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巨头并不是唯一进军这个领域的公司。美国联合包裹服务公司(UPS)、共和服务公司(Republic Services)以及安海斯-布希公司(Anheuser-Busch)都做出了引人注目的承诺,宣布将大量购买各种配置的零排放汽车。

 10月8日,多年来,汽车行业高管们始终面临着这样一个难题,即电动汽车领域是应该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通常情况下,消费者发现电动汽车价格昂贵、外形丑陋、品种繁多或难以获得。反过来,由于人们缺乏兴趣,汽车公司也不愿意向电动汽车领域投资,进而导致可供人们选择的车型很少。因此,耗油量大的SUV和皮卡仍以低成本汽油为动力,并继续主导着美国汽车市场。

但是,美国企业在2020年无法停止谈论电动汽车。制造商们正在推出各种深受欢迎的电池驱动车型,而电动汽车初创公司也在排队等待上市。上周,沃尔沃集团推出了电动Mack垃圾车,福特汽车公司生产F-150电动皮卡的工厂也破土动工。随后,通用汽车公司推出了电池驱动的电动悍马(Hummer)。

我们可以把这种炒作直接归功于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他很擅长炒制新闻,并且总能保持神秘。他的汽车设计精良,令人赏心悦目。他的公司正在蓬勃发展,并催生了许多有志效仿他的公司,连同正在接受有关部门审查的Nikola,它们从投资者那里吸引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

现在这个领域让人兴奋的是充满热情的消费者。他们不是那些花大价钱买特斯拉、捷豹或保时捷电动汽车的人,而是那些承诺大量生产坚固、价格合理普通电动汽车和货车的公司。从理论上讲,大型车队的广泛使用会降低电池价格,扩大充电网络,这是电动车采用的两个最重要障碍。网约车巨头Uber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最近表示,像网约车公司、供应商和电子商务供应商这样的大客户,可以“对系统造成冲击,然后在建设性的过程中创建飞轮转向。”

这与微软公司在软件领域占据主导地位(每个工作场所桌面上的主页窗口)非常相似,也是视频会议应用Zoom、云计算公司Snowflake、办公协作软件Slake等如此吸引人的原因类似。交易员们不会太在意“小用户”是否会使用小工具或应用程序。他们更关心的是,这些小工具或应用程序是否能吸引那些推动技术快速和大规模采用的公司。

网约车服务的竞争对手Uber和Lyft 在今年夏天推出了多项举措,旨在让数千万名合同司机采用电动汽车。去年夏天,当亚马逊向电动汽车初创公司Rivian订购了10万辆电动面包车时,也掀起了类似的浪潮。

马斯克掀起了电动汽车热潮  但真正推动变革的不是他

亚马逊向Rivian订购了10万辆电动面包车

科技巨头并不是唯一进军这个领域的公司。美国联合包裹服务公司(UPS)、共和服务公司(Republic Services)以及安海斯-布希公司(Anheuser-Busch)都做出了引人注目的承诺,宣布将大量购买各种配置的零排放汽车。

Lyft总裁约翰·齐默(John Zimmer )在今年夏天早些时候的一次采访中提到:“我们必须做的是,将电动汽车的投资从闪亮的公关噱头转移到做企业的核心方法上。这是世界前进的方向,我们希望能比它本来可能前往的更早时机把它推向那里。”

共和服务公司总裁乔恩·范德·阿克(Jon Vander Ark)不久前表示,这些订单对大大小小的电动汽车公司都很重要。他提到,这家垃圾公司对电动的需求正在加快重型卡车运输的创新,“你已经获得了吹喇叭的资格”。如果那个喇叭是金子做的,那就太棒了。例如,Uber承诺到2025年在电动汽车相关套餐上投入8亿美元。亚马逊向Rivian投入了近7亿美元的投资。

电动和混合动力卡车初创公司Hyliion首席执行官托马斯·希利(Thomas Healy)上周称,当该公司从Agility World Built-in物流公司获得了多达1000辆电动18轮卡车的订单时,公司的前景立刻变得光明起来。总部位于科威特的Agility主要为大型生产商发货。

电动和混合动力卡车初创公司Hyliion首席执行官托马斯·希利

电动和混合动力卡车初创公司Hyliion首席执行官托马斯·希利

这份订单于6月份签署,与Hyliion宣布将于今年秋季在纽约库存交易市场上市的消息不谋而合。该公司已经提供了面包车,但Agility的交易支持了企业前景。希利提到:“买家的订单就像是隧道尽头的阳光,意味着有人需要这类产品,而我们能提供最好的产品。然而,这又给我们增加了一层压力,促使我们必须更快实现目标。”

从底特律到沃尔夫斯堡再到东京,汽车制造商已经承诺推出一批新的电动汽车,然而我们之前就听说过这样的说法。2009年,随着全美汽油价格超过每加仑4美元,通用汽车和不同的汽车公司正在寻求相关部门的救助,企业高管承诺这将影响车队。他们会在汽油平均价格为每加仑2.18美元的情况下撑过这次转型吗?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创新是如何发挥作用的,这告诉我们,这些公司只能在这样漫长的过程中拖延时间。

1975年,史蒂文·萨森(Steven Sasson)从工程学院毕业后不久,就在伊士曼·柯达(Eastman Kodak)的实验室里就发明了数码相机。作为发现快速追踪专业知识的方法的替代品,柯达对其可行性提出了质疑。早期的陈述中,他始终被质疑:“数码相册会是什么样子?什么时候才能上市?十五年还是二十年?”

随后柯达迷上了电影,而其竞争对手则利用了它充满活力的概念,消费者也开始感兴趣。在1998年的一次黄石公园家庭度假中,当许多渴望拍照的人拿出数码相机时,萨森站在了以前值得信赖的位置。不久之后,数码相机开始出现在手机上。鸡蛋被炒了,鸡被炸了,柯达最终错过了第二次卷土重来的机会。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涉及资本市场或上市公司内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凡属媒体采访本网或本网协调的专家、企业家等资源的稿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行业更多的信息或观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删除。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赵卓然]
特斯拉
马斯克
电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