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国际锂价飙升,基准指数涨了一倍,中国主要锂产品价格创纪录。锂供应短缺不仅抬高了价格,而且促使企业增加供应,锂方面的新闻成为热点。

碳酸锂

据Mining.com网站报道,2021年国际锂价飙升,基准指数涨了一倍,中国主要锂产品价格创纪录。造成市场火爆的原因是这种金属在全球经济绿色转型中的地位,锂是电动汽车可充电电池生产的关键原材料。

锂供应短缺不仅抬高了价格,而且促使企业增加供应,锂方面的新闻成为热点。

一、贾达尔(Jadar)

2021年7月份,力拓公司决定投资24亿美元建设塞尔维亚贾达尔锂矿项目。这家世界第二大矿企当时称,到2030年电动汽车制造商每年需要300万吨锂产品,而目前每年消费量只有35万吨。

但是,目前在产和在建项目合计产能只不过100万吨。

力拓公司称,为弥补缺口,世界需要60多个贾达尔项目。贾达尔锂矿完全达产后能够年生产碳酸锂5.8万吨,硼酸16万吨,硫酸钠25.5万吨。

但是,该项目遭到了强烈反对。2021年12月初,当地反对者组织了大型游行示威,数千抗议者走上街头,政府震惊,城市陷入停摆。虽然没有完全拒绝该项目,但随后政府暂停了贾达尔锂矿的用地计划。

2021年12月23日,力拓公司宣布,因为地方政府取消了为该矿供地的计划,因此打算暂停贾达尔锂矿项目,公司将就该项目同公众进行对话。

二、中国因素

虽然中国锂储量排名世界第四位,但这种电池金属大多被发现于西藏和青海的盐湖中,地广人稀,海拔高。这使得锂难以提炼和运输,这也是中国寻求海外锂供应的部分原因。

世界最大锂生产商之一的赣锋锂业7月份提出收购加拿大千禧锂业(Millennial Lithium)股份,几个月后,宁德时代加入竞购行列。最后,第三家公司美洲锂业(Lithium Americas)成功。

 2021年,赣锋锂业还购买了专注墨西哥勘查开发企业巴卡诺拉锂业公司(Bacanora Lithium),将索诺拉(Sonora)锂矿纳入帐中。

赣锋锂业并没有就此停歇,2021年9月份购买了国际锂业公司(International Lithium)后者是阿根廷马里亚纳(Mariana)项目和合伙人,该矿是全球最大矿床之一。

2021年11月初,来自中国的五家企业的代表对阿富汗进行了访问,对该国锂项目潜力进行了现场考察。

紫金矿业也上了热榜,特别是在2021年10月份并购了加拿大新锂公司之后。

三、澳大利亚企业并购

锂市场最大新闻之一是发生在2021年4月份,当时澳大利亚锂矿企业银河资源公司(Galaxy Resources)和金铜公司(Orocobre)宣布合并。新公司市值31亿美元,成为世界第五大锂化学品生产商。

天齐锂业与IGO成立合资企业也成了热点新闻,原因是他们生产了澳大利亚首批氢氧化锂产品,这是一种生产电动汽车用动力电池的阴极材料。完全达产后,奎纳纳(Kwinana)将成为世界最大氢氧化锂生产设施以及世界最大锂辉石加工厂。

皮埃蒙特锂业(Piedmont Lithium)及其持股19%的萨耶纳矿业(Sayona Mining)公司完成了对加拿大北美锂业(North American Lithium)公司的并购,这也是他们在魁北克阿比提比地区建设锂生产基地计划的一部分。

几周后,他们又收购了另外一个加拿大项目:位于魁北克北部詹姆士湾伊尤伊切斯特(Eeyou Istchee)地区的莫布兰(Moblan)项目。

2021年11月份,狮镇资源公司(Liontown Resources)证实了将西澳州卡瑟琳河谷硬岩型锂矿投产的计划,比原计划提前1年,公司宣布了一项最终可行性研究结果。

澳大利亚最大锂矿企业之一的皮尔巴拉矿产公司(Pilbara Minerals)下调生产预期,主要是因为遭遇一系列事件,从加工能力调试和上产推迟,到意外关闭以及熟练工人短缺。

四、智利追赶

2018年,智利将世界最大锂生产国地位拱手给了澳大利亚,生产陷入停滞。今年10月,该国举行了总量为40万吨/年的锂勘查开发招标。

根据官方数据,仅仅几周时间,便有57家企业对新合同表现出兴趣。

世界排名第一、二位,在智利北部已经有矿山的雅宝公司(Albemarle)和SQM公司计划扩大生产。

SQM公司计划在明年将产能提高到18万吨,产量14万吨。分别较2021年增长6万吨/年和4万吨/年。

五、下一步:2018年一幕重演?

