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能预测一年多以后的今天,蔚来股价距最低点已暴涨近50倍,市值一度超700亿美元一举超越宝马、戴姆勒等众多车企,成为全球市值第四高的汽车企业;小鹏汽车在11月23日晚市值超越了百度;理想汽车也完成了中国汽车史上最漂亮的一次IPO,公司账上躺着超200亿现金。

蔚来

图片来源:蔚来

2019年上半年,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和CFO李铁见了100多家机构,还是没有为公司拿到融资,眼看着就要走到绝境。一位熟悉李想的人士告诉腾讯新闻《潜望》,这段时间,李想身体还出现了过敏的状况,免疫力变差,需要用药调理,这进一步影响了融资进展。

他的同行——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也遭遇不顺。2019年6月的一天,李斌在深圳出席一个论坛活动,结束演讲后笑着走下舞台,然后掏出手机瞄了一眼,整个人脸色巨变——公司成立以来最大的一场危机正在降临,这不但可能给蔚来车主带来巨大灾难,也可能让公司迅速走向倒闭。

同样是在2019年,7月14日,一条条横幅出现在了广州小鹏汽车总部和一家小鹏汽车城市服务中心,“欺诈销售,退一赔三!小鹏挥手,粉丝变狗!”、“小鹏汽车骗取补贴,欺诈销售,谁买谁后悔”、“我跟小鹏讲情怀,小鹏把我当傻子”、“老用户不如狗”,这让小鹏汽车董事长、CEO何小鹏彻夜难眠,他不得不反思2020款小鹏G3升配降价——这一决策导致2019款老车主不满背后的深层次逻辑。

这是中国新造车三家公司自创立以来最黑暗的夏天。在那个夏天,李斌一觉醒来公司账上就要亏掉3000万,他把此前在易车和摩拜单车上赚到的钱几乎全部押了进去,但预计还是支撑不了一个季度,他必须要找到更大的金主才能为公司续命,然而就在这个夏天蔚来ES8却出现了4起自燃事故;因为蔚来的股价暴跌市值缩水严重,市场唱衰电动车概念,正在进行C轮融资的小鹏汽车估值太高无人领投,创始人何小鹏只好自掏腰包来投资;李想见完100多家机构,无人敢拍板给钱,眼看着第一款量产车就要面临“难产”了,他不得不采取非常手段找钱。

没有人能预测一年多以后的今天,蔚来股价距最低点已暴涨近50倍,市值一度超700亿美元一举超越宝马、戴姆勒等众多车企,成为全球市值第四高的汽车企业;小鹏汽车在11月23日晚市值超越了百度,这件事何小鹏以前或许都不敢想;理想汽车也完成了中国汽车史上最漂亮的一次IPO,第一款车理想ONE的销量就取得了超出外界预期的成功,公司账上躺着超200亿现金。

多数人只看到这三家公司现在被资本追捧,却没看到在顺风顺水之前,他们所遭遇的一切。从最低谷到全面崛起,这三家公司经历了一个十分艰难的自救过程,这中间既有创始人的不服输与韧性,资本市场的冷血与热忱,也有传统车企的趁火打劫与追悔莫及,有人四处唱衰希望他们尽快倒闭,也有车主自掏腰包为他们打广告摇旗呐喊。

过去一年,这三家公司经历了过山车般的濒临死亡与腾空而起。一位新造车公司的投资人告诉腾讯新闻《潜望》,去年觉得今年要是能活下来就不错了,如今这样的追捧自己完全没有想象到。

20世纪最伟大的传记作家斯蒂芬·茨威格在《人类群星闪耀时》中写道:“一个真正的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时刻,一个人类群星闪耀时刻出现以前,必然会有漫长的岁月无谓地流逝而去,在这种关键的时刻,那些平时慢慢悠悠顺序发生和并列发生的事,都压缩在这样一个决定一切的短暂时刻表现出来。”

百亿启动资金的创业公司

2015年年初,腾讯集团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到北京参会,李斌约他一起吃了一顿饭,专门聊了自己打算从易车辞职出来造车的事,希望获得腾讯支持,马化腾当即表示了同意。

在此之前的2014年底,李斌与自己的北大同学秦力洪一起在北京和上海开启了疯狂的招人模式,他们还去见了李斌做易车网时的“死对头”——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李想、李斌和秦力洪三人聊了几个小时,他们认为这个社会的资源有限,大家分开做不如一起做。不过,李想和李斌都是创业近20年的老兵,从来没有给人打过工,二人在谁向谁汇报上很难达成一致,于是李想退而求其次,表示愿意投资蔚来。

2015年上半年的一天,李想给多年好友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发微信,想约他聊聊,最后两人在望京一家咖啡馆见了面。黄明明隐约觉得,李想应该是决定要去造车了。在此之前,媒体广泛报道李想和李斌一起创办了蔚来汽车,不过李想却一直说他只是投资人。曾投资汽车之家、与李想十分熟悉的黄明明知道,他应该会自己去打造一家体现他对出行行业深刻洞见的智能电动汽车公司。

