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7年7月开始进行Model 3的量产后,特斯拉就陷入到质疑之中。尽管从今年6月底随着产能上升,特斯拉已经脱离了“量产地狱”,但这场私有化风波表明,特斯拉和马斯克的“地狱”还远未离去。

马斯克

马斯克 资料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

北京时间9月30日凌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宣布与埃隆·马斯克达成协议,马斯克同意辞去特斯拉董事长一职。这一消息公布在了SEC官方网站。

特斯拉和马斯克同意在“不承认也不否认的情况下”,解决SEC对其的指控,这份协议主要内容包括:

马斯克将辞去特斯拉董事长,且三年内没有资格再次当选,这一职务由独立董事长取代;

特斯拉将任命两名新独立董事加入董事会;

特斯拉将建立一个新的独立董事委员会,并实施额外的控制和程序来监督马斯克的对外沟通;

马斯克和特斯拉将分别支付2000万美元的罚款;

根据法院批准的程序,将向受伤害的投资者分发4000万美元的罚款。

SEC执法部门联合主任Stephanie Avakian说:“今天宣布的一揽子补救措施旨在通过加强特斯拉的公司治理和监督,以解决相关的不当行为,保护投资者。”

“和解是为了防止进一步扰乱市场以及损害特斯拉股东的利益。” SEC执法部门联合主管Steven Peikin说。

这份协议仍然需要得到法院的批准。

今年8月马斯克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道:“在过去的一年里,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困难和痛苦的一年。”他表示自己为了能在休息时好好睡上一觉,有时候要靠安眠药入睡。

在过去一年里,特斯拉股票价格从389美元跌至9月28日的265美元,跌幅近30%。美国花旗银行将特斯拉股票评级下调至“卖出”,目标价下调至225美元,另有多名分析师下调了特斯拉的股票评级。

从2017年7月开始进行Model 3的量产后,特斯拉就陷入到质疑之中。尽管从今年6月底随着产能上升,特斯拉已经脱离了“量产地狱”,但这场私有化风波表明,特斯拉和马斯克的“地狱”还远未离去。

致命推文

SEC对特斯拉和马斯克的指控源于8月7日马斯克的一篇推文,当天马斯克宣布将对特斯拉进行私有化,“我正在考虑以420美元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资金已经到位。”马斯克在推特写道。

这一价格比当时的特斯拉股票价格溢价20%,以此价格计算特斯拉的市值将达到700亿美元,将成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私有化交易。当天,特斯拉股价上涨11%。

但就在三周后,马斯克又对外声称放弃私有化,“我知道私有化的过程很有挑战性,但因此消耗的时间和分散的精力显然超出最初的预期。”马斯克在8月24日的公开信中写道,“综合考虑这些因素之后,我昨天会见了特斯拉董事会,告知他们我认为保持上市公司的身份对特斯拉是更好的选择。董事会也同意这种看法。”

特斯拉股票随即大跌。此后不久就传出SEC准备起诉特斯拉和马斯克的消息。9月27日,SEC正式就私有化一事提起诉讼,指控其涉嫌证券欺诈和误导投资者。

马斯克在私有化推文中提到的“资金已经到位”成为调查的重点。SEC在指控书中表示,“马斯克通过Twitter发布的声明错误地表明,如果他可以将特斯拉私有化,几乎可以肯定,他将以比特斯拉当时股价更高的溢价实现特斯拉私有化。而且他宣称,支持私有化交易的数十亿美元资金已经到位,唯一的不确定因素就是股东投票。然而事实上,马斯克甚至没有与任何潜在的资金来源讨论过关键的交易条款,包括价格,更不用说资金得到保障的证实。”

据媒体报道分析,沙特主权基金可能是潜在的融资来源之一。马斯克曾就特斯拉私有化与沙特主权基金达成一份口头协议。但SEC认为,7月31日,马斯克在与三支沙特主权基金进行的半个多小时会面中,未就私有化事宜达成任何实质进展,只是其中一个谈到对特斯拉私有化有兴趣,马斯克就认为在特斯拉私有化一事上,已经与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达成口头协议。但之后也未同对方有进一步的实质性联系。

SEC的一位发言人甚至认为,马斯克提出的420美元私有化价格是为了取悦自己的女友,因为4月20日是国际大麻日。

不久前,马斯克在一档网络直播节目中吸食了大麻而引发舆论争议。尽管在加州吸食大麻合法,但外界认为此举损害了马斯克及其公司在公众中的形象,与Space X签订有承包合同的美国空军也宣布对此事进行调查。

