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在大的赛道敢于落子,赛道上下游都会去布局。“他们就像一支已经计划好的军队一样在行动,深入而有体系。”

高瓴资本为何“不可复制”?张磊:少见的叛逆和创新

高瓴正成为资本和产业界都无法忽视的存在。

北京时间7月25日凌晨,新造车公司理想汽车更新的赴美上市招股书显示,高瓴将在本次理想汽车IPO公开发行中认购3亿美元,按照9美元的IPO发行价区间中间价计算,高瓴将认购3333万股ADS,占本次理想汽车IPO公开发行股份的35.1%。而在7月20日,另一家新造车公司小鹏汽车宣布完成由Aspex、Coatue、高瓴和红杉中国等投资机构参与的C+轮融资,融资金额近5亿美元。高瓴还曾是蔚来的投资方,但目前已清空蔚来股份。

7月17日,一纸公告引爆了电池行业和资本界。当日晚间,宁德时代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该公司此次发行股份数量1.22亿股,募集资金总额197亿元,其中高瓴认购100亿元。这被视为高瓴重仓新能源领域的一大力作。

7月13日,百济神州(纳斯达克代码:BGNE;香港联交所代码:06160)宣布向特定现有投资者以注册直接发行的方式发行145,838,979股,每股普通股以14.2308美元的购买价出售,相当于每股ADS 185美元,发行总收入约为20.8亿美元,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净收入为20.7亿美元。

作为百济神州唯一的全程投资机构,高瓴认购了其中不低于10亿美元的份额。这将是全球生物医药历史上最大的一笔股权投资。

高瓴合伙人、联席首席投资官易诺青告诉《中国企业家》,“这是高瓴连续第八次投资百济神州,最吸引我们的是,百济神州是一家有灵魂的企业,从创立的第一天起就坚持做最好的科学和最高质量的创新药,研发上只做全球最优或最新。通过对百济神州这样本土创新领先企业的长期支持,我们希望能够助力中国创新药企业高质量发展,登上世界一流制药舞台。”

百济神州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欧雷强(John V Oyler)告诉《中国企业家》:“高瓴全力支持百济神州实现推进生物制药行业革新的梦想,助力百济神州在全球医药产业前沿与国际巨头竞争,这种机构投资者对创新型新兴企业的支持,在全球生物制药史上绝无仅有。”

如果仔细剖析高瓴创始人、CEO张磊在关键时刻的决策,会发现他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投资人。他身上有在一般投资人身上少见的叛逆和创新。

对金融从业者而言,创新往往意味着风险。一些投资者认为张磊在干一件超出能力边界的事情,而这听上去很危险。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发现价值上,张磊及其领导的高瓴在过去取得了不错的回报。京东、腾讯的投资奠定了高瓴的行业地位,良品铺子、公牛电器以及马上要上市的家用清洁护理品牌蓝月亮背后皆有高瓴的身影。投资并再造百丽、参与格力混改,则凸显了高瓴对传统产业价值的深刻认识。

但是张磊想做的不止于发现价值。在今年6月高礼价值投资研究院的一次在线公开课上,张磊直言,传统的价值投资永远都有存在的空间和道理,但这个世界是不断发展变化的,高瓴想做的不仅仅是发现价值,而且想要赚创造价值的钱。

值得关注的是,自2014年涉足一级市场医疗领域后,高瓴正迎来丰收季。

6月29日,高瓴投资的三家医药公司海吉亚、康基医疗、甘李药业分别在港股、A股上市。迄今为止,高瓴在生物医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医药零售等领域累计投资了160多家企业,其中中国企业超过100家,总投资金额超过1200亿元人民币,投资企业总市值超过2.5万亿元。

据《2020胡润中国百强大健康民营企业》统计,目前国内市值排名前十的民营医药公司,高瓴投资了7家。

二级市场甚至诞生了“高瓴概念股”。

“最恐怖的是,市场上已经有高瓴买什么涨什么的势头了。”一位医药领域投资人感叹。

而负责整个高瓴医药和医疗投资的正是易诺青,他自高瓴成立之时便加入,也在今年年初被任命为联席首席投资官,同时也是高瓴创投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负责人。

高瓴最初起家于二级市场,之后逐渐涉及到PE、VC投资。如果说私有化百丽国际这个“超级交易”是外界了解高瓴消费行业投资的一扇窗口,那么在医疗领域全面深入地赋能、运营则向外界系统展现出了高瓴与产业深度绑定的一面。

易诺青将高瓴定义为“创新型产业投资人”。从消费互联网走出来的高瓴,打算在产业互联网做个超级连接器,而非旁观者。

我们是投资人,但是首先我们是企业家。”张磊不断向外界强调其作为价值创造者的理念。在布局了十多年的医药投资板块,张磊及其带领的高瓴正是践行了这一理念。

从赛道早期切入

高瓴在一级市场的医药布局是从百济神州开始的。

在2014年高瓴投资百济神州之前,国内医药投资人较少,而且更多是将目光集中于仿制药领域。

百济神州中国区总经理兼总裁吴晓滨回忆,2013年仿制药非常火,仿制药企业往往能赚得盆满钵满,而当时国内做创新药的产业条件尚不完善,很多人不看好中国做创新药,因为投资非常大。

“当时很多人觉得做创新药这个事情第一不靠谱,第二也不紧迫。但其实很多人没有看到,仿制药包打天下的时代早晚会终结,只是时间问题。”吴晓滨说。在这样的背景下,高瓴却有不同的判断——中国是14亿人口的大国,所有的创新药都靠进口是不行的。医药是个战略行业,一定要培养自主创新的核心竞争力,搭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研发平台。

电池网(微号: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及电池智库(邮件直投)等全媒体平台及资源,每日精选电池产业链主流新闻、信息、数据等内容,每天覆盖国内外近百万用户或读者,咨询热线:400-6197-660,投稿信箱:zlhz@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赵卓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中国电池网
高瓴资本
张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