黄明明告诉腾讯新闻《潜望》,当时他们聊了三小时,李想只字未提造车的事,全程都在复盘汽车之家的创业经历。一般当一个创业者提到复盘这个词,人们就会想到他会反思哪些地方做得不好,有哪些缺陷和不足,但李想这次却主要讲了汽车之家之前做对了什么以及为什么能赢。直到两人要结束聊天的最后一刻,李想才向黄明明坦白,他打算辞掉在汽车之家的所有职务,然后出来自己干。黄明明当即表示,不管你做什么,我们肯定第一个投资支持。

而何小鹏最早是以投资人身份参与小鹏汽车的。2014年的一天,猎豹移动CEO傅盛接到好友何小鹏发来的信息,说自己在广州支持了一个创业公司,几个广汽背景的人(夏珩、何涛、杨春雷)出来做电动汽车,希望兄弟们参与支持一下。

根据傅盛的回忆,何小鹏当时将他和夏珩(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等创始人拉了一个微信群,大家相互认识了一下。不久后,傅盛来到广州郊区的一个修理工厂,看到十几个研发人员正在手工组装汽车。不久后,傅盛和俞永福、李学凌、吴宵光等人一起,参与投资了这家后来被命名为“小鹏汽车”的公司。

同样接到投资请求的还包括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当年GGV投资了何小鹏等人创立的UC浏览器,并在UC以50亿美元卖给阿里巴巴这笔交易中获取了丰厚回报。符绩勋告诉腾讯新闻《潜望》,他当时去广州试驾了一下拆的七零八乱的样车,看了一下还不成熟的设计图纸,当时心中只冒出一个想法,这就是个人爱好,他就是玩玩而已,当时电动车赛道也没有被认可,于是便没有投资。

生产汽车堪称现代制造业的巅峰级工程,除了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时间积累以外,最重要的还需要消耗大量的资金,少则上百亿,多则几百亿上千亿。即便像李斌、何小鹏和李想这样早已实现财务自由的人,也远远无法支撑起一家造车公司所需要的资金,这时候资本就成了他们绕不过去的槛。

2018年9月,蔚来上市前夕,蔚来早期投资人、愉悦资本创始合伙人刘二海向腾讯新闻《潜望》透露,自己最开始和李斌聊造车,主要聊到造车需要融资,跟谁合作就成了一件特别重要的事。到底跟谁合作?有没有竞争?谁可能做电动汽车?小米会不会做电动汽车?在二人的交谈中,最先想到的是传统势力,肯定会有一大波人造电动车,还有雷军也很可能造车。小米当时如日中天,要是他们做了怎么办?最后李斌去找雷军聊,反而获得了雷军旗下顺为资本的投资。

为了体现自己造车的决心,李想决定拿出5000万美元投入到公司的第一次融资中,而黄明明拉上李想在汽车之家的合伙人樊峥、秦致等人一起投资了1000多万美元。黄明明告诉腾讯新闻《潜望》,自己当时考虑到李想在后续融资上可能需要专业人士的帮助,他还把多年老友、最会帮创业者找钱的华兴资本CEO包凡介绍进来成了投资人。

尽管最初拒绝了投资何小鹏支持的这个团队造车,但善于观察外部环境变化的符绩勋逐渐发现,从2016年开始,几家造车新公司开始融到资了,国家政策层面也开始倾斜了,他觉得汽车智能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就想游说何小鹏从阿里出来创业,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契机。

一次符绩勋与何小鹏相约在北京瑰丽酒店一起吃早餐,他极力怂恿何小鹏从阿里出来。何小鹏也知道智能汽车是未来,但对于做出职业选择仍然有一些犹豫,早已功成名就财务自由的他,最害怕的是创业失败,晚节不保。

不久后,符绩勋和GGV另一位管理合伙人李宏玮还专门飞了一趟广州与夏珩团队沟通,并约了何小鹏一起吃饭。符绩勋告诉何小鹏,一家新的造车公司必须要有一个绝对的灵魂人物,只有这种光环才能吸引人才和资金,就好像李斌之于蔚来,李想之于车和家(后更名为理想汽车)那样,如果你不出来做,我们很难投资这家公司,而当时何小鹏并没有给出任何明确答复。

2017年2月16日,何小鹏从产房里抱起刚出生儿子,十分高兴的发了一个朋友圈。发出不久,符绩勋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何小鹏本以为对方是来恭喜他的,谁知上来就是一句:“小鹏,智能汽车的赛道已经打开,如果你再不出来做,过两年窗口就要关闭了。”

做父亲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瞬间击中了正沉浸在喜悦中的何小鹏,当时他决定为孩子做些什么,希望将来可以牵着儿子的手,指着大街上一台台的小鹏汽车说,这是爸爸做的。这一刻,何小鹏终于决定从阿里离职,投身造车。

除了李斌、李想与何小鹏,与他们三人差不多同时出发的,还有贾跃亭、沈海寅、沈晖、戴雷、毕福康、张海亮、付强、黄修源、刘心文等人,大家都共同奔向了智能电动车这条全新赛道。

