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能源车保有量也已破百万辆,但在市场环境、产业生态、行业细分政策与规范、技术走向、商业模式、盈利模式等方面,还存在着很多的不确定性。我国电池、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如何实现良性、持续发展?

1.jpg

锂电“达沃斯”-中国电池11月23日讯(张倩 梁小婧 广东汕头 图文直播)一直以来,锂电池行业都对资本有非常高的敏感度。自2015年下半年以来,新能源锂电行业一直处于“风口之上”,各路资本竞相抢滩市场,跨界并购、投资扩产汹涌,导致低端产能泛滥、市场出现虚假繁荣。而受回款周期延长、原材料价格上涨、补贴退坡、研发投入加大、设备升级改造等综合因素的影响,企业生产成本难降。新能源锂电产业如何利用资本市场做大做强?

另外,在趋势预判上,我国的新能源汽车战略已十分明确,国内新能源车保有量也已破百万辆,但在市场环境、产业生态、行业细分政策与规范、技术走向、商业模式、盈利模式等方面,还存在着很多的不确定性。我国电池、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如何实现良性、持续发展?

11月23日,一年一度的全球电池行业盛会--第5届中国(广东·汕头)锂电新能源产业国际高峰论坛(ABEC 2017,锂电“达沃斯”)在广东汕头隆重开幕,来自全球锂电新能源产业链的矿产资源、正负极材料、隔膜、电解液、设备、检测、电芯制造及组装(PACK)、电池管理系统(BMS)、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储能等700多位重量级贵宾、行业企业家出席。

回款期长 成本难降 电池产业链如何良性发展?

23日下午,青岛蓝科途膜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波、上海杉杉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胡博、广东猛狮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李青海、深圳市时代高科技设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田汉溶、武汉惠强新能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红兵、广东欧格精机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陈鸿奇六位企业家受邀参加由中科星城冠名支持的本届论坛首场头脑风暴环节,共同探讨“回款期长 成本难降 电池产业链如何良性发展”。中国电池网(微号:mybattery)特将讨论内容实录刊发,以飨读者。

真理研究CEO墨柯

真理研究CEO墨柯

墨柯(主持人):各位尊敬的嘉宾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由我主持下面的环节,这个头脑风暴是由中科星城赞助,在这里表示感谢。我们现在处在一个风口,我们也得益于这个风口,我们的事业得到提升的同时,我们的生活也得到了改善,希望大家珍惜这个机会,也希望锂电池产业链发展得越来越健康,越来越好。今天因为是行业内的会,好的话也不用多说了,我们找一找,看看其中有没有什么问题,我们该怎么样把这些问题克服好,让行业更加健康发展。

基于这个考虑,组委会拟了一个话题“回款期长,成本难降,电池产业链如何良性发展”,在这个话题下,我们邀请到以下嘉宾跟大家分享他们的看法。现在有请第一位嘉宾,青岛蓝科途膜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波,第二位是上海杉杉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胡博,第三位是广东猛狮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李青海先生,第四位是深圳市时代高科技设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田汉溶先生,第五位是武汉惠强新能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红兵先生,第六位是广东欧格精机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陈鸿奇先生。

好的,废话不多说,还是让各位专家亮出他们的观点。在这之前我提一个要求,这个回款期长有多长,目前的成本问题大概是怎样的情况,我想请各位老总都要阐述一下。另外产业链中解决这两个问题,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议,这是每个代表都关心的。那从离我最近的杨波杨总开始,请您来说一下。

青岛蓝科途膜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波

青岛蓝科途膜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波

杨波:首先说一下青岛蓝科途膜材料,是刚刚进入材料的一个企业,所以对材料的账期这方面确实不敢多发言。青岛蓝科途是青岛中科华联的控股公司,中科华联本身是做锂电池生产线的,这方面设备上的回款比材料要好一些,差不多3+3。

关于成本方面,我们所做这一块就是湿法隔膜,下午有专家也探讨了干法隔膜,这两种还是成本方面,所以在湿法隔膜上,成本方面我们有几方面的经验,大家可以共同探讨。第一个像孙秘书长说的设备国产化,中科华联能够满足各个隔膜企业的要求。再就是从总的工业路线上来说,在座也有做湿法隔膜的,它的总成本、能源成本和原料成本占比比较大,从能源上希望大家多节约能,不管从基础、回收、分离这些降低成本。还有从原料上,做湿法隔膜的,PE粉得率目前在60%-70%之间,近期我们开的一条4.5米的生产线,从膜头到最后收卷只切一次边,PE粉得率提高了15%,这是从原料上节省成本。

墨柯:那您对于目前的行业,因为前不久有一个事儿大家非常关注,就是动力电池的系统成本,它们做到了0.96,这个消息最高兴的应该是财政部,这意味着补贴有大幅度下调的空间。针对这个空间,肯定电池得往下压,咱们有信心吗?

