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SEC的处罚应该算是当头一棒,如果这一棒能叫醒梦中人,那无论是马斯克的2000万美元还是特斯拉的2000万美元,都不算枉交学费。对于特斯拉的来说,如果CEO还是不能管住自己的行为,不能把对业务的自律移植到社交网络当中,那适当削弱马斯克个人行为与品牌的关联度就不得不提上日程了。

马斯克为一条推特付出了2000万美元和特斯拉董事长的头衔,所幸CEO的职务得以保留。这位头顶明星光环的企业家,在享受着粉丝带来的推崇和效益同时,也被粉丝簇拥着滑向“失智”的边缘……

马斯克

从优秀到“封神”

马斯克时常与特斯拉画上等号,他对特斯拉的意义不亚于乔布斯之于苹果。

马斯克

早在1995年,马斯克开始第一次创业,与自己的弟弟一起创办了一个网站叫Zip2。4年后,马斯克该公司,获利2200万美金。这笔钱成了他二次创业的启动资金,这一次他创办了X.com,而之后在这家网站为马斯克赢得了1.65亿美元的股份。

直到此刻,马斯克还只能算是优秀的创业者。转折点是马斯克将人类送上太空、征服火星,为此他成立了SpaceX,并开始研发制造运输工具——火箭。“封神”之路就此开启,马斯克开始致力于打破人类社会常规认知。差不多同一时期,马斯克开始参与特斯拉以及Solar City的运营。

马斯克

同时执掌三家公司,马斯克展现出常人难以企及的自律。在他创立第一家公司Zip2的时候,每周工作时间超过100个小时。这种勤奋随着他事业的壮大而愈加严格。在SpaceX的工作推进当中,当有人认为他提出的目标不可能实现,他会接手相关的工作,并最终完成这些“不可能的任务”。

马斯克

尽管创业历程充满传奇色彩,但实际上马斯克一路走来也不全然是幸运。“猎鹰1号”连续三次在进入轨道前爆炸,而这三次失败造成了巨大的资金压力。汽车制造领域也曾因为定价提高引发不满,但由于前期对造成成本预估不足,提价之后的特斯拉仍然是赔本赚吆喝。马斯克一度在媒体面前落泪,但这种种困难最终都得到了解决。这也让马斯克的天赋与才能逐步获得了世人的认可。

外国专栏作家在提到这一点时认为:“(人们)畏惧马斯克、崇拜马斯克,甚至愿意为马斯克献出生命,而他们中当很多人三者兼备……”这样的说法也许存在着夸张的成分,但有一点毫无疑问,马斯克不乏拥趸。

当他透露自己为产能问题睡在工厂,立刻有粉丝众筹为他购买新沙发;马斯克公布SpaceX的BFR计划,日本首富就心甘情愿地为自己和同伴支付高额费用、承担未知的风险……马斯克享受的是企业家群体中少见的拥戴。在这一点上,他甚至可以媲美很多娱乐明星。不难想象,那些积极将个人形象与品牌形象捆绑、甚至“为自己代言”的高管会是何等羡慕?

粉丝们的追捧,这种追捧不仅是精神上的支持,而是已经转化成了经济效益。华尔街估计,马斯克对于特斯拉的价值应该在80亿美元以上,而今天特斯拉的市值刚刚超过530亿美元。

在SEC和解方案中,马斯克CEO的职位得以保留也与这种惊人的影响力不无关系。“在解决不当行为等问题的时候,我们首要考虑的是普通投资者的利益。我们力图尽可能地满足他们的利益,同时确保不当行为得到补救和制止。” SEC主席杰伊-克莱顿(Jay Clayton)在谈论和解协议时说。同样地,SEC执法部门的联合主管史蒂文-佩金(Steven Peikin)称,此次和解“旨在进一步防止扰乱市场以及损害特斯拉股东的利益。”

盔甲也是软肋

成也萧何败萧何,粉丝们的追捧为马斯克打下了“金身”,却也制造了钢铁侠的盲区。

妄言私有化不是马斯克首次口不择言。今年一季度电话会议上,他粗暴打断了分析师的提问;7月又在twitter上辱骂在泰国少年足球队被困救援行动中的骨干、一位洞穴专家。两次失言之后,马斯克都道歉了。

这些荒诞又缺乏逻辑的行为如果只是一个普通人,造成的负面影响可能有限;但作为特斯拉的董事长、CEO甚至是精神象征,马斯克的行为至少是对自身和品牌关注的滥用。

马斯克

可能是前两次“乱来”造成的股价波动并没有让马斯克感到不安。8月7日,马斯克在个人推特上又撂下了狠话,称正在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甚至还提出了退市的股价420美金。这一次投资者们彻底坐不住了,三天后就开始起诉马斯克,认为其通过散布私有化消息蓄意抬高特斯拉股价,违反了联邦证券法,通过误导性言论做局压榨卖空者。

马斯克在社交网络上的“胡言乱语”让人联想到另一位“推特狂人”——现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不知读者是否还记得,特朗普当选总统的第二个月,如何炮轰了三家企业?先是抨击波音公司卖的新空军一号太贵,计划取消订单,导致让波音市值蒸发10亿美元;又批评军火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的F-35战斗机采购合约金额“失控”,造成该公司市值暴跌40亿美元,还连带着让其他航天与国防类股股价下挫;第三轮则是连发多条,怒斥《名利场》是本没人看的杂志,杂志迟早要完,而主编格雷登·卡特根本没有当编辑的天赋。

与特朗普总统相比,马斯克火力有限。但不要忘了,总统与董事长毕竟身份有别。美国历史上45任总统,除了在水门事件后辞职的尼克松,总统弹劾程序只启动过两次,即约翰逊案、和克林顿案。美国宪法规定,总统弹劾案由参议院审理,同时由联邦最高法院首席法官担任主席。其流程之繁琐无需赘言。

同样是“喷”,马斯克没有资格和照着特朗普的水准开喷。这一次SEC的处罚应该算是当头一棒,如果这一棒能叫醒梦中人,那无论是马斯克的2000万美元还是特斯拉的2000万美元,都不算枉交学费。对于特斯拉的来说,如果CEO还是不能管住自己的行为,不能把对业务的自律移植到社交网络当中,那适当削弱马斯克个人行为与品牌的关联度就不得不提上日程了。

在马斯克告别董事长职务前夕,特斯拉产能创下新高。本季度特斯拉共生产约8万辆汽车,接近2018年上半年产量总和。马斯克本人表示,季度总产能中包含约有5.339万台Model 3车型,相比上一季度的2.8578万增长了187%。

爬出产能地狱的特斯拉像极了电影《复仇者联盟3》当中日渐成熟的蜘蛛侠。然而,在电影中,钢铁侠眼睁睁看着自己一手栽培的“小蜘蛛”灰飞烟灭。希望马斯克谨言慎行,不要让口舌之快成了灭霸的响指。

电池网(微号: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及电池智库(邮件直投)等全媒体平台及资源,每日精选电池产业链主流新闻、信息、数据等内容,每天覆盖国内外近百万用户或读者,咨询热线:400-6197-660,投稿信箱:zlhz@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陈语]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特斯拉
马斯克
Model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