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日下午,前晨汽车创始人、CEO黄晨东、江苏蔚蓝锂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锴、江西安驰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徐小明、北京赛德美资源再利用研究院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小勇、青岛中科华联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郅立鹏5位企业家受邀参加头脑风暴环节,就“抢矿潮暗流涌动,电池新能源健康生态圈如何构建?”议题展开讨论。

2022动力电池产业生态圈会议暨企业家峰会现场

2022动力电池产业生态圈会议暨企业家峰会现场

电池百人会-电池网11月19日讯(肖何 梁小婧 江苏无锡报道)11月18日,据工信部网站发布的消息,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办公厅下发《关于做好锂离子电池产业链供应链协同稳定发展工作的通知》指出,各地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要引导上下游企业加强对接交流,推动形成稳定高效的协同发展机制。鼓励锂电(电芯及电池组)生产企业、锂电一阶材料企业、锂电二阶材料企业、锂镍钴等上游资源企业、锂电回收企业、锂电终端应用企业及系统集成、渠道分销、物流运输等企业深度合作,通过签订长单、技术合作等方式建立长效机制,引导上下游稳定预期、明确量价、保障供应、合作共赢。落实《“十四五”工业绿色发展规划》等要求,完善废旧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体系,提高综合利用水平。各地市场监管部门要加大监管力度,严格查处锂电产业上下游囤积居奇、哄抬价格、不正当竞争等行为,维护市场秩序。

在双碳大背景下,电池新能源赛道已成为无可争议的高成长高景气赛道,然而产业链企业却纷纷诉苦“挣钱难”。车企“抱怨”在给电池企业打工,电池厂说“钱让原材料赚了”,矛头最终指向了电池原材料涨价,但矿企也很无奈:“涨价时都来共享红利,降价时谁来保障利润?”面对来自锂、钴、镍等原材料端的成本压力,车企和电池企业纷纷下场抢矿,锁定矿产资源供应。与此同时,矿企和材料企业也加紧跑马圈地。

同日(11月18日),无锡市锡山区人民政府携手无锡市贸促会、中关村新型电池技术创新联盟、中国电池网等机构合作,在江苏省无锡市举办2022动力电池产业生态圈会议暨企业家峰会,国内外车企、电池厂、材料企业、回收企业、智能装备及相关配套企业代表齐聚一堂,共话新能源产业发展,探讨动力电池产业生态圈战略新打法,实现项目精准对接。本次大会聚焦电池新能源产业前沿技术、深度介绍锡山新能源产业生态环境,促进优质项目投资落地,力争打造国内高价值、高规格、有影响力的动力电池产业交流大会。

2022动力电池产业生态圈会议暨企业家峰会互动话题环节

2022动力电池产业生态圈会议暨企业家峰会互动话题环节

18日下午,主持人伊维经济研究院研究部总经理、中国电池产业研究院院长吴辉,特邀嘉宾前晨汽车创始人、CEO黄晨东,江苏蔚蓝锂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锴,江西安驰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徐小明,北京赛德美资源再利用研究院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小勇,青岛中科华联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郅立鹏共同参与互动话题环节,就“抢矿潮暗流涌动,电池新能源健康生态圈如何构建?”议题展开讨论。电池网(微号:mybattery)节选了部分互动嘉宾精彩观点,以飨读者。

伊维经济研究院研究部总经理、中国电池产业研究院院长吴辉

伊维经济研究院研究部总经理、中国电池产业研究院院长吴辉

吴辉(主持人,伊维经济研究院研究部总经理、中国电池产业研究院院长):刚才会议提到了,之所以讨论这个话题,还是因为产业链发生了很多的变化,尤其是价格的上涨,对某些环节的企业造成了负面影响,对某些上游企业也赚了很多。接下来请下游的车企分享一下,上游价格上涨对车的影响有多大?

前晨汽车创始人、CEO黄晨东

前晨汽车创始人、CEO黄晨东

黄晨东:对车企来讲日子很难过,因为今年下半年电池涨了约30%,电池涨价传导给车企,车企很难把涨价压力传导给终端用户,因为要传导给终端用户,终端用户就去找其他品牌了。当然,其他品牌也会遇到这个问题,但是有些可能前面囤的货比较多,还能撑的住。从车企来讲,电池要涨3万,最多是传导1.5万到终端用户,不可能都传导给用户。我们就要考虑几个问题,一个是像蔚来,要做电池,要有矿,要降低成本,还有是要换其他技术,比如钠离子电池的技术,或者氢燃料电池的技术。还有一种要思考,我们把电池和车绝对的分开,车电分离,电池的涨价将来不影响终端用户,通过这些来解决这些问题。

吴辉:我听黄总PPT里面对未来电池成本的预测,一直是往下降的,但是随着上游的上涨,这个下降的逻辑就不存在了,您刚才提到了,车企都来自己做电池,之前只有广汽说要自己做电池,如果电池价格一直贵,而此前车企在产业链中话语权是比较强,从来没有像现在受制于零部件供应商,下一步黄总有没有什么思路?