杨波:从我们这块来讲是有信心的,毕竟大家下午一直在说补贴的事情,补贴没有了以后,只能靠市场化,电池成本降低,电池势必从各个材料降低成本,大家要做好从能源、原料各个方面一个成本降低的准备。

墨柯:假如补贴下降40%,对应的隔膜成本在现在基础上能降40%吗?

杨波:目前降不到40%,但是降到20%还是有可能的。

墨柯:好的,接下来有请胡总。

上海杉杉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胡博

上海杉杉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胡博

胡博:今年对动力电池企业来讲成本压力是非常大的,钴的价格、镍的价格、锰的价格,包括负极材料也大幅度上涨。作为我本人来讲,做负极材料时间比较长,今年是第一次涨价。实际上与整个动力电池发展的要求不太适应,但是我认为未来对负极材料来讲还是有很大的降价空间。有那么几点原因:一是产业准备不够充分,原来规模比较小,工序也比较简单。比如还要进行高温生化,国内大部分材料企业都是委托第三方来做,这样的话自己控制的工序比较少,成本是很难降低的。另外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原材料,包括石墨、焦炭,原来都是在传统行业用得比较多,比如钢铁行业,还有包括耐火材料方面,锂电池负极材料所使用的原材料,原来的量是比较少的。所以市场没有话语权,在买原材料的时候,是随着其它产业的行业影响而受到影响。第三个是规模还不够大,包括上海杉杉科技公司,应该说是国内最早做负极材料的企业,我们存在的问题,工厂可能有几个,但是规模都很小,成本很难降下来。基于2017年存在的负极材料的问题,下一阶段为了在负极材料方面让动力电池用到比较便宜的材料,我们也做了很多工作。一是扩大规模,我们已经宣布今年在包头建设一个年产十万吨负极材料的基地,是一体化的基地。什么是一体化?从原料处理-石墨化-成品,所有都在这个产区完成,减少了运输成本和对其它加工企业的依赖,这样可以降低很多成本。同时也跟国内一些重要的原材料企业建立合资公司,我们投资原材料,原材料的成本不应该很高,但是受到其它行业的影响,今年价格翻了很多倍,所以在这个角度也要占领一定资源,把原材料这一块控制起来,或者说围绕着我们的需求进行制造和生产。根据这些措施,在负极材料的角度、石墨的角度,应该在2020年成本会大幅度降低,希望能够支持我们国家的动力电池产业的发展。

墨柯:咱们的回款,因为这一波的涨价是不是比原来要好?

胡博:主要是原料引起的。

墨柯:差不多也是3+3?明年这一块,您刚才说主要还是通过规模降价,明年负极材料还有没有下降的空间?按照目前的资源状况下。

胡博:2018年,如果说整个锂电池发展速度增长30%左右的话,2018年可能整体供应还是比较紧张的,原因不在原材料,可能在所谓的施工化工序。因为这个产能目前来看是供不上的。当然我们都在扩产,2019年大家都产能过剩,价格都会大幅度降低。

墨柯:您的意思是2019年会大幅度降价,2018年不会。谢谢胡总,接下来请李总说一下观点,做电池的。

广东猛狮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李青海

广东猛狮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李青海

李青海:主持人,大家下午好,很荣幸参加这次论坛,猛狮科技是电池行业的老兵,锂电池行业的新兵,但是我们这几年发展也非常迅速。猛狮科技涉及整个新能源产业链,公司有五个事业部,从铅电池事业部、锂电池事业部、电动汽车事业部到新能源应用事业部。

第二,我想说的是所有发表的意见代表我个人意见,这个不能上纲上线。今天讲几个笑话,说我们的地盘我做主,猛狮科技总部在汕头,我们是做锂电池行业,今天参加论坛的各位嘉宾,台上各位嘉宾,好像就我们一家做电池,所以我已经找到了降价的路数了。首先在材料上,在供应设备上,成本肯定能降低,没有问题。确实我分析过整个新能源产业链,做电池的是最重资产的,利润是最低的。从设备上到材料,我都研究过,所以我们降价的方向非常明确,就在台上其它各位。

