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近日发布的《2020胡润百富榜》上,曾毓群以1200亿元财富与李书福并列汽车行业第一,榜单上8位与宁德时代关联的富豪累计财富总额高达2350亿元,与上汽集团的市值相当。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报道,作者王贺,转载原因是对中关村新型电池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电池百人会理事长、电池网创始人于清教的采访内容。

动力电池领域,价值创造型公司为王。

11月2日,“创业板一哥”宁德时代股价大涨,截至收盘,宁德时代股价上涨12.97元,涨幅达5.25%,目前总市值已达到6060亿元,约等于1.27个创业板市值第二的迈瑞医疗,约等于1.35个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第二的比亚迪。

市值爆棚,也让宁德时代创始人、董事长曾毓群在内的众多宁德时代高管身价随之飙升。

在近日发布的《2020胡润百富榜》上,曾毓群以1200亿元财富与李书福并列汽车行业第一,榜单上8位与宁德时代关联的富豪累计财富总额高达2350亿元,与上汽集团的市值相当。

曾毓群

然而,在市值爆棚与财富飙升背后,宁德时代的业绩却出现了下滑。前三季度营收和净利双降,负债总额继续上升。

此消彼长,老对手LG化学三季度销售总额与营业利润均创下了单季最高纪录的。未来,宁德时代仍将面临不小的挑战。

内忧未除 外患先至

翻开宁德时代与LG化学的发家史,互为最大竞争对手的两者,更像是一直扭打在一起的物理“尖子生”与化学“学霸”。对宁德时代来说,与LG化学的竞争既是压力也是挑战。

1999年的秋天,曾毓群与新科高管陈棠华和梁少康等人一起组建的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简称ATL)在香港注册成立。

ATL公司的定位,就是要做尺寸灵活的聚合物软包电池。此后,曾毓群购买了美国贝尔实验室的聚合物锂电池专利授权。通过改进手机软包电池鼓胀的技术难题,在2000年之后的国产手机产业发展大潮中,ATL的电芯的出货量达到了100万枚,成功脱颖而出。

2011年底,曾毓群将ATL的汽车动力部门剥离出来,在宁德成立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CATL),专注于电动汽车、储能锂离子电池系统的研发生产。

无独有偶,作为全球电池产业中唯一一家基于化学业务的公司,LG化学也是在2011年进入动力电池行业,2011年,公司第一个动力电池工厂——韩国梧仓建成并投产。

此后,LG化学打破了日本企业的包围圈,进入了惠普笔记本电脑电池供应链。在车用锂电池领域,LG化学相继获得了宝马、沃尔沃等车企的认可。

经过数年高速增长后,中国锂电池企业的发展脚步在2011年开始放缓,龙头企业比亚迪收入和销量双双下降。力神和比克的销量增幅也有所下降,企业竞争力明显下降。

2015年到2017年,是宁德时代高速发展的三年,却是LG化学发展放缓的三年。

在成为宝马集团在大中华地区唯一的电池供应商后,2015年和2016年,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装机量连续排名全球前三。2017年,宁德时代以11.84GWh的装机量,超越特斯拉的电池供应商松下,问鼎全球冠军。

反观LG化学,2015年-2016年动力电池出货量只有1.4GWh、1.6GWh,2017年出货量4.5GWh,全球排名第5,不到排名第一的宁德时代出货量的一半。

不过,截至2017年,LG化学已与全球约30家汽车制造商达成供应协议,价值42万亿韩元。美国、欧洲以及中国的客户数量也在持续增长,为日后的绝地反击埋下了伏笔。

2019年上半年,凭借欧洲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销量增长,以及低价接收特斯拉订单,LG化学以10.5GWh的出货量逆袭成功,取代宁德时代成为全球动力电池冠军。