黄晨东:我们要把车和电池分开,车是车的价格,电池这边的价格是电池的价格,通过商业模式,通过其他的手段,不要让电池的成本上涨直接反映到终端用户。

吴辉:车电分离也是一个思路,现在原材料的价格上涨直接影响电池,陈总做电池也做了很多年,这两年也真实的感受到电池采购价格是在上涨的,导致给客户的价格不得不上涨,尤其是陈总主要面对工具电池,这个上涨还相对比较容易一点,是不是这样的?

江苏蔚蓝锂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锴

江苏蔚蓝锂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锴

陈锴:我觉得表面上看,是材料上涨,能不能转嫁。实际上来说,我们看整个电池行业,未来最不缺的是产能问题,去年电解液利润不错,但是电解液的产能也不少,他缺的是什么?当时缺了磷酸锂,未来对电池行业最大的担忧是在产能过剩上。刚刚一个PPT说,价格上涨的时候,大家对产能的上涨是翻着倍走,我们预测产能肯定过剩,未来缺的是差异化和创新,电池这个行业究竟是一个大宗商品,还是一个科技企业?我们都希望我们的电池企业、材料企业都是技术创新企业,但实际上,如果能够把这种大宗商品的属性转成科技创新的差异化属性,那么有钠离子的创新,有更好的高电压的创新,我觉得材料成本的上升也会得到极大的环节。

吴辉:到碳酸锂这个环节,涉及到一个资源,比如碳酸锂加工产能远远过剩,但是你有产能没有矿石的时候,用产能解释就走不通了,比如六氟磷酸锂价格掉不下去了,这个用产能解释,在资源这个环节就会有点不一样。

陈锴:产能的话,像矿缺的时候,有些厂家的产能是无效产能,还是导致有效产能太低了,本质还是市场经济的供需关系。

吴辉:陈总说到碳酸锂价格上涨的时候,需求会放大,以前买碳酸锂的可能是正极材料企业,现在一旦碳酸锂价格上涨,正极材料要买碳酸锂,电池企业直接买碳酸锂,车企也买碳酸锂,相当于需求被乘以了三倍,这个需求可能是被放大的,实际上会进一步加剧整个供应的紧张,其实有可能是一个假象。陈总主要是以数码或者是非汽车用的电池,那么徐总这边,主要是做汽车和储能用的大电池,这块面临着实际问题,就是下游的车企,你要和他谈厂家,不像非车企这么容易,要怎么消耗这个上游成本的上涨呢?

江西安驰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徐小明

江西安驰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徐小明

徐小明:刚刚黄总说的,我们电池厂连一半都没有转嫁给主机厂,涨价以后主流电池厂毛利润直接降到十几,这么低的毛利率对于主机厂做电池,是不划算的。另外,这个传导的过程,电池厂还是尽了很大的努力,自己消化吸收了这个成本。涨价最主要的因素还是市场原因,2020年电动汽车的销量是110万辆,于秘书长预测今年销量接近700万辆,两年时间6倍的增长,上游没有准备,扩产也来不及,在市场经济情况下肯定有一个涨价消化的过程。本身大体来说是正常的,但是也有可能囤积炒作的可能。

吴辉:徐总提到供需的错配,最近传言,下游电池厂减产,导致上游的碳酸锂期货掉下来了,我觉得碳酸锂的价格,如果要降的话,应该是很快速的降,不会慢慢的降,因为这个虚高是有很大的水份。关于怎么破这个局的问题,赵总身处电池回收领域,从回收的角度,您认为什么时候我们的电池回收可以承担起把锂价格拉下来的重任。

北京赛德美资源再利用研究院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小勇

北京赛德美资源再利用研究院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小勇

赵小勇:这个要拉下来,短时间靠回收是比较困难的,目前回收只能做一个辅助作用。刚才有嘉宾也提到,回收也好,钠离子电池也好,开采量的增多等等,这是一个综合性的,加到一起以后,材料价格一定会下来。没有永远涨价的材料,我们做电池也很多年了,这两年锂电池反馈稍微多一点,其实镍之前也涨过也跌过,涨高的时候,跌到一万美金以下也有很多年,涨到两万美金就是因为动力电池起来以后,借着这个风才起来的。钴前两年也是这样,他们并不希望涨的太高,涨的太高也不好。我们现在做锂的企业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大家都还想多赚钱,真正这样的话,钠离子加快了进度,包括回收也加快进度,以后肯定会下去的,我们相信,掉到30万以下,掉到10万以下,都有可能。现在很多做冶炼的企业,做回收的企业,我们都说要谨慎,因为很多都按照50万、60万做的设计,万一要到十万以下,大家还有钱赚吗,可能面临行业的崩盘,从材料到电池,很多是过剩的,也浪费了资源,还不如集中资源补一些短板。当然说到回收这块,真正回收要起到比较大的调节作用,要到2030年,那时候占到30%到40%以上,这个阶段,对于价格的左右作用可能才会增强,目前还只是有一个辅助作用,适当的缓和的作用,现在靠回收立马解决这个碳酸锂,包括材料比较高的价格问题,相对是比较困难的。

