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年初的供应商拉横幅催款,到魏银仓卸任董事长,再到后来出现了“订单下降、多地停工、员工出走”等传闻,近日又曝出了银隆已在2018年1月17日终止IPO辅导,银隆似乎进入成立以来的最困难时期。银隆发生了什么?银隆正在经历什么?银隆未来又将走向何方?

停工、欠薪、IPO失败......银隆新能源如何解困?

如果按照企业网站上所写的,“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隆”)成立于2008年”,那么毫无疑问,它在10岁这一年迎来了转折。从年初的供应商拉横幅催款,到魏银仓卸任董事长,再到后来出现了“订单下降、多地停工、员工出走”等传闻,近日又曝出了银隆已在2018年1月17日终止IPO辅导,银隆似乎进入成立以来的最困难时期。银隆发生了什么?银隆正在经历什么?银隆未来又将走向何方?带着这样的问题,《中国汽车报》记者日前走访了银隆位于天津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园,虽然工厂并未停工,但无论是员工,还是合作供应商,都一致地表露出对企业发展前景的担忧和疑虑。“汽车制造业是一个技术、劳动力和资金密集型的行业,加上客车行业本身市场规模和容量都较为有限,我对银隆的发展前景抱持观望态度。”国泰君安汽车行业分析师张欣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一边是不满的员工 一边是焦虑的供应商

“估计要‘黄’了。”几乎所有被问及银隆新能源天津产业园现状如何的员工和供应商,第一句话都如出一辙。

在位于天津市静海区子牙镇吴庄子重庆道北300米的银隆新能源(天津)产业园内,不时传来机器的轰鸣声,但车间的大门紧闭,工厂的烟囱安静地矗立着。当询问附近进行市政绿化建设的工人时,对方表示很少看到有成品运出工厂。那工厂还在开工吗?员工的回答是肯定的;但当被问及是否加班时,对方脸上的笑容似乎写满了不可思议:“准点就下班,周末两天休息。活儿都没有,需要加什么班?”

拖欠工资和工资低是被采访者反映最多的问题。“好几个月都没有准点发工资了,我的工伤医疗费用,也一直拖欠着,迟迟不给报销。”在天津产业园工作的吴林(化名)告诉记者,大专毕业的一线工人月薪为3200元,而在当地同等规模的工厂里,月薪能比银隆高1000元左右。工厂走了不少老员工,却鲜少有新员工加入。有职业院校的准毕业生前来银隆实习,但不少学生一拿到毕业证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工厂。

或许,从全国范围看,天津产业园的现状还属于中上水平。据悉,银隆位于河北的武安工厂大面积减产,工厂员工数量已经从高峰期的2000多降至目前的500多;今年5月,银隆投资150亿元在洛阳高新区打造新能源产业园项目,目前仍是一片荒芜,尚无开工迹象;在珠海本部,新能源汽车生产还在继续,电池业务一个多月时间内基本停滞……

在风雨中显得略有些“飘摇”的银隆,一边是不满的员工,而另一边,则是最初从害怕不能进入供应体系到现在担忧无法拿到货款的供应商。2018年1月,银隆的供应商之一珠海思齐,就组织员工堵在银隆门口,集体拉起横幅讨债。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不完全统计,银隆仅涉及买卖合同纠纷的案件就达到7起。最新的一份裁定书显示,广州天赐高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成都银隆165.33万元被冻结一年,自2018年4月3日开始执行。

停工、欠薪、IPO失败......银隆新能源如何解困?

