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日下午,在ABEC 2020│第8届电池“达沃斯”论坛上,由新嘉拓冠名支持的本届论坛第二场头脑风暴召开,5位嘉宾就“电池新能源产业链企业竞逐IPO,资本市场改革新机遇如何抓住 ?”议题展开讨论。

ABEC 2020│第8届电池“达沃斯”论坛头脑风暴现场

ABEC 2020│第8届电池“达沃斯”论坛头脑风暴现场

电池“达沃斯”-电池网10月28日讯(陈语 张倩 长沙宁乡 图文直播)后补贴时代叠加全球性投资扩产,企业融资补血需求日益迫切,电池新能源产业链企业竞逐IPO的热情上升,科创板生机勃发、创业板注册制来临、新三板精选层开市、分拆上市热度提升等重磅消息不断传出 ,我们如何抓住资本市场改革新机遇?

10月27-29日,一年一度的全球电池行业盛会——ABEC2020 | 第8届中国(长沙·宁乡)电池新能源产业国际高峰论坛在长沙宁乡隆重举办。本届论坛由ABEC(电池“达沃斯”)组委会、中关村新型电池技术创新联盟主办,宁乡高新区独家协办,500余位来自全球电池新能源产业链的“政、产、学、研、金、服、用”各界代表以及媒体等出席,在电池新能源全球化竞争的大背景下,探寻自主品牌向上路径,共议产业健康生态链的构建之道。  

论坛同期,由湖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湖南省商务厅、长沙市人民政府主办的2020湖南(长沙)电池产业博览会盛大开启,展览面积2万平方米,聚焦产业前沿产品、技术、服务,汇集了比亚迪、北汽新能源、奇瑞新能源、力神电池、雄韬股份、欣旺达、电将军、中科星城、华宝储能、多氟多、石大胜华、金银河、大族激光、奥特维、五星铝业等近200家电池新能源产业链优质展商。

28日下午,中投中财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立宏、瑞峰资本(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彭政峰、盈沣(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投资总监姚跃、招商证券新能源首席分析师/研究所执行董事游家训、中国科技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罗祁峰5位企业家受邀参加由新嘉拓冠名支持的本届论坛第二场头脑风暴,就“电池新能源产业链企业竞逐IPO,资本市场改革新机遇如何抓住 ?”议题展开讨论。电池网(微号:mybattery)节选了部分互动嘉宾精彩观点,以飨读者。

天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研究所副所长杨诚笑

天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研究所副所长杨诚笑

杨诚笑(主持人:天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研究所副所长)我想这个互动论坛分两个大的部分,第一个部分就从高一点的维度,谈一谈在新能源汽车、锂电池产业高速发展的同时,我们资本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对行业有什么影响。由此我会先抛一个问题,我想先请问瑞峰资本的彭总,现在中国讲究实业立国,中国在产业发展中对资本市场是什么样的期待,又给了什么样的政策?这种政策是阶段性的吗?是因为中美的外部压力造成的,还是内生的产业结构升级,导致现在整个融资体系发生了变化?

瑞峰资本(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彭政峰

瑞峰资本(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彭政峰

彭政峰:这个问题比较大,我感觉有点要站在国家战略的层面来考虑。我认为资本市场的改革和定位,应该是我们国家全面的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改革的领头羊,或者说是排头兵的作用。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国家从2018年人均GDP达到1万美金,已经进入了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但是从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又分为第三阶段、第四阶段,就是在科技创新的领域,我们要从引进消化吸收的第三阶段,要往第四阶段提升,也就是科技创新引领产业链创新领头羊的作用。