尽管今年8月宁德时代又重新夺回了全球动力电池单月出货量冠军,但随着LG化学今年三季度的业绩暴涨,二者的竞争已然进入了“下半场”。

“创业板一哥”的隐忧

财报显示,LG 化学第三季度销售额为 3.14 万亿韩元,营业利润为 1,688 亿韩元(约合人民币 9.9 亿元),销售额和营业利润双双创下史上新高。

LG 化学表示,能创下史上最佳业绩的原因有:欧洲主要客户推出新款电动汽车,圆筒型电池销售增加,IT产品供应扩大等等。

据悉,LG化学正在开发一种新型的圆柱形电池,新电池的能量密度是此前的5倍,功率是此前的6倍。新电池与特斯拉上个月宣布将自产的4680电芯类似,特斯拉表示,其4680电池可以使其电动汽车的续航提升16%。

今年9月,LG 化学曾表示,将分立电池业务,在 10 月 30 日举行的临时股东大会并获得批准后,LG 化学将从 12 月 1 日起正式将电池事业划分出去另设一个新公司,新公司名称暂定为 “LG ENERGY SLOLUTIONS”(LG 能源解决方案)。

“自去年以来,电池产业链相关业务分拆上市概念热度也日益提升。LG化学分拆电池业务成立独立公司,独立上市的几率也很大,但需要时间。”中关村新型电池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电池百人会理事长于清教在接受创业邦记者采访时表示。

去年6月,在港股上市的中国新能源动力电池企业天能动力发布了拟分拆天能电池上市的具体文件,天能电池获四家投资者入股,其中有两家国资背景的投资机构,以及资本市场知名的“涌金系”出没。

去年8月,比亚迪表示,目前公司动力电池业务分拆上市在稳步推进中,预计在2022年前后会把电池整个分拆出去独立上市。

于清教对邦哥表示,锂电池行业“巨头作战”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了,LG化学本身电池业务竞争力就较强,分拆电池业务,扩大规模,是“巨头作战”竞争环境倒逼。同时,也会对其他头部企业带来一定压力。

可以预见,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物理“尖子生”与化学“学霸”的竞争仍将持续。新型圆筒电池和“LG ENERGY SLOLUTIONS”将成为宁德时代的主要威胁。

然而,在补贴退坡和疫情“黑天鹅”的影响下,宁德时代的业绩出现了下滑。

三季度财报显示,前三季度,宁德时代的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同比分别下降了4.06%与3.10%。

“宁德时代前三季度营收和净利润下滑,是受新能源汽车整体市场下滑和新冠疫情、补贴退坡等多重影响所致。”于清教告诉邦哥。

尽管受疫情与补贴退坡影响,但宁德时代三季度营收127亿元,同比增长0.8%,压力主要体现在利润端。

宁德时代三季度毛利率为27.78%,环比下降1.27%。净利率为12.12%,环比下降0.52%。

当前动力电池领域的激烈竞争,使宁德时代的毛利率和净利率已不再高高在上。

尽管利润承压,但宁德时代的营运效率却在提升,溢价能力依旧。

三季度,宁德时代的存货周转天数下降至123天,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下降至74天,尽管存货周转天数和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低于去年同期数据,但整体来讲,宁德时代对产业上下游的溢价能力依然较强。

不过,在保持溢价能力的同时,宁德时代也存在一些隐忧。

“宁德时代产能扩张加速,导致长期投资和短期负债加大。”于清教告诉邦哥。

今年2月,宁德时代定向增发200亿元扩产,新增总产能约52GWh。又以100亿投资宁德车里湾锂电池项目,预计实际产能在32GWh左右。两个项目共计新增产能84GWh,是目前宁德时代约60GWh产能的1.4倍。

按照宁德时代已公布的规划,预计在青海西宁、四川宜宾、江苏溧阳、宁德和德国的全资总产能约200GWh。

此外,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宁德时代的投资、融资项目层出不穷,不断加快扩张的步伐。

7月17日,宁德时代公布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结果,此次发行股份数量1.22亿股,募集资金总额197亿元,其中高瓴资本认购100亿元,成为宁德时代第九大股东。