2018年,全球锂供应过剩,国际锂价崩溃。分析认为,竞相扩大锂供应将导致这一幕重演。

虽然在争先恐后地扩大供应,但矿业公司认为他们仍无法满足需求,短期内看市场供应紧张局面难以缓解。惠誉方案(Fitch Solutions)预计前景更为乐观,认为到2030年锂市场将会发生“深刻”变化。

“锂供应链脆弱,包括开采和冶炼能力地理上过于集中,成熟的大型企业不多”,这家咨询公司12月份在提示中称。“主要锂市场资源民族主义上升将影响锂新项目开发。”

澳大利亚最大锂矿企业之一的皮尔巴拉矿产公司调低供货预期进一步加剧了市场供应紧张的局面。

业内一些人士担忧,锂价上涨最终将导致电池和电动汽车价格上涨,世界急需之时影响了清洁能源消费。

瑞银(UBS)专家预测,到2030年世界需要2700GWh的锂离子电池年产能来供应电动汽车工业。这将是目前电池容量的13倍,或“2250亿个IPhone 11电池”。

目前多数供应商在计划扩产。雅宝公司同来自西澳州的矿产资源公司(Minerals Resources)的合资企业MARBL最近计划2022年第三季度重启可年产25万吨的沃吉纳(Wodgina)锂矿。

利文特(Livent)公司计划于2022年第三季度在美国新增5000吨的氢氧化锂产能。该公司还计划在阿根廷初步增加1万吨碳酸锂产能,尽管这只能在2023年一季度实现商业化生产,另外到2023年底,第二阶段扩产将再增1万吨能力。

2022年还有一些新项目将启动,包括美洲锂业在阿根廷的科莎里-奥拉罗斯(Caucharí-Olaroz)项目,可年产碳酸锂4万吨;以及西格玛锂业公司(Sigma Lithium)在巴西的锂辉石项目,可年开采锂辉石33万吨。

美洲锂业还在开发内华达州的萨克帕斯(Thacker Pass)项目,虽然该项目面临法律障碍。公司希望在明年公布最终可行性研究结果。

六、新技术、零碳和国家安全

正在开发的新开采技术有望增加锂供应。专家认为,锂循环利用技术及其时间不确定性也可能带来意料之外的供应增长。

我们亦可预期新来者将巩固他们在市场中的地位,特别是欧洲。

2020年,欧盟委员会首次将锂列入关键原材料清单,使其成为备受关注的热点。

目前,葡萄牙是欧洲大陆最大的锂生产国,2019年占全球产量的1.6%,不过该国锂产品不是面向汽车,而是用于陶瓷和玻璃。

萨凡纳资源公司(Savannah Resources )正在推进其在葡萄牙的巴罗佐(Mina do Barroso)锂矿项目,计划很快将公布该项目的最终可行性研究结果。

艾瑞斯资源公司(Erris Resources)正在推进其在德国的辛沃尔德(Zinnwald)项目,该矿位于欧洲化学和汽车工业的中心。

沃尔坎能源公司(Vulcan Energy Resources)计划生产世界首个“零碳锂”产品,其项目位于德国上莱茵河谷,属于地热型卤水锂矿,被认为是欧洲最大锂资源。

该公司最近同几家欧洲造车商签订了锂供应协议,包括大众、斯泰兰蒂斯和雷诺。公司希望能够在2024年以前投入商业生产。

国际能源署(IEA)5月份发布的报告预计未来20年锂需求量将增长40倍,建议政府要开始储备电池金属。IEA 署长法提赫·比罗尔 (Fatih Birol)认为,这将成为“能源安全”问题。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涉及资本市场或上市公司内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凡属媒体采访本网或本网协调的专家、企业家等资源的稿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行业更多的信息或观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删除。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张倩]
电动汽车
锂资源
锂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