整个国家或者整个产业的改革,离不开资本市场的改革,资本市场一定服务于产业的变革和产业的发展。在十九大报告中也提出了,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我们国家发展到这样一个关键时期,乃至最后五年到十年的关键经济改革时期,怎么从粗放型发展往高质量发展变革,就要求我们不断推出以科技创新引导产业发展,推动产业发展。但是科技创新是有风险的,必须要配套完善的资本市场改革。资本市场的改革对产业的发展是很大的助推器,产业发展现在是窗口期还是国家长期发展的战略?我认为这是历史赋予我们国家在产业链转型、产业高质量发展过程中,资本市场必然的长期为实业发展服务的节点,所以资本市场应该对整个科技创新的发展,提供了很大的动力。也就是说,要做好资本市场全面改革,才能够推动我们国家全面的经济改革。

资本市场,国务院金融稳定委员会在去年8月份发布的政策,按照国家战略要不断推动市场化改革,整个资本市场要有韧性,要有活力,要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政策。去年证监会也提出了很多政策,包括12条的资本市场全面改革的细化条款,从2018年提出科创板,到2019年7月22日科创板的上市和试点成功,把资本市场更多推向市场,由市场更加自由化来配置资源,才能更多地把整个资金促进直接融资,推动实体经济的发展。

今年2020年又推出了很多政策,要巩固科创板的成功经验,推广复制到创业板,而且又推出了很多政策,包括分拆上市,包括放松整个产业的并购重组,怎么鼓励更多的资金进入资本市场,所有这一切,我认为资本市场已经到了全面服务于国家实体经济的时候。所以资本市场的改革,或者说它的定位,跟国家的产业政策或者说跟国家经济发展的长期战略是匹配的。

杨诚笑:资本市场的动作是国家深思熟虑的。正如前任的证监会主席萧主席在陆家嘴论坛上说的话:“中央从来没有像现在如此重视资本市场”。这个背景是传统的以银行为主导的金融体系已经不能够适应中国要求的科技企业为主导的经济结构的变化。马云也说过,银行现在就是当铺,你有资产、有抵押,给你谈,没有就不谈,这就不太适合科技型企业。但是,我们的科技型企业,锂电池行业有没有认识到这个变化?原来习惯了跟银行打交道,现在国家把资本市场的资金推到企业面前,这个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的区别在哪儿?小时候接受的教育,说资本都是独立的,都是剥削人的,那么到底是剥削我们还是我们的伙伴呢?资本是要求快的,我们干实业都是一步一个脚印慢的,能跟我们合得来吗?所以这个应该是我们资本方在跟企业打交道的时候一个巨大的矛盾,或者是不同维度上的分歧。

彭政峰:因为在台下的很多嘉宾是做实体经济,我们台上是做资本方面。刚才讲了,我们是你们的伙伴,还是我们来剥削你们?这是很有趣的问题。实际上从传统的企业发展当中,过去包括现在,大部分都是在做银行间接融资,实际是低效的融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要扩大生产,要建厂房,要更多的资金改造,如果从传统的债权来讲,无非是三种渠道:一是向银行借款,或者通过发行债券,另外还可以通过信托来做。但实际上,债券、信托也是不太可行的,一般需要企业资产规模做得很大,或者你是上市公司才可以发,用你的信用担保来做债权和信托。但实际上,大部分都是在银行,间接向银行融资,低效率的,导致很多企业是高负债。高负债的情况下,企业想发展,尤其是新能源动力电池产业,它的账期很长,就导致流动资金完全不足,企业想发展的话,非常困难。

刚才讲了,我们为什么要发展资本市场?你的企业发展有一定的商业模式,有市场,虽然说你没有盈利,但是我们看好你的未来,我们作为资本方愿意投入,可以加速你的企业发展。或者说你的企业商业模式很好,而且已经实现盈利了,在这种商业模式可行的情况下,要大规模扩大生产,抢占市场,尤其是新能源产业,我们不光抢占国内市场,还要抢占国际市场,占到60%的电池产业,这是我们国家的一个创举。所以在这其中,就离不开资本的发展。2009年之前,大家都是靠自我的资金发展,发展很慢。到了2016年,由于市场的强推动、强需求,资本市场也逐渐完善,2015年、2016年,大批的资本基金进入这个市场,才促进了我们国家电池产业的发展。