举例来说,2020年上半年,磷酸铁锂的废电池2千块钱一吨,到现在是3万多一吨,也收不到,市面上接近4万一吨了,也涨了十几倍,跟碳酸锂的价格,从4万多涨到60万也差不多,现在回收企业也很困难。除非早期,前两年有囤货了,现在基本也没囤货了,目前要收货,都不敢大规模的收,万一收了以后跌下去怎么办。产业发展有均衡的问题,需要大家综合考量,我们相信,这个价格一定会下来。

吴辉:赵总提到,回收要对锂价产生实质影响,要到2030年,这个时间有点长,还需要7年时间,还要靠我们自己消耗碳酸锂的价格上涨。刚才讲的主要是锂的上涨,郅总,隔膜价格一直不涨,2009年是十几块钱一平米,到现在1块钱了,隔膜在里面的占比还越来越小了,尤其是铜箔也上涨,锂电池的几个材料,铜箔占比比隔膜还高,隔膜行业为电池的成本下降是作出了比较大的贡献,其他材料都涨,隔膜不涨,您给我们讲讲。

青岛中科华联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郅立鹏

青岛中科华联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郅立鹏

郅立鹏:我们是做锂电池隔膜的,原来是从隔膜装备逐步做到隔膜,而且现在我们也有一款产品成功应用在动力电池了。刚才大家说的锂矿,我以前没关注,我从一个局外人说说我的观点,第一,是自然界的供给跟我们需求不平衡,还说是人为之间博弈的不平衡,还是国家博弈的不平衡,我们要把他分为三个层面。实际上我们现在如果锂电池涨的过高,对整个行业是伤害的。我们现在买锂电池新能源汽车并不是特别的刚需,现在大家认为驾驶感受好,使用成本低等,如果你的价格再上涨,尤其是今年,从去年到今年油价的上涨,对锂电池的推进有很大作用。经历过2020年的疫情,我三个月做了口罩机,这个就是把中国一个产业三年和五年压缩到一百天,人在面对利益的时候,就有这种需求的放大,当初你做一个激光切割下料板,一看做口罩机的,都比普通产品贵五到十倍。

就像刚才陈总讲的,我们这个能源行业,到底是一个技术创造带来的社会改变,还是资源的占有,或者囤积变成了财富的创造。我们应该把这个分析清楚,如果确实资源就是有限,那我们就应该及早的寻找其他路线发展。大家都要戴着几十克拉的钻石,世界就那么一点钻石。我们要从这个层面考虑。还有,我们锂电到多少的时候,新能源车就失去了竞争优势,如果涨到70万,市场还可以接受,那么就无所谓。

第二个层面,大家不用担心,这个行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一个必然的,如果这个行业现在供应都很萎靡才不正常,因为快速的增长,50%的产业,还是不成熟的情况下,出现这些危机是必然的,而不出现这些危机才是偶然的。而且我认为,这个过程中,各种短缺会促进技术的发展,包括刚才所说的电池隔膜,我们原来觉得这个里面含金量,或者说到今天为止,隔膜依然是电池产业里面投入产出比最低的,电池基本1GW是十个亿,而隔膜是1.5到2个亿,相对来说毛利更高一些,为什么这几年没涨,它是一个技术创新,资本驱动,隔膜的需求量不会引起上游的需求,在里面占到千分之一,这几年是通过技术创新,成本会下降。我们现在的竞争只是说利益在谁之间切割多少,如果切割到最后,大家都没有可切割的话,这个行业就会发生一些变化。

吴辉:好的,郅总是站在局外,还是有影响的,讲了以后电池贵了,隔膜就用少了。

回到今天的主题,大家说一下如何构建生态圈,这个价格的波动无外乎几个方面,第一是有资本实力的,比如蜂巢能源自己搞矿,有这个能力把上下游都搞了,第二是和上下游合作,签一些长协议,或者做一些小股份的投资,就是各种各样的形式构建生态圈。我们今天在场的几位嘉宾,都是代表不同类型的企业,在自己的角度可以给我们描述一下,我们如何构建这个生态圈,或者说建议怎么构建这个生态圈,简短的说一下。