墨柯:您说得很实在。

李青海:第三点,我想说这个题目是很沉重,正好我坐中间了好像给我出的。但是这几个问题我是这么看的,回款周期长这是一个竞争的结果,市场经济一定是过剩经济,过剩经济一定存在这样的问题,最后形成寡头经济,大体如此,所以在这个困难期就看谁能挺过去。如果一个客户一百家去追求的时候,这个问题一定会存在,但是这是短暂的。另外说成本难降,我已经讲了降价的办法了,你们看看其它家的利润率有多高,就知道这个事儿能不能降。我们做电池的,不怕材料价格高或者低,最怕不稳定,忽高忽地对我们做工厂的人来说是非常难受的。我也提议,当然我说了不算,我觉得从国家层面或者行业层面,应该建立起钴、铜、镍和锂的战略储备市场,不要形成忽高忽下,这样有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可能很多企业一个决策错了,这个企业就倒闭了,但是日本的行业很少发生这种事情。既然新能源战略是国家战略,我们国家储备制度中有没有考虑这些因素,我不知道但我觉得这个应该考虑,因为这对中国影响了太大一个产业,也影响了太大一批人或者一个行业,也不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

另外我们要摆正心态,我做电池做了二十多年,为什么总是说成本难降、收款周期长,锂电池产业链怎么协调发展?其实大体上一个好的行业,产业链各个环节的利润率应该差不多,如果利润率差得很多,今天做隔膜的说要做到80亿平方米的隔膜,为什么这样?因为你的利润高,所以大家就要把你打下来,不打下来就没有办法,说实话一定会是这样的。还有一个平常心态,以前做电池可能是卖给3C行业,晚个三十天、六十天,这算长的。现在是卖给汽车行业,我清楚地知道汽车厂的游戏规则,我们要平常心态,你认为六个月回款周期长,他们认为不会长,所以进入哪个行业要遵守哪个行业的规则,这个心态要摆正。抱怨解决不了问题,担心也解决不了问题,摆正心态,既然进入这个行业,既然跨入这个家的门,就按照这个家的规则办。另外汽车行业比任何一个电池厂大的多得多,如果我们不摆正心态,这也是很难的。

墨柯:还是积极面对。

李青海:对。我想我们是搞制造的,专心搞制造,只有做出质量和成本有竞争力的产品,才能解决后面这些问题。所以我还是很欣赏富士康的,做制造的就专心做制造,靠质量、靠成本取得竞争力。我就讲这些。

墨柯:好的,谢谢李总的精彩分享。时间紧张,接下来请时代高科的田总讲讲您的观点。

深圳市时代高科技设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田汉溶

深圳市时代高科技设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田汉溶

田汉溶:我非常欣赏今天一个主题就是“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电池产业链该怎样去做,怎样发展,这一块我想发展到了今天,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就是“美美与共”这个词,如果把它翻译过来就是“合作共赢”,就是我们产业链上下游合作共赢。这方面对我们而言,我深刻体会到产业链上下游合作是多么重要,日本、韩国、德国它们的行业协会,它们的上下游企业之间的合作非常紧密,所以我在我们公司也践行,一个是跟上下游的企业,包括其它行业的投资人,都有很好的合作。另外我对企业的定位,就是找好的合作者,也就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客户也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所以我们在回款上,一般都是比较好的。像李总裁代表的猛狮集团,也是我们最重要的客户,谢谢你们。在这方面,回款账期还是比较长的,这是行业的普遍现象,但这个是容易克服的。一个是通过自身消化,一个还可以通过金融手段来调整,比如现在有很多租赁,很多通过你的资产置换,这都是一些举措。

成本难降,这也是事实,在我们公司食堂里有一个条幅永远不会摘下来,叫做“市场竞争,让我们必须大幅度降低成本”。这是长期的一个工作,而这里面的方法很多,最主要的还是在规模化上。一定要坚持技术投入,长期的技术投入,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在成本上跟大家的合作上有竞争力。如果说靠其它的材料跟我们的供应商,这方面还是有限度的,降个10%、15%也是比较大的警戒线了,只有考虑规模化生产,把效益提升,才有可能满足李总说的要求。

最主要的,产业链的上下游形成合作共赢,才有可能形成长久和持续的良性循环。谢谢大家。

中国电池网(微号: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及电池智库(邮件直投)等全媒体平台及资源,每日精选电池产业链主流新闻、信息、数据等内容,每天覆盖国内外近百万用户或读者,咨询热线:400-6197-660,投稿信箱:zlhz@itdcw.com。

中国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陈语]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电池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锂电池
动力电池
新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