从去年到今年5月份有一个数据,主板,上海交易所和深圳交易所,整个主板上市公司加起来总共60万亿,但是在整个资本投资领域当中,就投了将近20万亿,促进企业的发展。所以我们在资本的市场推动国家科技创新和传统的规模化企业的发展过程中,它的贡献量占到了30%,超过30%的量。所以资本跟企业的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尤其是电池、新材料、新科技这样的产业,我们不能把这些风险完全集中在某些企业或者某些部门。假如你做银行融资,完全是债券,你的投资成功与否,银行是完全不管的。但是,如果你的科技创新产业是服务国家战略,有创新性,我们的资本就可以投入。但实际在某种程度上,实际是把风险分担了,也有可能你这个企业最后发展得很好,也有可能最后有一些问题,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分担了风险。电池产业,整个加起来应该是在1.5万亿左右的产值,但是我们在新能源产业的投资也达到了1万亿的投资水平。所以银行的间接融资和资本市场的直接融资,也是国家资本市场要改革的主要动力,主要目标。从去年到今年,国家整个资本市场一直在强调要扩大直接融资的比例,把直接融资的所有政策全部市场化,把原来不能进来的保险基金、外资银行,尽快补充资本市场,为实体发展。所以希望新能源企业包括电池企业做好这样的创新工作,我们资本市场也协助、赋能整个科技产业的发展。

杨诚笑:新能源汽车及锂电池行业跟资本市场的伙伴,是共生共荣的关系。大家印象都非常深刻,在2016、2017年这个行业一下子火爆起来,突然爆增,到2018年突然向下。这里面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国家的去杠杆,导致重资本投入的高负债模式一下子不行了,但是这个事情导致的客观结果是加速了行业的集中。所以现在龙头公司全是上市公司,在2016、2017、2018、2019年,整个锂电行业A股的上市公司股权融资的数额,比过去几年的总和要多十倍。上市公司对资本市场的优势,如果你用得好,我不能说资本是万能的,资本是一把双刃剑,是一把武器,如果用得好,你的武功会达到最高水平,你用得不好可能会伤到自己。

所以,下一个问题请王总跟我们分析一下,近期和未来几年,锂电池行业的企业IPO估值的趋势,会一直这么高下去吗?还是以后会分化,有好有坏,什么样的企业会好?

中投中财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立宏

中投中财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立宏

王立宏:现在的资本市场有意思的是,上市前非常热,现在资本市场开通了很多政策,还有很多条件,上市以后的再融资将成为趋势上涨的状态。上市前的企业得到融资的时候,在医药企业和很多企业里都出现了,一上市就贴水了,这种现象比比皆是。对新能源产业有几轮大幅的扩张,包括一些烂尾的现象,各家企业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教训的案例。这样的话未来平均的估值往下走,成为行业里共同的认识。但是,新技术与旧的产能替换,市场还是能够给相对高的估值。这就面临一个问题,我们是不是就是市场给高估值的企业呢?或者说二级市场是不是认同我们是高估值的企业呢?无论是从量还是迭代上,都是需要考虑的。

杨诚笑:王总的意思,破发的IPO越来越多了,供给量越来越多,三年或者五年后,在座的几位嘉宾还是国内第一梯队的投资机构,但是上市公司可能会增加一倍到两倍,今年上市公司的数目上的是15%左右,这是个大背景。但是也存在还是会有机会的,就是确实公司比较优秀,符合资本市场的投资逻辑,这种情况下大家还会给出比较好的估值,所以我们的企业家要把快和慢结合起来,企业的竞争不光是内功的打磨,同时也是资本的竞争。

我还想接着这个问题再问一下王总,如果说企业家开始明白大的政策环境变化下,要去接触资本,应该怎么去接触呢?选择什么样的资本呢?毕竟资本有不同的类型,有长的有短的,有的喜欢挣快钱,有的喜欢挣长钱,应该怎么选择呢?