据《纽约时报》报道,私有化提出的第二日,SEC驻旧金山办事处联系特斯拉,特斯拉董事会成员也因马斯克没有事先通报他们感到生气。不过马斯克在接受专访时表示,他没有得到从董事会发来的讯息,也绝对没有接到愤怒的董事的电话。

特斯拉公司也成为了被指控的对象。SEC认为特斯拉在2013年通知市场,将使用马斯克的推特账户作为宣布特斯拉重要信息的手段,并鼓励投资者审查马斯克的推文。但特斯拉没有足够的流程来确保马斯克的推文准确或完整。

就在和解前一天,马斯克拒绝SEC的和解协议,他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事情,且已聘请律师做好了应诉准备。

“SEC毫无理由的起诉让我深感沮丧和失望。我的所有行为始终是为了追求真相、透明以及股东利益。在我的一生中,诚信是最重要的价值观,而事实将会证明我从未在这方面以任何方式作出过妥协。”马斯克回应起诉时说。

SEC随即展开正式起诉的程序,并且速度“异常快”。Steve Peikin在发布会中称,该委员会能够迅速提起诉讼是因为调查已经完成,而且在指控的不当行为发生后不久提起诉讼能够最大化影响。据外媒报道,SEC可能会迫使马斯克迅速走到谈判桌前,达成和解,以免他让投资者对该公司的命运感到疑惑。

美国当地时间9月28日,审前听证会和主审法官确定,如果未能达成和解,2019年2月1日将会进行审前听证会。

《新京报》援引一位在美执业的律师的观点称,类似诉讼在在美国通常要进行很长时间,打四五年甚至七八年的都有,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十分不利,股价会随着案件进展而不断动荡。过往案例中,双方达成和解的结果也是占多数。

争议马斯克

这不是马斯克第一次因推文惹祸,也很难说会是最后一次。

自2009年6月开通推特到目前为止,马斯克共发布了5568条推文,关注者达到2270万,相比较之下,特斯拉关注者才只有297万人。

马斯克经常在推特上分享关于特斯拉、Space X等公司的消息,也分享自己对于AI等事物的观点,还会时常分享一些自己的心情。特斯拉的股价也常常随着这些推文的发布起伏不定。

不少人劝马斯克退出推特。8月底,美国CNBC采访“股神”沃伦·巴菲特时,巴菲特也直言,“我不认为这对他(马斯克)有多大帮助。”他认为,如果在推特上每天评论自己的公司,将会非常危险。

作为一位CEO,马斯克显得非常高调。他非常懂得利用媒体、推特进行传播。今年SpaceX猎鹰重型火箭发射时,马斯克就在火箭发射场,以发射塔架和火箭为背景接受了媒体采访。而在发射的载荷中,是一辆特斯拉Roadstar跑车,这吸引了全球的目光。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一枚新型火箭的首次发射充满风险,很少有人会拿自己的卫星冒险,而发射一辆跑车既体现出猎鹰火箭的运载能力,又为特斯拉做了广告,同时情怀满满,算得上一石多鸟。

《连线》曾采访马斯克的同事、朋友,试图通过他们的评价勾勒出马斯克的个人形象,这一尝试的结果是,马斯克是一个酷爱学习和科学,对追寻成功有天赋,同时对无能零容忍,不给自己留后路的人。

火星协会创始人罗伯特·祖布林(Robert Zubrin)表示:“人们有时会说,‘嗯,马斯克是个表演者,是一个叫卖者,他想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祖布林认为,这既是马斯克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这是他最吸引人,同时也是最让人不安的地方。“这就是为何你几乎从未听说过Space X其他人的原因,因为他不与任何人分享功劳。他想为人类做伟大的事情,但他想为此获得荣耀。”

他的弟弟金博尔·马斯克(Kimbal Musk)则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曾说:“埃隆身上之所以总是充满戏剧性,是因为他很透明,很开放,反过来也容易受到伤害。”

美国记者阿什利·万斯的著作《硅谷钢铁侠》中也对马斯克的性格和做事方式进行了描写。这本书中提到,马斯克常常会向下属提出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工作节点,并且不断施加压力,使很多人常常难以招架。

马斯克也会把这些节点向外界公布,但到截止日发现的确难以实现时,再寻找理由进行解释,也因此给外界留下了不太美好的印象。

电池网(微号: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及电池智库(邮件直投)等全媒体平台及资源,每日精选电池产业链主流新闻、信息、数据等内容,每天覆盖国内外近百万用户或读者,咨询热线:400-6197-660,投稿信箱:zlhz@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赵卓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特斯拉
电池网
马斯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