9月10日,宁德时代还成功发行15亿美元高级双期限固息债券,进一步拓宽公司融资渠道,优化融资结构,助力开拓海外市场。

不断募资的同时,宁德时代还在大手笔投资。

8月11日,宁德时代宣布以证券投资方式对境内外产业链上下游优质上市企业进行投资,投资总额不超过 190.67 亿元。

彼时,包括宁德时代2017年度前5大供应商科达利、格林美在内的9家动力电池相关公司计划融资240亿元,宁德时代的190亿元似乎还不够分。

有行业人士认为,一些前期合作良好的供应商有望获得优先绑定,宁德时代也借此进一步稳定供应链。

9月14日,宁德时代全额认购先导智能25亿定增,宁德时代将持有先导智能7.29%的股份,成为先导智能的第二大股东。

宁德时代通过对产业链上下游优质上市公司进行投资,进一步加强产业链合作及协同,提高资源利用效率,提升公司市场竞争力。

报表

数据来源:宁德时代财报

不断扩张的产能,加上大手笔的融资、投资,使得宁德时代长期和短期借款合计达到111.4亿元(截止到第三季报),应付债券达147.61亿元。

面对持续增加的负债总额,宁德时代希望通过投资带动产业链上下游发展,来巩固自己的护城河。同时,“电池大王”也将触角伸向了产业链上的未知领域,不止于电池。

与蚂蚁踏进同一条河流

11月2日,在蚂蚁集团公布的科创板上市网下初步配售结果中,赫然出现了宁德时代的名字。

宁德时代出资7.87亿元参与了即将上市的蚂蚁集团的战略配售,拿到蚂蚁集团约0.037%的股份。蚂蚁集团已经公开将宁德时代定义为“与发行人经营业务具有战略合作关系或长期合作愿景的大型企业或其下属企业”。

今年9月,蚂蚁集团联手宁德时代,以及联手鱼跃医疗、南洋商业银行、国泰世华、千方科技和中国华融发起成立重庆蚂蚁消费金融公司,蚂蚁集团是大股东,出资40亿元,持股50%,宁德时代持股8%。

据了解,重庆蚂蚁消费金融公司将在车电分离等市场中开展消费金融服务。为新能源汽车提供全生命周期服务。

“创业板一哥”与IT巨头踏进了同一条河流,意味着二者将在车电分离领域进行深度合作。

当前,我国动力电池产业的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升,外资电池企业也在加速在华的市场布局,未来,我国动力电池领域或将出现产能过剩的风险。

中国工程院院士郑绵平曾表示,我国动力电池产能虽已达270—280GWh,但总体产能利用率却只有30%,高端优质产能供应不足,低端产品产能订货不足,出现了结构性产能过剩。

后补贴时代,车电分离既能够提升动力电池行业产能利用率。也能从商业模式上使动力电池企业有效规避风险。

因此,在一年多之前,宁德时代便已开始着手在各地布局车电分离。

去年4月,宁德时代和科士达共同出资2亿元成立储能业务公司,研发储能与充电一体化的产品。

今年1月,宁德时代与国网节能公司合资成立了新疆国网时代储能发展有限公司,主营业务是储能单元参与的电网调峰。

今年3月,宁德时代与百城新能源合资成立了上海快卜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认缴2450万元持股49%,布局智能微网一体化储充系统。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11月3日,在国新办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要鼓励“换电”等商业模式创新,车电分离会使消费者购车成本大幅度下降。车电分离后,换电的方式对于电池的安全运行来说也是非常有意义的。

“宁德时代布局车电分离领域有三大原因,一是政策利好,顺应政策导向,积极布局;二是前瞻布局,降低产品模式风险;三是利益驱动,车电分离比车电一体模式需要更多的电池,市场扩容潜力大。”于清教对邦哥说。

写在最后

“假如我们不是世界第一,我们没有存在的价值。”

在过往几十年的创业历程中,曾毓群总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无限可能。

携手蚂蚁竞逐车电分离的新赛道上,宁德时代是否还能创造更多的故事,待时间佐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涉及资本市场或上市公司内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凡属媒体采访本网或本网协调的专家、企业家等资源的稿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行业更多的信息或观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删除。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赵卓然]
动力电池
中国电池网
宁德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