王立宏:其实你这个问题说的解决怎么接触,我们定性是早期的初创企业。现在企业的集中度特别高,资本是不看的,如果在科技和资源型企业这两条赛道上去跑,你怎么去融资。如果是资源型企业,当你融资的时候,来验证你的资源是不是真的资源,能融点资。如果不能融资的话,就拿着你每天去外面做业务的逻辑,就不存在了,因为它带来不了东西。如果你融了资,你的持续发展会怎么办?还得回到国家对资本市场开放的主线上,就是科技创新,技术领先。无论是科创板还是创业板,包括这次定的政策,包括各种制度,还有新三板,瞄着新技术领域来做的。

新技术企业,我自己感觉有两条赛道:一个是头部企业对你的参股和业务协同,这个似乎是一条非常正确的思路,但是在过程中也面临着头部企业对你估值的压低,还有很多细节的过程。另外我们关注新上市的、新分拆的企业,它们可能有存量的资金,也关注到新能源产业,这时候如果有良好的产业协同,有可能也会参股到你这里面来。

杨诚笑:确实要区分不同的资金,有的不光是有钱,还要带资源,这中间也有相对不好的地方,就看企业家怎么评估。我觉得还是跟资本方多交流。下一个问题,想问一下中国科技产业基金的罗总,企业跟生命一样,在婴儿期、青年期、成熟期,在不同的阶段需要什么样的资本?

中国科技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罗祁峰

中国科技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罗祁峰

罗祁峰:我觉得初创期的企业意味着不成熟性,对于我们来讲是分几个行业投资,IC、西药、高端制造,本来就是初创型的或者不成熟的项目,就我们的经验来说,投资人对初创型企业它的行业、赛道都要有深刻的理解,这是投初创型企业的基本前提。理解了之后才能提出有针对性的帮助,或者双方之间有分歧的时候,怎么有合理的机制来解决,所以深刻理解是第一步的。

第二个,初创型企业意味着发展路径还比较长,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投资人会做资源方面的配置。比如初创的时候,有个A轮,B轮的时候就跟资本市场同样的同行对接,顺利融资,资金这一块得到保障解决。正因为是初创型企业,对团队会有深入的理解,对它的成长过程会有支持和帮助,这些支持帮助来自于关键的技术、行业方面的资源对接等等。这些都做到以后,投资人和初创企业才能走得长远和长久。

杨诚笑:明白您的意思了,在不同的阶段,要根据企业不同的需求。比如有的企业可以找一些是供应链资源的,早期更多的需要的是资金,中期可能需要的是资源,再到后期可能是战略上的帮助。

还有一个问题,刚才三位大佬都是一级市场的代表。接下来我想请问姚总和游总,您二位作为二级市场的代表,是怎么挑选公司?看重哪些点?

盈沣(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投资总监姚跃

盈沣(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投资总监姚跃

姚跃:从真正的投资来讲,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看法都是一样的,最终要落脚到一个点,就是以寻找长期合伙人的视角,一起做有累积效应的事情。从这个视角看,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本质是一样的,我们怎么样寻找合作伙伴呢?刚才讲了,落脚点就是去做有累积效应的事情。这里面有两个意思:一个是做,一个是要有累积。做,本质上就是说我们会看一个企业、看一个企业家是不是非常勤奋,另外事情本身是不是有很强的累积效应。以这个会议为例,我接触于总是这个会议的第一次开始,一开始了解没有那么深入,但是现在他的运作,跟企业家的合作,与企业的互动越做越深,越来越累积,这就是企业做长期有累积效应的事情。从企业的角度更加是这样,很多互联网领域包括芯片制造领域,很多企业越做越大,可能这个企业从没有上市到上市就涨了很多倍,但是在它上市以后涨得更多,这里面就是有累积效应。这里面比较典型的就是英特尔,背后有个摩尔定律,优势企业不停地投入研发,它的累积效应越来越大,最后整个市场就被一家企业独占了。另外一组效应就是以字节跳动为例,背后有很多数据以及算法积累,这种积累一旦达到某个临界点,优势企业会越领先越大,这样的公司往往会在上市之后,实现的增长幅度比在上市之前更大。