老巨头投资新巨头

从决定离开阿里到正式办完离职流程,中间有近半年时间,这期间何小鹏约见了各大互联网巨头的创始人,他知道造车需要很多很多钱,希望在出来之前就把这件事搞定,而且最好是有两家巨头能够同时战略支持。

小米和雷军是外界最初看好会投资的,毕竟他曾投资过何小鹏创办的UC浏览器。而一位投资人士向腾讯新闻《潜望》透露,小鹏汽车内部也思考过这个问题,小米确实是一家巨头级公司,盘子很大,市值几百亿美金,但是由于手机行业竞争激烈,小米本身也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研发和库存,加上小米对生态链企业的投资也达到近百家,也就很难有太多资金可以用来投资小鹏汽车这个至少需要百亿量级资金的公司。于是,小鹏汽车将主要目光放在了腾讯、百度和阿里这三家公司身上,毕竟这几家公司手中都握有超过千亿的现金,拿出几十亿来投资并不难。

一位何小鹏的好友告诉腾讯新闻《潜望》,在决定出来之后,何小鹏希望能够获得腾讯的支持,对方回复他:“小鹏,对不起你来晚了,我们已经重仓蔚来了。”后来,又有朋友给何小鹏介绍了淡马锡、GIC等国际机构,得到的答案几乎如出一辙,都是已经押注蔚来了。

上述人士说,何小鹏还被投资人符绩勋带着去百度见了李彦宏和陆奇,原本聊得不错,但是由于百度当时正全力推广“Apollo(阿波罗)”计划,百度投资小鹏汽车的前提是,后者不要自己做自动驾驶,而是用百度的自动驾驶系统,这与要做智能汽车的何小鹏在理念上产生一些冲突,最后合作就没法再往下谈了。

然而,阿里的入局是何小鹏原本没有想到的,阿里此前很少投资离职人员出去创办的公司。在正式离职前几周的一天,何小鹏去找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逍遥子)等高层告别,原计划是说些客套话、聊聊接下来的打算,但没想到逍遥子对小鹏汽车很感兴趣,就把原来的安排临时推迟,与何小鹏深聊了一个小时,然后又让何小鹏与阿里投资部做了沟通,最终敲定了投资。为了表达阿里巴巴对于小鹏汽车的支持,直接由阿里巴巴董事局副主席蔡崇信出任小鹏汽车董事。

不久后,雷军旗下顺为资本也加入了小鹏汽车股东阵营。一位曾参与小鹏汽车融资的人士告诉腾讯新闻《潜望》,虽然何小鹏与雷军一直很熟,但顺为入局其实是晨兴资本(现更名为“五源资本”)的刘芹先投资,然后他再介绍顺为来投的。

理想汽车(原名“车和家”)在发展过程中,也离不开资本的助力,造车需要的大量资金,也使得他们绕不开已经取得成功的互联网大公司,其中包括腾讯、百度、阿里、美团、滴滴等公司全进入他们的视野。

一位理想汽车投资人告诉腾讯新闻《潜望》,考虑到腾讯当时已经重仓了蔚来,理想团队并未与腾讯就融资事宜进行过深入沟通,仅仅是李想个人与腾讯高管在华夏同学会见到时会聊起几句,没有到实质阶段。

上述人士向腾讯新闻《潜望》透露,2018年初,理想汽车进行B轮融资时,李想去百度见了时任百度总裁兼COO的陆奇和负责投资业务的李彦宏太太马东敏,谈完本来以为很有希望,但是马东敏下属团队拟出的竞业条款太过苛刻,涉及地图、音乐、自动驾驶等方方面面,比如理想在车机上搭载支付宝、QQ音乐、高德地图等还需要百度同意,让理想团队无法接受。

“按照当时百度给出的条款,理想汽车相当于要选择站队,地图、自动驾驶都必须用百度的,不能与阿里合作,不能与腾讯合作,不能与美团合作,不能与滴滴合作,基本上业务都没法开展了。”上述投资人说。当时理想团队还找到阿里,但阿里当时已经投资了小鹏汽车,对于投资一家类似的公司没太大兴趣,更想推云OS,双方并未进入深入的沟通。

一位理想汽车前员工对腾讯新闻《潜望》透露,几乎同一时间,理想团队也在和滴滴、美团等公司接触,滴滴和美团都有意与理想汽车进行合作,当时和美团已经聊到非常深入的阶段,但是最终在这两家公司之间,李想还是选择了与自身业务更为相关的滴滴,这让十分想入局的美团投资团队感到很受伤,后来负责美团投资的陈少晖还想拉其他几家一起来投资理想汽车,但直接被李想拒绝了。当时理想与滴滴签署了一定的排他协议,既然选择了滴滴,如果再去与美团合作,会影响两家公司的关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涉及资本市场或上市公司内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凡属媒体采访本网或本网协调的专家、企业家等资源的稿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行业更多的信息或观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删除。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责任编辑:张倩]
蔚来
小鹏汽车
新造车势力
理想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