”为由婉拒了记者的采访。但其仍坦言,“多方合作,本来就很难实现技术融合。”

但在另一方面,中国的混合动力市场正在被外资疯狂占领。一年多以来,以“丰田双擎”、本田“锐·混动”为代表的合资混动车型纷纷推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来自深圳一家新能源汽车企业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在核心技术上,突破没有想象得那么顺利:“吉利主要在解决发动机与电机之间的深度匹配和标定问题,这是CHS这套混动系统未来能否一炮而红的关键。”

但对于联盟内部来说,迟迟未能打入市场,使得成本不断上升,企业负担极大。从科力远发布的公告来看,目前该公司还处于亏损状态,其主要原因之一在于混合动力系统处在投入扩大阶段,尚未取得效益。公告中还显示,其目前在上海基地有1.5万套的产能在投产,另外在广东佛山有年产30万套的基地将于今年年底建成,这些不断扩大的产能将如何消化?

在记者的采访中,有多名专家提到混合动力技术在国内还没有到真正爆发的阶段。科力远董事长钟发平也曾在多个公开场合宣扬混动系统的先进性,但事实上截至目前,较之纯电动和插电式混动,混合动力仍没能名列“新能源汽车”之中,价格高昂使得其推广十分艰难。

“我们预计还是在2020年以后(才会大规模发展),因为现在国家对混合动力没有补贴,成本还是偏高。”长安汽车副总裁刘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混动联盟”将以怎样的方式存在?而在未来,他们又是否能跳出国内凡是“联盟”都难逃最终破裂的命运怪圈?

攻不破的技术难点

吉利目前并没有推出帝豪HEV的时间表,而是计划先推出帝豪PHEV。根据吉利方面提供的资料,帝豪PHEV也采用了CHS混合动力系统,其搭载1.5L发动机,由双电机驱动,但是电池组却不是科力远的镍氢电池,而是三元锂电池。“谁也不希望车型推出后出现一堆问题,吉利没有贸然推出是出于对安全性和稳定性的考虑”,一位了解CHS系统的技术专家认为,“但是不用镍氢电池,显示出CHS内部对于系统如何推广产生了分歧。”

作为搭载CHS混合动力系统的第一款车型,帝豪HEV实际上早已展开测试,其在2015年完成了量产前的相关标定工作,并在过去一年中在重庆等地的公共出行领域试运行。根据吉利和科力远在公开场合的表态,帝豪HEV会在2016年内推向市场,不过至今也没有踪影。

“可靠性等问题,这个联盟都能解决,就算效率比丰田的THS系统低一点问题也不大。最根本的是成本,否则这套混动系统早就上市了。吉利两年前在车展上就展出了帝豪的油电混动版本,但就是不敢上市。”一位技术人士分析道。丰田目前在中国推出的产品,基本上实现了混动力版本与燃油汽车版本价差在一万块以内。但对于中国企业来说,这种成本实现,还有很长距离。

首先,抢先成功开发混合动力技术的日本企业,特别是丰田,在充分享受了混合动力车带来丰厚红利的同时,也设置了重重的技术壁垒,阻止其他汽车厂家进入。特别是起步晚、技术能力薄弱的中国车企,在面临如何突破这一技术壁垒上,难言乐观。这直接影响了我国在汽车发展技术路线上的选择,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曾直言,中国车企要避开这一“技术陷阱”。

“日本企业向国际标准化组织申报,把日本的混合动力标准变为国际标准,这也影响了我们。传统混合动力以丰田为代表,已经设计了若干个技术陷阱,我们千万不要碰它。”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上,以“混合动力”为关键词,可以搜到超过三百件丰田的发明专利。丰田就是通过层层专利,使得其他汽车企业一旦采用相似的发明,就必须向丰田交付技术授权费用。

尽管如此,众多中国本土企业仍然在前赴后继地投入真金白银,试图打破垄断。“中国混动联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这套系统并没有特别的创新之处,只是在绕开丰田专利的情况下,实现了与丰田THS系统十分接近的结构和工作模式,同时还有利于规避自己的技术弱项。”一位技术人士表示。

但该技术仍有自己不可避免的缺陷,“他们现有的技术能力只能做到某种程度,他这套系统很复杂,也有一堆弊端,比如发动机是第一个坑(非阿特金森循环发动机),双电机同侧的热管理是第二个坑,发动机不能完全的单独驱动是第三个坑,纯电模式单电机驱动动力弱是第四个坑。”一位汽车工程师向记者指出。

合作难免“同床异梦”

相对于技术问题,几家企业的协调才是最大问题。“我们按照合同交付了系统,但具体的车型上市计划由吉利方面公布。”8月2日,科力远董秘办的一名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对于记者提出的“为什么帝豪PHEV没有采用镍氢电池”问题,该人士并没有作出回应。

实际上,长期以来CHS主要是由吉利和科力远双方在推动,这与CHS成立的背景有关。资料显示,CHS成立于2014年10月,是吉利控股集团与湖南科力远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共同成立的一家合资公司。在两者的合作模式中,吉利拿出自身长期积累的较为成熟的混合动力系统及技术专利,而科力远拿出其为丰田配套的成熟的镍氢动力电池和BMS技术,双方共同合作开发和合资建设CHS深度混合动力总成系统项目。

直到2016年2月,吉利、科力远、长安、云内动力在北京共同宣布将增资入股CHS,“中国混动联盟”才正式诞生。根据当时四方对CHS增资协议,科力远以现金人民币2亿元,长安汽车以技术和现金人民币共2亿元(其中技术出资0.8-1亿元,同时原则上支持与本次出资所涉技术相关技术人员派遣或转籍至CHS公司),云内动力以现金人民币6000万元,三方共计投入人民币4.6亿元增资CHS公司。吉利汽车(含华普)保留本次增资的权利,但增资额不高于2亿元人民币,且具体增资方式和金额在增资扩股协议中明确。此后各方的入股陆续得到兑现。

中国电池网(微号: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及电池智库(邮件直投)等全媒体平台及资源,每日精选电池产业链主流新闻、信息、数据等内容,每天覆盖国内外近百万用户或读者,咨询热线:400-6197-660,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中国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赵卓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电池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email protected]

中国电池网
混动联盟
同床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