回归到新能源汽车产业,新能源汽车上市公司的投资有一定的这种效应,而且在这个基础上有另外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点可以把握,就是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上市公司,在累积效应越做越大的时候,可能没有那么巧,要实现从1-100的过程可能相对难一点,但是会有大量的公司有从1-10的机会。从这个角度看,以互联网为例,比如在社交网络里面可能只有腾讯一家。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在锂电池领域可能看到宁德时代做得比较大,但是并不意味着其它企业就没有机会了,其它的锂电池企业也有比较多的机会,最后可能有3-5家有从1-10的机会。所以我们在这个行业里面会找很多除了龙头企业之外,另外的三五家企业从1-10的机会。

招商证券新能源首席分析师/研究所执行董事游家训

招商证券新能源首席分析师/研究所执行董事游家训

游家训:我原来实业过来的,做股票分析十几年时间了。早期我们讨论过这个问题,作为投资的人,怎么战胜上市公司董事长和销售总监呢?你的信息肯定没有它全,我们当时总结是两件法宝,其实第三件不是法宝。第一件法宝是什么呢?对企业质地是非曲直的认知。第二个问题,因为“下油锅”了,要对行业业态有前瞻的判断。讲得大白话一点,就是有没有能力判断什么是好公司、什么是烂公司,很多企业领导做管理身在其中,对好和烂的认知不够清晰。商业的东西很多是人性的东西,很多行业看得多了以后,会对行业未来发展的格局和演变有一个预判,这个是做股票、做投资复盘大分析之后得出的判断。所以这两件法宝,第一个是对核心竞争力的判断,对好公司、烂公司的判断。第二点,刚才姚总也讲了,对长期未来的东西,对格局有一个预判和研判,这两点很重要。

实际第三点,看短一点有意义,看长一点没有意义。大家庸俗一点,股票就是赚钱,市值乘以利润就是PE,估值的理解,这个太艺术了,我个人认为估值就是增长,没有高增长就没有高估值,你很高端的东西长期不增长,那个是赚不到钱的。所以估值最后是折现的倍数。

所以第三个问题拉长来看不是个问题,最核心的是两点。我们看的行业多了,输变电、光伏发电、新能源汽车等等,那些你们觉得有核心竞争力的公司是怎么练成的,这个是很难总结的。幸福的人,可能相对来讲规律比较一样。不幸的人,悲剧的人,原因五花八门,不好总结。就跟小学学生一样,成绩好的人总归成绩好。所以看过去很有意义,很多人说具体的方法是怎么形成竞争力呢?一般来讲,小公司、小企业一定要专业聚焦,你把力量聚焦到点上,指头打架是打不过拳头的,专注聚焦创新的公司,可能相对来说有核心竞争力的可能性大一些。

杨诚笑:我总结一下两位的发言,关于怎么选公司,第一是看人,看人专不专注,看有没有格局;第二,看是不是好公司,是不是越干越轻松的,越干越累的肯定不是好模式;第三点就是刚才讲的估值的问题,增长的问题。因为资本,说到底不是雷锋,最终它是要回报的,当然它可以允许你短期没有回报,但一定要有收入的增长,不一定是利润的增长。

今天5位嘉宾擅长的领域囊括从宏观到微观,从一级到二级,非常有代表性的投资人的观点和对企业家的建议,展示给了大家。

(以上观点根据论坛现场速记整理,未经发言者本人审阅。)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涉及资本市场或上市公司内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凡属媒体采访本网或本网协调的专家、企业家等资源的稿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行业更多的信息或观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删除。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赵卓然]
新能源汽车
电动汽车
动力电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