从地方小企业到行业“独角兽”

谈到银隆,就不得不提到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但在6月25日举行的格力年度股东大会上,董明珠只字未提银隆,无怪乎很多人都说,董明珠自2017年底,就已很少主动公开为银隆站台了。

时间回放至2016年3月6日,格力电器发布了《关于收购珠海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简称“珠海银隆”)的公告》,同年8月19日,格力电器公告收购方案,宣布拟以130亿元的价格发行股份收购珠海银隆100%股权,欲将珠海银隆纳为全资子公司。虽然最终收购未能成行,但董明珠此后的力挺,甚至不惜以个人投资者的身份携手大连万达集团、京东和中集集团进行增资,帮助银隆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小企业成为名噪一时的明星企业。2018年3月,在科技部公布的《2017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及独角兽企业榜单上,银隆赫然位列其中,与宁德时代、威马汽车和蔚来汽车等8家企业一道,成为独角兽企业的一员。

董明珠曾用“埋在沙里的金子”来形容银隆:“银隆电池技术的市场前景无限大,尤其做储能设备,替代柴油机备电,可以充分利用谷电降低成本。低压运行给家里所有电器带来稳定性,如果中国所有的房屋都用上新的电能储备,再加上光伏,那是个万亿级的市场。”

作为格力紧密的战略合作伙伴,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也为银隆背书:“银隆有两个核心,一个是电动汽车,一个是储能。如果把技术商业化,这个公司市值会翻倍。”基于对董明珠的信任,万达集团近30年来第一次投资了制造业,投资金额为5亿元。

同一时期入局的还有京东集团。在2016年中国制造高峰论坛上,京东集团表示,将与银隆进行多维度合作尝试,利用银隆领先的钛酸锂技术,协同研发更安全、稳定、耐用的物流专用车辆。相较于万达,京东集团的加盟显然并不仅仅满足于资金的投入,还成为了银隆新能源汽车产品的大客户。今年年初,刘强东一口气把进出北京的所有京东自营货车全部换成了电动物流车,并声称将在两年内把全国所有自营车辆全部换为新能源汽车。

不过,在今年全国两会的小组会议上,刘强东吐了些“苦水”:“目前,京东所用的新能源物流车使用时效大幅减少,加上换车投入,新能源物流车的使用成本并不比传统燃油汽车低。”由此还提出了相关政府部门能否给支持新能源汽车的物流企业提供一些补贴,至少免费安装上充电桩的建议。

有意思的是,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在《中国汽车报》记者向董明珠询问银隆的相关情况时,她却选择了沉默。

时值银隆欠款风波发酵期间。

技术不是问题 企业急需改革

两年前,董明珠曾在面对《中国汽车报》追问个人投资银隆金额时,掷地有声地回答:“所有,我所有的资产!”

曾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一定要造车”的董明珠认为,银隆的电池技术在全球是领先的,使用寿命可长达30年,6分钟充满电,在高温60℃、低温-50℃的范围内均可保持正常运行。在她看来,银隆拥有核心技术,虽然能量密度低,但是“通过技术不断升级,这个问题可以得到解决,最终,技术不是问题”。

确实,正如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行业专家所说,走“钛酸锂”技术路线的企业并不只银隆一家,虽然在成本与能量密度上落后,但经过材料改进与发展软包技术等方式,钛酸锂的能量密度仍然有成长空间。据悉,四川兴能的单体电芯的能量密度已经达到200Wh/kg,而与银隆定位相近的微宏动力,也在去年拿到了中信证券领投的近30亿元注资。相较之下,在银隆的官网上,能量密度最高的软包钛电池成组能量密度只有83Wh/kg。

造成“技术升级”之路不好走的原因其实并不在于董明珠,而在于银隆技术研发力量极为薄弱。据了解,在收购奥钛后,魏银仓就将其搬回国内,在损失了大量国外研发人员后,奥钛的厂址设在了魏银仓的家乡河北武安,这一选址很难吸引北上广优秀的研发人才加盟。

不过,相对前景尚且光明的电池技术,银隆的整车集成技术更让人担忧。在天津产业园的员工口中,对银隆新能源汽车产品的评价是“技术含量不高”,甚至开玩笑地称:“哪里不行,拿着榔头上去敲一敲、砸一砸,就合格了。”

电池网(微号: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及电池智库(邮件直投)等全媒体平台及资源,每日精选电池产业链主流新闻、信息、数据等内容,每天覆盖国内外近百万用户或读者,咨询热线:400-6197-660,投稿信箱:zlhz@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赵卓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新能源汽车
中国电池网
银隆新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