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新能源和电池产能集中地,相关企业都不想错过这个“大蛋糕”。人们担心的是:储能投资该由谁来买单?储能的价值如何实现?下一步如何让储能实现市场化?

宁德时代

阳和启蛰,品物皆春。

2019年伊始,面对2018年电化学储能新增装机超吉瓦的数据,在电网企业发布储能发展规划后,业界的热情迅速被点燃,储能市场一派春意,蓬勃发展势头尽显。

大好形势下,业内乐观预计今年新增量将超过1吉瓦,储能电池价格将步入1.5元/瓦,度电成本可能接近0.5元,平价时代似乎正在到来。

势如初春,半湖春水半湖冰。

5月24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输配电定价成本监审办法》明确提出,“抽水蓄能电站、电储能设施、电网所属且已单独核定上网电价的电厂的成本费用不得计入输配电定价成本”。

这似乎表明,在“谁受益、谁付费”的原则下,储能产业已得到相关部门高度重视,未来的发展空间充满想象,尤其是在近年来迅猛增长的电化学储能领域。

从市场来看,全球储能装机容量仍以抽水蓄能为主,虽然电化学储能还不到储能装机总容量的4%,但从2018年累计装机量来看,全球增速126.4%、中国增速464.4%,以及近期超千亿远景过万亿的市场潜力,已经让电池储能迅速蹿升为近期的焦点。

电池储能的价值已经逐渐得到市场认可,也让参与者有了获利的可能。但基于现有政策、机制和技术水平,低于10%的回报率和8年甚至更长的回收周期,让试图进入这一领域的各方踌躇不前。

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新能源和电池产能集中地,相关企业都不想错过这个“大蛋糕”。人们担心的是:储能投资该由谁来买单?储能的价值如何实现?下一步如何让储能实现市场化?

这一切,都要回到起点:储能是谁的?储能在为谁服务?为此,需要在认知层面剖析储能定位,在价值层面厘清实现来源,在操作层面掌握节奏技巧,在战略层面明晰未来动向。

溯历史,储能逐渐成为电力系统标配;看当下,储能正在成为各方获益的乐土;望未来,储能将成创新“蓝海”,成为你的、我的、大家的酷炫产业。

电网的储能

说储能是电网的,貌似有道理。

无论是1882年诞生于瑞士苏黎世的抽水蓄能电站,还是1978年在德国霍恩多夫诞生的第一台压缩空气储能机组,都是因电网需求而生。

“阴阳回薄成雷,申泄为电”,人类认识大自然威力的历史近千年,将电转换为可存储能源的历史,则不过百余年。如今,一个共识逐渐成形:储能之于电力供应,正如冰箱之于食物供应链。

2018年,清华大学电机系教授夏清到美国参加会议,加州ISO的一个判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储能将成为电网资产,让电网连接储能装置,提供基于成本管制新型输电服务,并参与电网辅助服务市场”。

在实践层面,储能设施对于电网的好处有目共睹。比如,辅助动态运行、调频、调压、调峰、备用容量、无功支持、缓解线路阻塞、延缓输配电网升级、取代或延缓新建机组、备用电源、可再生能源平滑输出/削峰填谷、爬坡率控制、用户分时电价管理、容量费用管理、电能质量、紧急备用、需求侧管理等。

在夏清看来,既然承认储能是电网的一个环节,就要考虑储能作为固定成本纳入输配电价,在统一规划储能建设基础上,电网应引导更多的社会资源参与进来,不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输配电价上,应主动参与电力现货市场,通过自由开放市场环境,和传统能源进行PK,更好地发挥储能价值。

去年以来,电化学储能规模的快速增长 ,无疑来自供给和需求两端:在供给端,电池技术提升带来的成本快速下降,电动汽车大发展带来电池产能和退役电池梯次利用数量的增加;在需求侧,新能源大发展和电力市场化交易品种和机制的完善,则为储能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其中,电网的积极推动功不可没,继去年电网侧储能迅猛增加后,今年以来国内两大电网公司纷纷发布文件,为储能产业定调,在投资回报、建设安排方面进行规划。

这是否意味着,为电网而生的储能与电力系统其它环节没有关系?发电、电池或设备企业,甚至是工商业用户、普通家庭,亦或是投资机构,不会通过部署储能设施受益?

当然不会。美国《巴伦周刊》曾以《储能技术将改变美国电力行业,配套可再生能源有望成为摇钱树》为题报道了美国储能行业的前景。文章将电网比作庞大如海洋的系统,分布式电网是水桶,储能可以让水桶很好地融入海洋,在增加电网安全性的同时,也让参与各方获得相当的回报。

将储能界定为电网专用,实则不全面。

6月28日,国家电网有限公司等国内21家单位,联手成立中国综合能源服务产业创新发展联盟,成员包括来自能源电力、互联网、通信、智能家居等领域的产学研单位。在联盟设立的6个专业委员会中,就包括分布式清洁能源与储能专业委员会。这表明,储能作为综合能源服务的重要内容,已得到产业界高度关注。

在联盟成立仪式现场,厦门大学教授林伯强表示,在未来清洁能源系统中,储能将成为核心环节。储能对于电力系统的价值含金量如此之高,如何才能体现?

从专业角度,对电力系统而言,储能提供的则是辅助服务。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经济研究所原所长刘树杰认为,在满足了电池技术成熟和建立现代意义的电力市场前提下,储能电站的收入主要包括高价发电收入、需求侧响应收入、备用等辅助服务收入以及地板价购电等四个来源。

对用户而言,他们需要提供的服务类型是冷、热、光明或者动力等需求。因此,发展储能技术的本质是探寻如何能够提供解决市场痛点的服务,以满足用户需求,最终赢得他们的青睐。美国加州独立系统调度运行商(CAISO)前主任、市场设计工程师刘云仁认为,储能设施是电网侧还是用户侧,和资产无关,只需要根据其提供服务类型来加以判断,当储能设施可以接受调度,能够进行响应,即可视为电网侧储能资产。

大家的储能

说储能是大家的,更是没毛病。

从历史上来看,储能是为了保持电力系统的能量网络时空均衡而生;在全球清洁低碳发展大潮下,新能源装机快速上升,无论是风光电站,还是火电厂,为了增加出力、平滑曲线,有了加装储能系统的需求;随着分布式电源、微网的发展,在电力市场化之后,大工业用户和某些民用电价较高的国家和地区的普通家庭,出于节省支出和套利考虑,也有了发展储能的动力;未来,伴随虚拟电厂技术的成熟,众多中小储能电站也可以提供多种辅助服务,实现价值最大化。如今,储能已成为大家的储能。

浙江南都电源动力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王大为认为,储能服务在电力系统的发、输、配、用各个环节都可以发挥作用,已经成为电力系统安全、优质运行的刚性需求和标配。

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储能的需求和收益实际是遍布在电力系统的各个环节。在刘树杰、刘云仁等专家看来,部署储能系统就是为了保证电力系统的安全稳定运行,属于全系统受益,成本就应该由系统所有成员承担。在经济性之外,储能的价值还有更多的外部性,比如环境收益、社会收益、系统成本,这样的外部收益应该如何体现,也是未来政策优化的方向。在产消者界线日益消弭的当下,储能对于终端用户具有多重价值,如何定位应该有创新的思路。

电池网(微号: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及电池智库(邮件直投)等全媒体平台及资源,每日精选电池产业链主流新闻、信息、数据等内容,每天覆盖国内外近百万用户或读者,咨询热线:400-6197-660,投稿信箱:zlhz@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赵卓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锂电池
中国电池网
储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