黄晨东:我觉得首先新能源汽车肯定会做下去,如果锂的供应不足,只是锂电池可能没有市场,但是会有其他的。电池更有点类似化工行业,电池就是前面是锂资源,可以做成一大堆的不同产品。总会有产品出来,满足车的要求。从车企来讲,我肯定是要寻找一个合适车子用的,有一定竞争力的,有价格上竞争力的产品,我一方面当然要建议建立起联盟,通过这个联盟把价格能锁住,至少在一定阶段。另一方面要寻找一些新的创新技术,使得这个车将来有能源可用,而且有一定的竞争力。

陈锴:我觉得任何一个环节,其实都有三个属性,一个属性是资源属性,除了半导体芯片以外,都有这个资源属性。第二个属性是大宗制造的产能属性,你做的我做的都一样。第三个属性是科技属性,和差异化属性。每个企业的基因基本上就把这个事儿,和他所具备的资本,有的企业有这个实力,就会投资矿,有的企业善于制造,赌性也大,中国从太阳能电池片到我们公司还有另外一个行业,OLED芯片,包括我们铅酸电池,都是最终干掉了90%的企业,产能这个事儿尽管有人投,铅酸我了解的不透,听说最高的时候是3千家企业,现在不到3百家。第三个属性,其实是技术属性和差异化属性,我觉得第一是从我们基因来看,前两者都是没这个实力和本事,也看过其他行业最后灾难性的后果,我今天多投了产能,不只是我有问题,其实大家都有问题。第二个,我们为整个行业着想的话,差异化和科技进步是永远做不完的事。我路上和于总谈,站在协会上,应该呼吁这个事儿,大家都往科技和差异化走,少走扎堆,搞产能去,这是我的观点。

徐小明:我昨天拜访了一个乘用车的客户,之前我们沟通的不多,我们拿了一套方案,沟通下来以后,什么结果呢,他们是做换电的,他说追求两点,第一,能量效率,以前主机厂客户没有提过,充进去多少能量,放出来多少能量,他说我这个后面要做储能;第二关注寿命,对于实际的装电量可以低一点,和现在的产品一样。我接着陈总讲,对于我们整个产业链所有企业,还是要差异化,如果大家一头都奔到红海里面比杀价格,这就没有意义。在差异化过程中,每个企业都可以找准自己,我可以给我的客户创造什么样的价值,这个是大家应该最最重要的。你可能规模体量,包括没有那么强的资本实力,不代表你不能给客户创造价值,我们要给客户创造更多价值是我们作为这个产业里面每一个企业最大的追求,这样会形成一个比较健康的生态链。

赵小勇:我们刚刚讲了差异化,我们做的物理化技术特点就是环保,我们这几年技术相对成熟了,资本上也能够到位,这两三年我们会快速的在新能源主要城市,省级城市和经济发达城市布局,这样我们就可以跟上下游的合作伙伴做到就近拆解就地服务,通过这个快速布局,把上游的企业拉进来,成为我们在地方工厂的股东,这样既可以保证一部分的稳定货源,也可以把这些电池修复以后再供给他们,他们用于储能或者是小动力方面使用,解决他们一部分的问题。这对我们来讲,可以快速的把生态圈建起来,同时把差异化的事情也更好的体现出来。

郅立鹏:我觉得这个行业是两个,一个是技术创新,就是刚才讲的差异化一定是根本,比如隔膜的老大恩捷,我们如果做隔膜和它一样,就没有任何发展,都是重复建设。大家可以在各自细分领域里面进行一些创新,这样竞争是良性的,会促进行业的发展,而如果重复建设的话,竞争是恶性的。第二点,这个行业过热,政府的呼唤,资本的助推,有时候很多人讲也不想上这么多产能,但是又有一种恐惧,你不上,你看别人的公告。这个过程中,还是以技术创新、差异化为根,同时能利用资本为辅助,快速发展。最后这个行业一定会越做越好,而且通过市场机制,锂价的上涨会助推多样化,不是坏事,一定会助推多样化。再过三年,锂矿真的不够电池用,那另当别论。

吴辉:总结来看,各位企业家都提到了,要想降本,最重要是技术创新、差异化的产品,因为所有的成本降低,技术创新是最长久的,可以把成本降下来的,锂矿贵可以不用。另外,产业的健康发展还是需要加大对技术的研发,对下一代产品的开发,不然真的就成为代工企业,上游涨就跟着涨,这就没有意义了。

(以上观点根据论坛现场速记整理,未经发言者本人审阅。)

[责任编辑:陈语]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电池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涉及资本市场或上市公司内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凡属媒体采访本网或本网协调的专家、企业家等资源的稿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行业更多的信息或观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删除。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锂电池
新能源车
锂矿